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瑞雪》包庞鼠猫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

“下雪喽!”细雪纷纷,经过一晚的沉淀,终于在天明时分勾画出一片银色的世界。瞧,这屋檐上倒挂的冰柱,这树梢上厚厚的积雪,真是美不胜收。
“包子,快,和我出去打雪仗!”庞籍早上起床一推开窗眼前便被这幅景象迷住了,兴奋得喊了起来。
“螃蟹,你忘了,你前几日还在感冒发烧卧床休息。要是出去玩病情加重了怎么办?”一想起那时庞籍烧得浑身通红,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等公孙先生开药的煮螃蟹模样,包拯的眉头就怎么也放松不了。
“可是,难得下雪了……”庞籍祈求地望着包拯,那小动物般湿漉漉的眼神,可爱得让包拯无法拒绝。
“那......我们不打雪仗,堆雪人可好?”
“堆雪人也成,包子最好了!”庞籍欢呼起来。
“来,我帮你多穿些衣服。穿好就出门。”
半晌过后......
“包子,衣...服...,貌似穿的有点多,我都迈不动步了。”庞籍觉着穿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自己就像是个胖胖的大包子,出门只能靠滚了。
“迈步不动步没事,我抱你出去呗。”包拯讨好道。
“可是那样我就玩不了了,让我脱两件吗,大不了拿着如果外面太冷再穿好吗?”
“好!”啊,又是这个让人难以拒绝的眼神。包拯失神道,惊觉不对,马上又补了一句。“但是这件狐裘大氅,你必须穿着啊!”
“好嘞!”
待两人整装完毕出门一看,呵,可了不得了。只见大家都在院子里面嬉闹玩耍。就连公孙先生在蹲在一个角落不知道干嘛,走近一看,原来是在堆雪人,不对堆雪蛙。
“先生,干嘛要堆青蛙啊?”“哇,这个青蛙好可爱!”不用猜也知道,前一句是出自包拯之口,后一句则是庞籍说的。
“两位大人有所不知,近日开封城内流行饲养宠物青蛙。但是此种青蛙不肯老老实实呆在饲主家中,总要四处乱跑。这不最近下雪了,怕他们在外面冻坏了,所以我特地做了这个雪蛙,希望小青蛙们都能平安回到主人身边。”公孙策手下未停,头也不抬。
“原来如此,那我们也来做吧!”两人相视一笑,便也加入了堆雪蛙的行列。不多时,三只可爱的小青蛙就堆好了。公孙策还不知道从哪找了些绿叶给它们装扮了下,显得愈发可爱。待三人功成转回头,适才发现整个庭院已经彻底沦为了战场。
“哈哈哈,小猫你来打我呀!打不着,打不着!啊呀,谁在背后偷袭爷爷!看我打不死你!”
“展大人加油,对,就往他脸上打!”
众人见这红白二人又要过招,便纷纷化为啦啦队,把主场留给了他们。不过基本都是一面倒帮展昭加油,气的白玉堂直磨牙。
“玉堂,你说,这次我该打你哪儿好呢?”展昭上下抛着雪球笑道,活像只偷了腥的小猫。白玉堂只觉得这笑容好刺眼,心脏无可抑制地加速跳动了起来,脸上挂上了一副痴汉笑。
“只要让爷爷亲一下,打哪里都随便,谁让你是我的猫呢。”
“白!玉!堂!”展昭蹭一下红了脸,霎时十几个雪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白玉堂。
“哟,你这只薄皮猫又炸毛啦。昭,没人说过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比任何人都好看。”厚脸皮的锦毛鼠继续撸猫。
“比庞大人还好看吗?”不远处有人多嘴。
“当然啦,老庞那是狐狸笑,哪有我家小猫笑得如沐春风,笑得自然好看呢!”
“白玉堂,你住口!我...我去巡街!”
“啊,展小猫今天你不是休沐吗?每次害羞都要溜走,下次咱能不能不这样!”白玉堂从屋顶跳下,对着门外大喊,浑然不觉身后庞籍正拿着一个大大的雪球。“嘶,老庞你也太狠了点吧。竟然把雪球直接塞我领子里,瞧瞧,衣服全湿了。得嘞,小爷我换衣服去了,你们慢玩啊!”
“哼,谁让你说我狐狸笑的。活该!”庞籍意犹未尽气鼓鼓地说道。
“好啦,我们螃蟹才不是狐狸笑,狐狸笑的是公孙,你是桃花笑,最好看了!啊呀!”包拯讨好的话还没说完,头上便结结实实给人来了一下。
“大人,你们撒狗粮归撒狗粮,能不带上别人吗?”只见公孙策手拿算盘,咬牙切齿。
“先生,包包,下次再也不敢了。啊,谁在拿雪球丢我?”包拯撒娇之余,伺机寻了借口加入了战局。庞籍本也想加入,无奈刚抬腿就脚下一滑倒进了雪堆里,爬了半天也没爬起来。幸亏得公孙先生施以援手,起来了之后也不敢再动了,就和公孙策在旁边看着乐呵。
大家各自为阵,大打出手。啊,这应该算是开封府一年之中难得的闲暇时光。到了晚上......
“阿嚏!”包拯裹着被子,顶着冰袋,瑟瑟发抖。
“包子,感觉怎么样了?”庞籍拿着毛巾,关切地问道。
“冷!”
“谁要你打雪仗打一个时辰的。这下病了吧。来,我给你看看!”
“不要过来,我怕传染给你。”
“那我这就去请公孙先生过来!”
“啊,螃蟹。不要叫公孙先生啊,他的药可苦了,还会用针扎,我不要啦,求求你了!”
嗯,瑞雪兆丰年,红梅报新春,来年一定是个好年!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