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情敌》包庞鼠猫

这两天在外面,so,继续欢脱小白,让正剧缓缓吧!

默契是最富有的一种储蓄,赌气话你一句我一句也觉得甜蜜。多庆幸我们望著同样明天,牵手在努力!

最近开封城出现了两个邪教组织,名字分别叫包策粉丝会和展策粉丝会,这让庞籍和白玉堂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特别是白玉堂因为耳力比较好。经常能听见诸如“哇,公孙先生好儒雅,和展大人好配啊!”“哇,展大人好听话,一定是只忠犬攻。”......气的小心眼的白五爷连着几个晚上咬坏了好多只枕头。
而庞籍那边则是“我觉得先生和包大人一起出场次数最多,我站他们这对。”“是啊,是啊。而且包大人对着先生可会撒娇了,好萌啊。”这都是什么跟什么?真是哭笑不得。
这不,白玉堂立马就和庞籍二人叫上了包拯和展昭开起了四人会议。
“包子(小猫),你们说这事怎么办?”
“啊。”展昭白眼。
“这悠悠之口,我能有什么办法?”包拯两手一摊,无奈道。
“那这些谣言我们就不顾了?”白玉堂怒。
“你也说是谣言了,难道我和先生之间真的不清不楚吗?”展昭怒,白玉堂败。
“你们之间的清白,我们当然相信。可是你看小说和画本都出了好多呢,还越来越过分了……”庞籍捧出一堆书。有《情定此生》、《你所不知道的故事》、《包策一百婚》、《办办案,谈谈情》、《这个护卫不正经》......多达五六十本各式小说、画本,其中竟然还有好几本把庞籍写成横刀夺爱,破坏包策幸福的狐狸精。
“包子,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这样对先生的名誉不太好。他终究和我们是不一样的。”面对包拯疼惜的目光,庞籍忙摆手示意自己没关系。
“这开封城最近是太太平了吧,老百姓成天天的不知道在折腾啥,不知道我们是官配啊,老来拆CP,真是的!”白玉堂嚷嚷。
“可眼下这个情况,我们怎么和先生说这件事啊?”包拯苦恼。
“不用你们说,学生都听说了。”公孙策从门外气冲冲地疾步走了进来。
“包策也就算了,展护卫明明是鼠猫CP,到了我这凭什么是展策!”众人无语,感情你在气的是这个啊,果然先生关注的点永远和常人不同。
“先生,那依现在的情况,我们该如何是好?”庞籍问道。
“维今之计,只有两条路可走。”公孙策伸手比了个二。
“洗耳恭听,愿闻其详。”众人齐声道。
“一么,就是展护卫和白护卫你们两个马上成亲,两位大人也再补办一个隆重的典礼,以此昭告天下,断了那些粉丝们的歪念头。”
“先生这个主意好啊,小猫,我们马上就成亲。爷这就吩咐下去,保准成亲仪式热热闹闹、路人皆知。我要让全天下都知道,你是爷的!”白玉堂喜出望外。
“不要!”展昭沉凝了一下,摇头。
“喂,这次可是为了先生!由不得你不要!”
“哎,展护卫说的对,我们真不能这么做。”包拯正色。
“老包,你怎么这样,大不了你和老庞的仪式我一并包了。”
“不是仪式的问题,而是我大宋朝在开国以来一贯秉持内敛、含蓄,我等本来就是男男相恋有悖伦常,皇上已是开恩对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是再大肆宣扬,难免不被人抓住机会狠狠参上一本,到时候我们乃至皇上都下不来台。”庞籍一边解释,一边猛瞪白玉堂。好你个白老鼠,难道我堂堂开封首富还用你给我办仪式啊!
“那只能走第二条路,这第二条路便是...”公孙策点头赞许。
“便是劳烦先生也办个比武招亲的擂台,再找个人假装赢了公孙先生,这样也可以熄灭那些粉丝的热情。”包拯给了公孙策一个快夸我的眼神,背上直接挨了庞籍一拳。
“喂,你们都脑子坏了吗?公孙先生又不会武功,怎么办比武招亲啊?”成不了亲的白玉堂嘴巴不饶人。
“这比武招亲只是个名称懂不懂。我们不一定要比武,可以比医术啊!”
“对哦,而且我师父也还没走。可以让他帮忙,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学生没有意见。”
“那就好我现在立刻就回府和师父商量去。”
“螃蟹,走慢些,我陪你一起去。”

这一路有时晴有时雨都没有关系,我们的真心超过钻石对爱的定义!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