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求亲 下》包庞鼠猫

我来喽,昨天的承诺今天兑现。话说这个文文写得我好看心,哈哈哈。


白玉堂你到底行不行!他的愿望你明不明白?

你说你了然,结果夸下海口却又狼狈逃窜。

我若是你才不会进展这么慢,可能小孩都已经三岁半。


白玉堂最近很烦恼,看着包拯和庞籍两人你侬我侬准备结婚过自己的小日子,再瞅瞅身旁成天只知道吃鱼的小傻猫。哎,怎一个愁字了得!

白玉堂最近很气愤,想我白五爷笑傲江湖风流天下我一人,怎么就栽在这只木头猫手上了呢,江湖远了不说,风流也不指望了,那猫还借口公务繁忙整日东奔西跑地不着家,马上要连笑傲都没了。感情我白五爷折扇上那么拉风的称号最后就落得个“我一人”三个字,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白玉堂最近很无奈,无论怎么做这只腹黑猫就是不同意。说什么成亲太麻烦,拜托,爷可以找一条龙服务啊,到时候只要动动嘴决定一下就好了,哪里会麻烦啊……

白玉堂最近很心急,大哥说多送些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应该能成功,他颠颠地送了去,可小猫说:“展某清贫惯了,无功不受禄,好意心领了。”就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顺带附送了个大白眼。二哥咬咬牙拿出珍藏的烟花,上次见小猫喜欢这个,你拿去吧,他又颠颠地送了去,可小猫又说:“展某可不敢拿,你上次不是说按律当斩吗?”这是要翻旧账啊,吓得一句话不敢多说马上跑路。三哥说,多带些酒把他灌醉了兴许有用,结果小猫酒品太好了,一壶酒下肚直接桌上一趴就再没起来过。四哥摸着小胡子乐呵道:猫不是喜欢吃鱼么?白玉堂想想也是,怎么得也得投其所好不是?于是……

“小猫,快来!跟我来就对了。”

“白鱼塘?”什么鬼?展昭揉揉眼睛,没错,这塘边确实插了一个小牌。

“这鱼塘以后就是我们的了,里面我让人定期放鱼进去,你想吃鱼就来钓,怎么样?我对你好不好,你就答应和我成亲吧!”

“哦,那你为什么不让他们把鱼直接送到府衙呢?为什么还要我专程来这里钓呢?难道玉堂是看展某很闲吗?”

“这……”白玉堂头冒冷汗、眼珠子骨碌碌乱转。我怎么没想到还能有这操作?!

“哈哈哈,笑死我了。白玉堂,你几个哥哥都是单身狗,还能教你?”包拯乐得在地上直打滚,庞籍也在旁边抿着嘴笑。小公子笑得太好看,包拯不仅看痴了。“喂,哪有人对着别人哈喇子流老长的。”庞籍心里十分高兴,但表面故作恶心地叫道。

“还不是我的螃蟹太美了,不愧有开封城花的美誉。”

“真的?本公子真有那么好看?”螃蟹摸着脸,笑颜如花,一双眸子亮晶晶的,比天上的星星更耀眼,比三月的桃花更迷人。

“好看,好看得不得了。怎么办,我想继续把你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只好看给我一个人看!”

“喂喂喂,知道你们要成亲了,就别在我面前撒狗粮了。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没看到我这都快愁死了吗!”白玉堂比了一个自戳双目的手势。

“真诚和包容。”

“怎么用?

“就是让对方感受到足够的诚意,不勉强他,不逼迫他,一直坚定地站在他的身后。”

“你这说了和没说一样。难道爷我还不够有诚意和包容吗?要是换了别人倒贴爷都不鸟他,要不是为了他,爷还在这里愁个啥?!”

“那……就只能看书喽。给,这些都是我的珍藏版,你不妨拿去参考。”包拯神秘兮兮地从怀里掏出几本书。

“好你个死包子,还在背着我偷看这些没用的破书。白玉堂,你千万别信他,看他看的那些书书名就不靠谱,什么《狐妖小红娘》、《王爷想洞房》.....要想通过看这些求亲成功,你下辈子吧。”庞籍说着就扑过去拿小拳拳猛锤包拯胸口。

“螃蟹,我错了,轻点,轻点。我真的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白玉堂想到那本《霸道王爷欲宠娇妻》不禁满头黑线。这样的傻子也能求亲成功?!突然心好累,好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

“白护卫,学生以为你最好还是问问展护卫为什么觉得成亲麻烦比较好。以他的性子肯定会直接告诉你。”

“哇,没想到先生才是真正的专家啊!一语中的,佩服,佩服!”

“惭愧,学生只是看猪跑看多了而已。”

“先生,你叫人家是猪,未免也太过分了。啊呀!”包拯向公孙策撒娇,被算盘直接秒杀,众人无视。

“快去吧,祝你成功。”

“先生,你怎么这么简单就把展昭给卖了?多玩几天不好吗?”

“其实是昨天晚上展护卫来找过我了……”

昨天夜里,公孙策屋外。

“公孙先生睡下了吗?”

“未曾,展护卫找学生可是为了白护卫求亲一事?但说无妨。”看着展昭欲言又止、又有些羞怯的表情,公孙策心下了然。

“呃……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先生,我不太想成亲。”

“为什么?莫非你们感情有了变故?”

“不是的,不是的。而是我怕……”

“怕什么?”

“怕他成亲之后后悔。我们本就聚少离多,每次见面不是斗嘴就是打架。先生知道玉堂个性特别争强好胜,此番他是先是看到包大人求亲成功,眼热才开口向我求的亲。然后我不答应,更是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这才步步紧逼。这样如同儿戏般的求亲又有多少真心在里面呢?又怎能天长地久?”

“那展护卫又没有认真问一问,听一听,白护卫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没有。可是我不想为了这种事去找他,怕被他笑话。”

听完公孙策的叙述,包庞二人直翻白眼。

“所以,他们其实都是彼此属意对方的。只不过白玉堂狷狂,展护卫隐忍,又都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所以一个追得越快,一个就逃得更快。”庞籍明了。

“是啊,所以我才让白护卫主动去找展护卫,让他们把话挑明了说。不管怎么样,先确定彼此的心意才是首要任务。”公孙策划重点。

“哎呀,我怎么有种儿大不中留的感觉啊。”包拯总结。

开封城大街上。

“展昭,我有急事找你借一步说话好吗?”

“如果是为了求亲的事,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聊的。展某还有公务在身,先行一步。”

“昭,我是真心想和你成亲的。你到底要我怎样做才肯答应?”

“白玉堂,这可在大街上,说这些,你不要面子啦?”知道丢脸就快走啊!你白五爷不是常说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衣服不能脏、面子不能丢。

“为了你,区区面子算得了什么?”白玉堂撩袍便跪,又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捧出一束硕大的玫瑰。“我白玉堂在这里发誓,此生只爱展昭一人,此心昭昭,日月可表。请在座各位见证!昭,和我成亲吧!”

“展护卫,不要答应他!”“就是,展护卫是大家的!”“啊啊啊啊啊,我的展大人!”展昭还想说些什么,躲在他身边远远观望的粉丝们可不乐意了,纷纷高声抗议。

“你们,我这个暴脾气。”白玉堂有心想出手教训一下破坏自己好事的人,可放眼望去哭嚎的全是小姑娘实在下不去手。正在这时,只见展昭施展轻功,逃了……喂,展小猫别把爷一个人丢在这里啊!这次,真是面子里子一起丢到家了。公孙先生,我恨你!(公孙策:我可没教你这么问……)TOT白玉堂慌忙也运功往展昭的方向飞去。

一边开封城大街上民众纷纷围绕白玉堂求亲一事展开热烈讨论,有支持者、有反对者、还有YY者和起哄者;一边开封府内白玉堂望着满脸通红的展昭。啊啊啊,我的小猫好可爱,怎么办,好想亲亲,又怕猫炸毛……

“昭,你为什么就不愿意和我成亲呢?成亲怎么就麻烦了?”

“真心。”

“我还不够真心吗?”

“真心不是要对方感受到足够的诚意吗?真心不是勉强,也不是逼迫,更不是为了争强好胜。”

“天地良心。我是争强好胜了些,但绝不会将感情拿来义气用事。今天大街上的事你也看到了,我都那么丢脸了,你就信了我的真心吧!”闹了半天,你的恋爱观还真是老包教的啊?是不是爷真得回头琢磨琢磨那些书。

“那真心也还不够。你现在做的这些事,可比当年丁氏兄弟差远了。再说成亲不是要水到渠成吗?”

“好,从今天起,我就用我的真心来感化你。我相信有一天,你一定会愿意和我成亲的!”丁氏双侠,此仇不报,爷爷我白字就倒着写!

“嗯。”展昭轻点着头,微微笑道。

“我的小猫好可爱,让爷香一个!”

“白玉堂,你……”

“啊呀,好疼。谋杀亲夫啊!”

 

爱情有多困难,需要真心关怀,付出感情来填满。

这并不是教你恋爱,而是担心未来,时间过那么快。

白玉堂别再懒懒散散,不要继续浪费着time~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