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青天 3》包庞鼠猫

       有些人,很聪明,聪明到一下子就辨识到什么是别人最珍视的,聪明的懂得如何伤人最深。

      白玉堂最珍视的莫过于哥哥白锦堂、干娘、结义的四个哥哥和一只开封府的呆猫。而现在这只猫……

“展小猫,你不跟着老包,跟着我干嘛。跟着我也就算了,还成天一声不响地像个背后灵,烦不烦?”

“包大人那里皇上特别加派了人手,庞大人也搬去同住了。你,我保护。”

“呦,他们的府邸本来就只隔着一道墙,平时不是你住我那里就是我住你那里。去年为了图省事还索性把墙都打穿开了个暗门,整日里弄得和偷情一样。现在倒好,被这事一闹,终于明目张胆住在了一起。看来老包和老庞之间那点事,皇上是默许了,不对,是整个开封乃至大宋朝都默许了吧。听说还有包庞粉丝会呢,人数貌似不必你展昭粉丝会少。”

“两位大人共同经历过生死,又同为一代贤臣,日月交辉,无人比肩,他们之间的这份情理应得到大家的支持。”

“你看你这只臭猫,提起你家大人就没完了是不是,肉麻死了,当爷透明啊?”

“不敢。”

“哼,知道就好。奇怪,明明爷比老包厉害多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敢来抢爷的猫?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展大人是大家的,听了就让人超级不爽。对了,小猫,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这次死的都是当年襄阳王逆反案相关人员,按理说,老庞才是惩办襄阳王最大的功臣,那封信应该给他才对,怎么会给老包呢?”

“这个我也想不明白。迄今为止各地报上来的相似命案已达百余件,无一活口。我们虽然对毒物已经有了应对之法,但他们也肯定会有下一步的动作,现在我们别无他法只能以不变应万变。玉堂,你也是当年那个案件的关键人物,这次信笺暗害未果,他们很肯能马上会再次对你动手,因此这段时间内,包大人嘱咐我一定不能和你分开。”

“是啊,我已连夜飞鸽传书给四位哥哥,让他们在岛上做好应对措施,暂时别来开封。”

“对,不能让他们来。一则此地最为凶险,二则他们不了解情况,免得彼此掣肘。”

“嗯,别忘了那笺上还有你。爷爷也绝对不会让你这只小猫从爷眼皮底下溜走。”白玉堂一把抱住展昭,喷在脖颈上的炙热气息透着坚定与深情。

       展昭顿时脸红耳赤地低下头。“展昭孑然一身,无牵无挂。玉堂可还有干娘和结义的四个哥哥,遇事定要先保护好自己。”

“傻猫。”白玉堂笑道。“你不是还有我吗?”

“不好了,包大人遇刺了!”白福的大喊声打破了一室的脉脉温情。

“快,我们过去看看!”

      开封府府邸。

“快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回两位大人。包大人和庞大人在散朝归来的途中,有个叫陆小北的衙役突然发疯,包大人为了保护庞大人……挨了一刀。”

“展护卫,白护卫,你们进来吧。小声点,大人刚睡着。”两人进屋只见包拯身着里衣躺在床上,上臂缠着的绷带映出斑斑血迹,苍白的脸上透着一抹不正常的嫣红。庞籍正坐在床沿红着眼睛给他擦头上的冷汗。包拯显然睡得并不安稳,一直在小幅度地抽搐和呓语,走进细听不难听出“醇之,别过来;螃蟹,不要走……”

“先生,大人怎么样了?”展昭压低声音问道。

“挨了一刀,失了些血,有些低烧。要命的是他的手被那衙役咬了一口。你们还记得当年庞昱案的丧尸尸毒吗?”众人点头。“和那个相似,但是那时庞大人研制的解毒剂对此毒只能起到缓解作用。”言罢,将包拯的手从被子下取出,顿时满座皆惊。只见乌黑的伤口肿的老高,一条诡异的青筋正沿着手臂蜿蜒而上直达心脏。

“不行,我得马上去研究解药。”

“庞大人,包大人现在此种情况,这个案子总得要人主持大局。解毒之事还是交给学生来办吧,请大人将资料速速送来。”

“不,这事暂时放一放。放心,我撑得住,暂时还死不了。”包拯突然睁眼道,声音虽有气无力,却又无比坚定。

“包子,不准提那个字。否则我就,我就……”庞籍哽咽。

“傻螃蟹,现在事态紧急,我们可不能自乱阵脚。展护卫,马上吩咐下去把我中毒的事情全面封锁起来,对外只说我中刀便可。那些贼人见此次失败,肯定会再此下手。这样我们就能把握机会反击了。”

“希仁,我们现在连凶手是谁,多少人,巢穴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反击?”

“因为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

“首先,一下死这么多,说明这个凶手绝不会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这点大家都没意见吧。其次,这个组织藏于暗处、内部严密、训练有素,下手干净利落、不留活口,应该是个杀手组织。第三,他们有能力改良并使用尸毒。最后,还和襄阳王有密切关系。综上所述,我能想到只有一个,那就是——仁义堂。”

“可是仁义堂不是老早就覆灭了吗?”

“你们难道忘记了吗?在公主被绑和五义被招安之时,号称覆灭的仁义堂都有动作,特别是在陷空岛上,我发现他们不仅人数不少还有一些船只和重型武器。虽然那时船只被官府击沉,教众也被制服了一部分,但我有理由相信仁义堂根本没有覆灭,只是我们现在没有掌握到他们的相关信息而已。”

“所以你就要以身作饵引他们现身?不,希仁,我不同意。”

“醇之,冷静些。谁来作饵,不是由你我决定的,只是以我们现在的情况,你觉得他们会对谁下手?或者说对谁下手比较容易得手?”

“……”

“没错,你身为一品大员,平日为人素来老练、周全。执掌的又是国家机要,府衙严密,想要混进去必然不容易;而开封府需面向百姓,自然更开放些。展护卫多年跟在我身边,是沉稳、内敛之人,比较令人难以捉摸。”

“喂,老包。你这么说的意思就是爷爷我张扬,不稳重喽?”白五爷又没关注重点。

“还算有自知之明。”展昭接口。

“展小猫,你!”

“好了,听大人接着说。”先生操起算盘,展白二人抱头。

“所以,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我们无疑,或者说是我,庞籍,展昭,白玉堂。”

“那为什么只有两封信?”白玉堂疑惑。

“因为世间最残忍的惩罚是不是杀死一个人,而是夺走一个人最珍视的东西。设想一下,如果白玉堂你失去了展护卫会怎样?”

“我和展昭生死相随。”白玉堂坚定地说。

“我亦然。所以他们只要除掉我们中的两个,而剩下来那个必然会痛不欲生,到那时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可我那张上面还有哥哥们呢。不好,仁义堂上过陷空岛,我要马上回去!”

“不能回去!”包拯一时激动,只觉得天旋地转,勉强支起身子倚靠在庞籍身上。展昭也马上欺身上前拦住白玉堂去路。

“你若回去就是中了他们的计了。”展昭沉声道。

“难道就让我在这里干看着?万一哥哥们有个好歹怎么办?”白玉堂发老急。

“别急,情况没你想的那么糟。”包拯虚弱地说。

“?”

“大人的意识是,自那次事件过后,卢岛主已经重新更换过机关、整顿过卢家庄了,仁义堂未必能入得了陷空岛。就算勉强进去了,庄内也多是相互熟悉的人,他们也无法掩藏行踪。”

“况且他们也不是主要目标,只要你不去,他们不轻举妄动,应该暂时是安全的。对了,展护卫,你还能联系到白菊花吗?她以前是仁义堂核心成员,对仁义堂应该十分熟悉。好了,本府累了,大家也都下去休息吧。做好准备,接下来我们要有一场硬仗打了。”

还有时间的,你什么都别说。

别怕拖累我,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过命扶持着,连鬼门关都拼死走过。


评论(1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