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沐浴 包庞鼠猫》

瓦哥微博发新歌啦,好好笑。这个才是庞籍的判词吧,啊哈哈哈!


我承认很坏,有一点耍赖。

趁你不注意,偷偷靠近你。

内心羞羞滴,有点喜欢你,主动出击需要勇气。

可你总是一副很正经很镇定的样子,能不能给点回应让我开心一小下子。

你可是我的全世界,能不能对我大气点,不就是喜欢依赖在你身边。

 

“往左一点,再一点,希仁,站好了啊,不要动!”校场内,发出指令的是准备弯弓搭箭的庞籍。

“醇之,你真的要拿我当靶子吗?”头上顶着一个大……柚子的包拯可怜兮兮地望着庞籍。

“哼,谁让你说本公子箭术差、眼神不好的。今天就让你好好见识见识!这柚子太大了,显示不出我的水平。我们换一个!”庞籍跑过去把柚子换成了一粒葡萄。

“喂喂喂,你不要过分啊,你这样还不如直接射我发髻算了。”可不,那葡萄正嵌在包拯的发髻之中,咋一看还以为是发饰上的一颗宝石。

“也对,这次两个我都要射中。”话音未落,一道箭光便直插进包拯发髻,正中葡萄。“怎样,本公子的箭术如何?”庞籍小傲娇。

“是是是,你最厉害了!啊,葡萄汁全流进头发里了,好恶心!我要洗头!”包拯头上顶箭不断告饶的样子实在是太滑稽了,仔细看还有一点可疑的液体正顺着发丝往下流淌,这西域进贡的葡萄就是香甜多汁。

半晌过后,一池清水,两个朦胧的身影,庞籍正在帮包拯清洗头发。

“醇之,你还是没变,老是喜欢作弄我。”包拯舒适地趴在池边无奈笑道。

“谁让你总是看不到我呢?你眼中有皇上、黎明百姓、开封府、苏静儿……可就是没有我呀。我怕我不做点什么,很快就会被你忘记了。”庞籍嘟嘴,有些小烦闷。

“我那时哪是看不到你,根本就是不敢看你好不好。每次你冲我笑,我都好怕心事被旁人看出来,害了你。所以我才急急忙忙向朝廷递了弹劾你的折子,你这样纯净美好的人,根本不适合在那样的官场里生存。”包拯有些不好意思。

“结果呢?事实证明都是我们庸人自扰。那时我也觉得刚正不阿的你真不适合为官,况且与其做个一贫如洗的穷官,不如来我府上,作了本公子的人,保你吃穿不愁。”庞籍舒眉一笑,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肩上,氤氲的水汽浸润了秀气的脸庞,似幻似真,仿佛随时都要羽化登仙。

“好一个庸人自扰。世人皆谓我青天,其实我只不过是始终坚持初心不变,不管是为官或是对你。”包拯将庞籍圈在怀中,在他额头落下一吻。

“我亦如是。”包拯的头发又黑又直、乌亮而有光泽,和庞籍略棕色的小卷发完全不同,长长的头发在水中荡开一圈好看的弧度,健康白皙的皮肤,坚实的胸膛,蒸得有些微红的脸庞,微微上翘的薄唇,含情脉脉的眉眼,看得人心里痒痒的。

“庞公子,今晚奴家就是公子你的人了,你可要好好对待人家哦~”包拯捏着嗓子,邪魅的幻象瞬间破灭。

“好,包美人,今天晚上你可别告饶哦~”庞籍轻佻地拿指尖抬起包拯的下巴,眼泛桃花。

“不行,受不了了!”包拯忽的抱着庞籍从水里站起来,拉过外袍裹住两人,大步往住处走去。

“死包子,孟浪!”庞籍羞得连耳根都泛出好看的粉红色。

“没事,这黑灯瞎火的,没人看见。”话虽若此,包拯还是紧了紧裹着两人的衣衫,确定不会春光外泄。

“对了,我记得你也是很喜欢捉弄我的!你还吓过我,让我扮过舞娘。”庞籍似是想起了什么。

“因为我想看到不同的你呀。说起舞娘,我可悔死了,早知道应该关起门来,让你只跳给我一个人看才好!”包拯边说边抬脚踹开了房门,抱着庞籍直冲内室……

“小猫,你快来看老包和老庞,真是……这么大人了,门也不知道关。还说什么黑灯瞎火,没人看见,当我们死的啊!”开封府屋顶的常驻人口之一白玉堂一脸嫌弃,又有点遐想。

“……”

“怎么不说话?”久等不应的白玉堂回头,却见另一名屋顶常驻人口的展昭正满脸通红、不知所措地坐在上面,霎时一声“好可爱!”脱口而出。这下白玉堂也顾不得谁谁了,冲过去便想一亲芳泽。在将凑未凑之际,展昭突地飞出一脚将白玉堂直接踹了下去。

“啊啊啊,展昭,我恨你!”坐在院内回过神来的白玉堂气不打一处来。

“啊啊啊,白玉堂,我恨你!”被惊了好事的包庞二人也很生气。

“啊啊啊,几位秀恩爱的大人,我们恨你们!”开封府一众单身狗的怨气更深重。

 

白天总是冷冰冰,晚上给点小感情。

不必多说甜言蜜语,请出示你行动来证明。

我就是想你想你想,我就是爱你爱你爱你。

我就是喜欢你,没节操没关系,

就这样一直任性下去!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