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青天11》包庞鼠猫

曲折的案情放在下一章,我先把结局挂上(双结局,慎入!!!!)

说好的鼠猫又要跳票了,会单写一章将鼠猫联手救兄妹俩的故事。


看不清对错,愿背负结果,那心底烙印着的罪过。

我已把自己遗忘,只想为你完成那个梦想。

从始至终我无惧无畏,心中了然你无怨无悔。

愿付出一切曾经拥有只为赌一回!


“大人总算醒了,感觉怎么样?”看见包拯悠悠醒转,床边的公孙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可马上又似想到了些什么,眉头紧锁了起来。

“我没事,醇之怎么样了?”

“他是真没事,就是刚解了蛊毒,还在昏睡。而你是真有事,你看你被刺得这么深,却一滴血都没流,说明你之前中的尸毒已经蔓延至全身了。大人,可还记得当年陈大人的惨状?这段时间你必须卧床休息!”

“卧床休息我的毒就能解吗?”望着激动不已的公孙策,包拯却异常平静。

“这……毒看似简单实则一直在变化,我、江先生和太医院都不得其解,除非我们能够掌握此毒的具体配方,否则……唉,都是学生无能啊!”公孙策摸着眼泪跪倒在包拯床前。

“公孙先生,无需自责。你们的心意,本府明了。本府自踏入官场起,便只认公理,不识时务,也早就准备好会有这一天了。我也始终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只是要我现在就倒下,我实在是不甘心。至少……至少等我把襄阳王的余孽都除尽了再……”言罢,包拯恨恨地攥着的拳头往床架处敲去,只拍得大床吱呀一声。

“学生明白,在大人心中始终还是放不下这天地间的公理正义。”

“公理正义么?先生,这么多年你终于错一次了。我不过是为了实现当年的誓言罢了。”

“大人说得可是将襄阳王绳之以法,还庞家一个清白?”

“是啊,那个誓言只实现了一半。这次我定要为庞府、寇相和刘府讨回一个公道,为醇之守住这方青天,让他从此再无后顾之忧,天地间尽情驰骋。”


“大人可是有了对策?”这么多年风雨同路,公孙策果然不愧为包拯最亲密的战友,马上就听出了包拯话里的含义。

“没错,这次还是用我们最擅长的请君入瓮之吊丧计。至于醇之那边,请帮我尽力隐瞒,我不想他再为此事伤神了。这些天来,他过得一直不好……”刚才就是因为看到庞籍的一脸憔悴和一身颓废,才让包拯在大为心痛之下着了道。

隔日清晨,开封城内整个炸开了锅。

“大事不好啦,开封府尹包大人遇刺身亡啦!”“此事千真万确,听说还是庞相下的手。”“你说他们感情那么好,怎么会呢?”“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说不定两人感情有变数,就不能因爱生恨下毒手啊?”“你们消息真落后,听说前几日那庞籍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被皇上革职查办软禁在开封府里了。”“对对,我还听说他早些年在襄阳王府的时候,可是认了那襄阳王做义父的。”……一时间流言蜚语喧嚣尘上,人人都仿佛掌握了第一手资料,争相猜测着事件的内幕。

这一切的一切,庞籍全然都不知晓。此时的他正静静地躺在开封府府衙中他最熟悉的房间内,一丝青烟袅袅荡开一缕淡淡的药香。

“江先生,醇之什么时候能醒?”说话的正是假扮成公孙策前来的包拯。

“回大人,应该还要再过几日。”

“那就好。先生,我们的计划马上便要开始了,倘若本府此番一去不回,这封信便有劳先生替我转交给醇之了。”

“大人可知你在醇之心中的地位,你怎忍心独留他一人……”江子云闻言不禁泛起了泪花。

“有些事总得有人承担,而那个人只不过恰巧是我罢了。相信醇之他……定然亦能明白。好了,本府走了,让他多休息一会吧。”包拯苦笑道,俯下身在庞籍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今夕复何夕?回首百年迟。此生柔肠述不尽,愿化明月照君知。

庞籍悠悠转醒,只感觉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庞府,还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呼风唤雨的小公子。那日春光正好,他一时兴起买下了一座山头踏青,正巧遇到了抓乌鸦破案的包拯,见他打扮得花花绿绿的颇为搞笑,顿时玩性大起,抽箭便射,正中发髻。此刻,还是那景、那人,只见包拯正站在桃林正中,头上顶着那支箭一边朝他挥手一边嘴里说着什么。“你大声点,我听不见。”庞籍大喊。那人遂又说了一遍,可还是听不清。“再说一遍!”那人反反复复说了一遍又一遍,可是庞籍却始终听不清也靠近不了他。

“包子!”庞籍猛然惊醒。

“籍儿总算醒了,刚才可是魇着了?”发现江子云正坐在床头。

“师父,包子,不,包拯呢?”

“他就在外室,你刚才一直喊着包子、包子,怎么叫也不醒,他便想直接把你摇起来,此刻正被公孙先生拎出去受罚了。”江子云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不禁莞尔。

“包子!”庞籍顾不得洗漱,马上冲出去一看,果不其然一个殷长的身影正站在厅里,手里举着一个杯子似在端详着什么,满室的阳光倾泻在他身上,忖得他的皮肤愈发的白皙,身材愈发地高大。其实,包拯也是生的极好的,清秀的样貌中透着威严,特别是那双深邃的瞳孔,会令人不觉沉溺其中。只不过这一切都被他的嬉笑怒骂掩盖了去。

“螃蟹,你醒啦?!”他回过身,见着发愣的庞籍,唇角微勾。

“你没事了?”庞籍揉揉眼睛,嗯,确定不是做梦。

“嗯,我们都没事了!”他手舞足蹈地扑了过来,像个滑稽的大螃蟹。

“包子(螃蟹),我好想你!”待确定怀中的真实,庞籍这才恍然明了原来梦里这个人反复念叨的就是一句我爱你啊。是这个人,没错,是这个人呵!我愿终我一生许你一世繁华!

这一路,入多少迷局,解多少迷津?

沙海穷林,何尝生畏惧,何尝辩妄语?

重重险途终有尽,层层冰雪终会融,为你许下的誓言终会实现!







好了,以上结局到此为止,想找虐的继续往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包子!”庞籍猛然惊醒。

“籍儿总算醒了,刚才可是魇着了?”发现江子云正坐在床头。

“师父,包子,不,包拯呢?”

“包大人……他就在外面,你可以自己出去看看他。”江子云一脸沉痛。

“师父,是不是希仁出了什么事?”

“所有案情都已告破,皇上已下旨还你父亲和寇相清白。还有,籍儿,你的罪名也已经洗脱了,不日便可官复原职。而包大人……他以身殉国,追赠礼部尚书,谥号‘孝肃’。”江子云低垂着头无声抽泣。包大人,你为草民一家擒得了凶手,可我却救不了你,我愧对你,愧对醇之!

“怎……么……会?”心,瞬时,就塌了。有什么东西正从眼角往下不断滑落。

“包子!”庞籍顾不得洗漱,马上冲出去一看,只见整个府衙内一片素缟,开封府众人也皆是披麻戴孝,院当中停着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像极了那人的端正、威严。而包拯此刻就躺在里面,双眼紧闭,似是睡着了一般。

“庞大人,包大人他前夜去了……请您节哀。”公孙策哽咽道。

“不,我不信。包希仁,别吓我了,马上给我起来……求你……”庞籍扑到包拯面前死命摇晃,希望他会跳起来和他说这只是跟他开的一个玩笑。

“庞大人,你清醒些!大人是真的没了!”展昭白玉堂上前止住庞籍的动作。

“籍儿,这是他给你留的信。你看一下吧。”跟着跑出来的江子云颤抖着从怀里掏出信塞到庞籍手中。

“卿卿吾爱,见字如晤:此番吾自知恐不能再伴君左右,千言万语惟有抱歉二字。醇之,皇上已亲口将当年庞府之事向吾坦诚,现已查明确乃无奈之举。故而过往之事,汝再无需挂怀。今后天高海阔,但凭汝跃,再无后顾之忧。望珍重!希仁绝笔。”

“希!仁!”是啊,原来梦里那人反反复复说的可不就是珍重二字?!此去经年,黄泉路上一人独行,那彼岸花,开了吗?


岁月逃得仓皇,尘封过往,又几度秋凉。

两颗心一人藏,屐痕两行,望却不能忘。

等月色染云鬓成霜,如初嬿婉呢囔,我在山城深处凝眸这月光。

天有多大,思念无涯,今生受不了牵挂,几生抵不过与你一刹那。

江山如画,梦阑酒下,谁又为谁争天下,不爱不悔不恨不痛也罢。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