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青天7》包庞鼠猫

今天脑洞多,加更一篇,主要是急着让江先生出场。明天有事,停更。至于江先生和公孙先生能不能组成CP,这个不好说,因为不太会自创CP,所以请大家不要抱太大希望。


       谁念这天地玄黄,算不到动如参商,与天共争岁月久长,鬓如霜。

       黄泉路上,是否独行路漫长?

       恨只恨,我来不及,陪你走这趟……

此时的开封府内,正组织人手准备增援的三人闻得声响,抬头而望。

“烟花,似乎是展护卫他们追捕的方向。”公孙策扶了扶眼睛。

“怎么了,希仁?如果身体不舒服,等会行动你就不要去了。”看着包拯突然之间煞白的脸,庞籍言道。

“我...见过这个烟花...展昭他们有危险!”

“大人(希仁)见过这个烟花?”公孙策和庞籍一同转向包拯。

“不错……距今十几年前,开封府曾经发生过一起震惊全国的灭门惨案。”

“大人说的可是当年京城首富刘文清被一夜灭门的血案?”

“正是。”

“本官也有耳闻。”

“本府彼时刚任开封府尹,经常会翻阅过去的卷宗。此案至今未破,所以我印象很深。在当年的卷宗上记载着这样一段文字:数十开封百姓言道案发当夜曾见刘府院中升起形状奇异之烟花,而具目击者口述之后绘的图和这个一样。当年刘府护卫上百,还是……快去调派人手,越多越好!醇之,快去请狄帅帮忙!”

“这就去!”庞籍招人备马绝尘而去。

“先生,拿把刀来。”

“大人,以你现在的身体,此事万万不可!”

“他们,等不得。”

“……是,大人。”

“谢谢先生。”包拯忽而一笑,那是一张看淡生死,明月清风的笑脸。

“学生也请……大人多保重!”公孙策颤抖着送上小刀。

山谷内,激战正酣。不,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好了,你们逃也逃够了,是时候上路了。认命吧!”

“你们背后不止有江湖势力撑腰这么简单吧……”刚才他们提到“皇宫”,还说过前任府尹不敢动他们……敢杀朝廷命官……

“都这节骨眼了,展大人就别白费心思套我们话了。”

“真是个尽职尽责的人哪,都要死了还想着工作。”

“你想知道的事告诉你也无妨,不过要用你的命换!”中原六鬼和周道然七嘴八舌。

“那个人就是……”周道然乘展昭被打倒之际,附耳轻言。银光一闪,一把匕首没入胸膛。

“昭!”白玉堂挣扎着爬向展昭,努力伸手想要抓那袭红衣。

“……不能……死……有人等我……回去……”一幕幕影像从眼前闪过,我绝不能在这里倒下!玉堂,你也是!

“展大人,你且安心去吧!”周道然还想举到再刺,突然背后涌上一股强大的压迫管。

“竟敢……伤他至此。”(没错,变身后的包拯赶到了。)

“你!你是什么人?!”好可怕,刚才那一瞬间感觉自己被他四分五裂了。

“索……命……阎……罗!”包拯面容黝黑,满目金光,举手投足间有如天神下凡。

“装神弄鬼!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周道然大喝回头,才发现所有人都受到攻击倒下了。

“你看不出来吗?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中原六鬼中一人道。

展昭!白玉堂!心肺据损……必须马上治疗,否则就来不及了。众人只觉疾风驶过,片刻已无三人踪迹。

“竟然逃了!他们一定是返回开封府!快追!”

“追上了又能做什么?我们根本不是他们对手。”

“只要展昭死了就行!他可是听去了那个人的名字!”

“那个名字是你泄露出去的,与我们何干?”

“你们!你们要干嘛?!”

那边周道然和中原六鬼正为展昭和白玉堂逃脱之事闹得不可开交,而此时的开封府府衙内。

“我才去了军营片刻,怎么会搞成这样?”庞籍一会看看一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展白二人,一会又看看自打进来就倒在自己怀中人事不知的包拯,有些不知所措。

“情况危急,大人变身去救人。损耗过大,庞大人快带大人进屋歇息。我要马上调太医局的人过来一起救治他俩!”公孙策指挥着衙役把两人小心翼翼地抬进了房里,独留庞籍和包拯二人在院内。回过神来的庞籍马上招呼庞桶将包拯扶进了房里,又急忙给他宽衣躺下,掖好被子。

“庞桶,这里有我。你快去看看展护卫和白护卫的伤势!”希仁,收回前言,你还是那个包子,那个为了朋友豁得出命的傻包子。但是不管怎样,你可一定不能丢下我!

“大人,狄帅求见。”

“让他在前厅等候片刻,我马上便来!”庞籍抹了把脸,立马还是那个霁月清风的一代权臣。

“依大人指示,此次我们在谷内共查获二百多箱军火,抓到反贼八十余名。在我们进宅子的时候,有人企图引爆地道内的炸药,幸好治服的及时,没有人员伤亡。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做?”

“当然是押进来好好审问,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是!本帅这就着令去办!”

“有劳狄帅了,此时记得挑信得过的人办,不可张扬。”

“明白,告辞!”

“公子,不好了。展大人,快……快……不行了!”刚送走狄青,只见庞桶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什么?”

“白大人没中要害,已经醒了。公孙先生说,展大人怕是……撑不过今晚了。”

“走,我们快过去看看!”要是希仁醒来,发现展昭……这可如何是好?

一行人匆匆赶往展昭住处,还没进门,只听得白玉堂的怒吼声。“假的,骗人的,不会的!除了太医局,这京城不是还有很多名医吗?我现在就去请……”

“没用的!”难得好脾气的公孙策也发了怒。“那一刀……伤及要害。谁来也没用了。”

“你胡说!”白玉堂激动得扯住公孙策的领口。

“放开他!”庞籍见状忙大喝一声。“公孙先生绝对不会胡说,我信他,希仁信他,展昭也定然信他。”

“你们!”白玉堂闻言放下公孙策便往外走。

“白护卫,你去哪?”

“出去想办法救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活猫变死猫!”昭,撑住,我不能没有你!

“白玉堂,现在展昭最希望陪在他身边的是谁,你说!与其你出去漫无目的地耽误时间,不如在这里好好陪他……走最后一程。”公孙策沉痛道。

“昭!”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提议去夜探镖局,也不会着了他们的道。明明是我的错,为何却要你替我承担?

“庞大人,先生!”负责今日值更的王朝从外面冲了进来。

“何事?”

“有个叫江子云的在府外求见。他说,他能救展大哥的性命。”

“快请他进来!”庞籍抢先说道。“他原是我府上西席,非常精通医术。他说能救,展昭应该是有救了!”

“草民江子云见过各位。”只见来人随年纪不大,却满头白发;身着青衫,头顶方巾,一派儒生打扮。

“靖和师父,不必多礼,快去救救展昭!”

“有劳江先生了!”

半个时辰之后。

“太好了,脉象稳定下来了。血止住了,伤势也没有恶化。展护卫他……挺过来了。”

“多谢师父,忙了一晚您也累了。庞桶,带师父先行下去休息吧。”

“小猫,你吓死我了……”那床头洒落的是何人之泪?真是情至深处不胜痛,泪血化作痴梦浓。

“快扶白护卫下去歇息,这么重的伤还敢瞎折腾,等会给他好好治治!”公孙策狠狠地说。

       沿途千盏灯火描摹夜色,指引着传说。

       清冷面目温热魂魄,心声中沉默。

       这一生擦肩黄泉与碧落,再会我忘了我。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