那年夏天

《所谓青天12》包庞鼠猫

这个系列快要完结了,本章纯属过渡。然后后面的章节就没包子和螃蟹啥事了,两个都躺着……其实我写的时候也挺纠结的。我也不想虐庞籍啦,只是要把很多事情交代清楚,也算是还我看剧时的一些遗憾吧。比如其实皇家和包拯的做法挺伤庞籍心的,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以后和包拯两个携手尽心尽力辅佐君王。包拯应该也不像电视最后那样是个对待朋友也不会察言观色的人吧。只是希望写这些东西能让这两个人物更丰满一些而已,有些故事能讲得更顺一些。希望笔下的庞籍能放下心中的疙瘩,也希望包拯更有担当一些,仅此而已。谢谢大家一直捧场!

 

驱策的魂魄要流浪哪条街,射落的纸鸢曾飞过哪片月?

磷灯点满城阙,照彻天不夜,看见什么,灰飞烟灭。

夜读时节埋下姑苏一坛雪,借用渔火斟开云梦水千叠。

今宵于风露中,星辰非昨夜,都不似谁眼睫。

 

“先生,大家,此番就全拜托各位了。”这是包拯躺进棺材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大人,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大家一起点头,同步比了个加油的姿势。

在确定假死药起效果了之后,公孙策的眼泪就止不住了。

“先生演技真好!”白玉堂翘起大拇指。

“你们……知道吗?大人……也许真的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公孙策哽咽。

“没错,他身上的尸毒已经蔓延得很深了,能不能挺过去还是两说。再加上这假死药本来也有一定凶险,他又中了一刀,三者加在一起,只怕是凶多吉少啊。”听完江子云的解释,众人皆垂首不语。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而现在只见一滴滴银芒纷纷没入了大家脚下的这方土地。

“为大人报仇!”不知是谁吼了一嗓子,霎时呼声震天,整个开封府笼罩在一片悲愤之中。

夜深人静时分,众人还在府衙中为包拯守灵。今天着实忙了一个白天,听闻包拯死讯,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过,就连皇上都微服过来了一趟,可把大家折腾了个够呛。现在都觉得有些乏累,三三两两倚靠着进入了梦乡。

“庞籍,没想到吧,你也会有今天。这两年你靠害死我父亲坐上了这一品大员的位置,还和包拯两人公然卿卿我我,日子过得不错吧。呵呵,我就是要让你亲眼看着你在乎的东西都离你而去,就是要让你绝望。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身边别说服侍的人了,连个守卫都没有,是不是够落魄?!好了,现在我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你,也可以去死了!”一个清瘦的背影正站在庞籍床前意图行凶,咋一看还真和庞籍有些神似。

“师弟,住手!”飞蝗石一出正中手腕,匕首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师兄,展昭,白玉堂,公孙策,你们不是……”少年转头,本该清秀的脸庞此时眸子血红,充满狠戾。

“我们什么我们,你的那些迷烟迷倒得不过是假扮成我们的替身而已。你该不会真那么天真以为我们这么轻易会着了你们的道吧?!”白玉堂呛道。

“师弟,你为什么要弑师叛门,难道这些年我们对你不够好吗?”肖玉郎心痛地问道。

“没错,你们都对我很好,可谁让那个老东西不仅不帮我还要拦着我报仇的。父亲常说欲成大事者必不择手段。”冷冷的声音好似从地府传来。

“敢问阁下父亲乃是逆贼襄阳王赵爵?”

“住口,不准你们提他。没错,我就是他的儿子,本名赵子安,六年前化名杨子安拜入忘忧山庄。好了,我的秘密你们都知道了,而各位也是时候和他一起上路了。出来吧!”赵子安示意部署现身,等了半晌却什么也没发生,心下暗道不好!

“带了这么多人来,看来你今天是准备要准备血洗开封府啊,你可知后果?”狄青一脸寒气带着军人特有的威严从外面大步踏了进来。

“后果?这天下本就该是我家的。成王败寇,无话可说。”赵子安看着狄青的一身血污便知大势已去,遂不反抗直接让人绑了。

“快说,尸毒的解药和配方在哪里?白知秋和白菊花兄妹俩又在哪里?”展昭见状,上前一把揪住赵子安的衣襟大声喝道。

“那些东西我怎么会有?白家兄妹被中原六鬼带走了。”赵子安倒是挺配合的,仔细想了想又说道。“中原六鬼其实是个收钱卖命的组织,组织中最强的六人称为六鬼,当年我爹可是花天价请得他们以烟花为号出手两次,并将知秋安插在了小皇帝身边,可谁知知秋却宁死也不肯杀那赵祯。那个组织向来残酷,他们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知秋与菊花自小与我一同长大,请你们一定要救出他们!”

“唉,这啊就叫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小猫事不宜迟,走,我们马上就动身去救人!”白玉堂一拍剑,飞身而出,展昭紧随其后。

“狄帅,不知被抓的人当中可有个叫周道然的人?”公孙策上前施礼询问。

“确有这么个人,看样子就是个头,所以我命人将他特别对待。先生需要这个人?”狄青思索了一下回道。

“是这样的,此人既是仁义堂的幕后主使,也是唐门门主。众所周知,唐门善于施毒,学生有理由相信这尸毒应该是出自他之手。因此学生想对其连夜审讯,好早日拿到解药和配方。还望元帅通融。”

“这尸毒本也是我分内事,那今天本帅就和先生一起夜审此人!”

“谢狄帅!”

 

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故人磊落,曾照旧肝胆。

似这清风明月,凌霜傲雪,最清澈双眼,两处茫茫可相见?

把酒祝东风,就祝当时携手的珍重,春秋千万种,只为谁附庸。

若花胜去年红,坞中莲蕊竟已开已落,醉倒芳丛,一眼岁月都无穷。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