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剑客》包庞鼠猫

       这是上次看了“梦想之外”动态视频截图之后的脑洞。要是老鼠和猫换了剑,拿巨阙打屁股是不是更带感。哈哈哈哈

       恩酬期必报,岂是辄轻生。神剑冲霄去,谁为平不平。

      何为剑?剑是一种精神,侠义精神。何为剑客,剑客是侠义精神的执行者,是侠的代言,是义的化身。每个剑者都以成为剑客为目标,都渴望着以武犯禁、仗剑江湖、快意恩仇的洒脱日子。最好是成为一朝成名,千古流芳的一代豪侠;或是做那千里独行不留名,累了醉倒温柔乡的骚客。曾经的白玉堂也是这么想的,为此他还潜心研究过好多“秘籍”,比如身为一个侠客怎样倒地姿势最帅、嘴角勾起几度最邪魅、被女生打怎样保持风度……不过到了最后,白玉堂却选择了一条自己最不屑的道路,一条和侠客相悖的道路,做了所谓的朝廷鹰犬。

“玉堂,供职开封府,每天要面对那么多琐事,你觉不觉得你离江湖越来越远了。你可曾后悔?”一天,白玉堂在抓捕犯人过程中,一时不慎被犯人四岁的儿子咬伤。展昭边上药,边道。

“怎么,你展南侠能做的事。我白五爷就做不得?”

“可这身官服,终究是束了你。身为剑客,剑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要是以前你绝不会因为那人犯拿自己的儿子做挡箭牌,就心软弃剑。更不会在救下那孩子之后,明知道他怨恨你抓他父亲,也不反抗,令自己受伤。”

“算了,稚子何辜,就这点小伤,还没猫爪的厉害呢。我不是也说过没有约束的武力只会走向正义的反面吗?以前是我对侠义二字的理解太片面了。其实只要心中有青天,何处不江湖?你看,那些江湖客犹如过江之鲫,只有爷不仅能仗剑惩恶除奸,更能手握青峰护一方水土。而此生能得你展昭策马身旁,交心者你一人足矣。快哉,快哉!小猫,说得爷都手痒了,来陪爷过两招。”

“难得白五爷有如此兴致,展昭定当奉陪到底。”

“我们今天换个花样玩,你用画影,我用巨阙。”

“成。”

寒芒出鞘,剑光交错。红衣白影,翩若惊鸿。须臾,开封府内的花花草草纷纷落得落,折得折。

“喂,你们两个。我不是说过不要在府内练剑嘛?我的小桃,我的小绿。”包拯抓狂。

“有破绽,好机会。”

“白老鼠,干嘛打我屁股。”

“哈哈哈,比武分心乃武者大忌,巨阙又那么像拍子。放心,爷有控制力道。”

“哼!”让我出丑,不理你。

“小气猫,这就生气啦。走,爷请你吃饭去。”

“不去!”

“太白楼的全鱼宴,去不去?”

“……去。”身为一枚吃货,坚决向全鱼宴低头。面子又不能吃。

“螃蟹,我们也出去吃吧。”

“不去,本公子最近正在学做菜。你要留下来做好试吃工作。先生,你们要不要一起尝尝?我做了很多。”

“庞公子,学生以为这些黑漆漆的东西,还不能称之为菜。还是让大人慢慢享用吧。张龙赵虎王朝马汉,我们闪。”果然人无完人,这庞籍的厨艺实在惊人,还好厨房没坏。

“是,先生。”

“喂,你们这样也太不仗义了。不要丢下我!”大泪包上线。

“怎么,臭包子,你对本公子的厨艺有什么不满嘛?”

“不敢,我吃还不行吗?”哇,比毒药还恐怖。

“公子,看,包大人口吐白沫倒下了。”

      ……

       嗯,今天的开封府还是那么欢乐。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