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等待 包庞鼠猫》

本故事发生在年前,发得有些晚了。在这里抱歉下,祝大家都幸福快乐!

 

人的一生,总是不能绕过那些让人无法预期的等待,这是人生最大的痛苦,也是人生最大的快乐。

快过年了,又临近蕃人口中的情人节,本该是一年当中最悠闲的时刻,可因日前于镇江府地域发生了一起比较重大的事故,所以皇上紧急派包拯前去督办。包拯虽无奈,但也知此事责任重大,在和庞籍匆匆道别之后,就带着一干人等连夜启程了。平时热热闹闹的开封府,一下子就冷清了下来。所幸白玉堂也被留下坐镇开封府,再加上庞桶,三个人倒也不会显得太独单,当然要是白玉堂能不开口就更好……

“啊,好无聊,好孤单,好寂寞,好冷清。怎么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讨厌死了……”白玉堂一边围着庞籍上蹿下跳,一边不断发出哀嚎。

“吵死了,你就不能安静点吗?!”终于,庞籍的性子被耗光了,他“啪”地大力将手里的卷宗拍在桌案之上,也打断了白玉堂的聒噪。

“少来,我才不信你会不想包拯。装模作样,哼!”白玉堂撇嘴。

“当然想啊,可是现在百姓和朝廷更需要他,我当然要无条件支持了。正好趁他们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也帮府衙多尽些力。”

“行,您老境界高。我比不了,我只想和小猫乐呵呵地过节。要不然小爷早回陷空岛了。哎,对了,我听老包说每逢大节小节,你都会给他准备礼物,这次给他准备了什么啊?”想起包拯说到这个话题时哈喇子直流、不停显摆那肉麻样,白玉堂就一阵恶寒。但世上又有哪人不想讨自己爱人的欢心呢?所以白玉堂自此就暗暗下决心要向庞籍好好讨教送礼物的窍门。

“一套绝版的《狄仁杰断案传奇》。我可是花了好大力气才淘到的。”庞籍得意地举了举一叠厚厚的书卷。礼物当然要投其所好,为了这套书本公子跑遍了各大书摊,一册册地收集,好不容易才凑齐,真想迫不及待看到包子惊喜的表情。“不过我倒是听说你每次都会惹展昭生气,说说这次你又准备了什么‘好’礼物啊?”

“哈哈,我的礼物这次没跑了,我特地让人定了一条上好的黄花鱼。这鱼可是要从深海用特殊网兜才能捕获,而且出水即死,而后要即刻用冰块裹好快马加鞭于两个时辰内送至才能保证肉质鲜美,这种可遇不可求的珍馐美味,小猫一定会爱死的!”白玉堂自我陶醉中。

“请问这鱼什么时候送来呢?”庞籍插嘴。

“今日酉时。啊啊啊,这下全毁了!我的鱼!我的猫!我的礼物!!!”白玉堂仰天长啸。

“没事,这不是还有我们了嘛。庞桶,记得酉时去取啊,取了之后拿给张妈,再去聚福楼买坛桃花酿来,今晚我们吃鱼品酒!”庞籍皎洁一笑,而后又怕白玉堂发作,赶忙拿扇子遮着脸,只露出一双好看的星眸。

“唉,也只能这样了。老庞,吃了我的鱼,礼物的事你可要帮我好好参谋参谋!”白玉堂一摊手,复指着庞籍撅嘴道。

“像展昭这样淡泊名利,云淡风轻之人,最好的礼物肯定不是用钱买得到的,而是贵在一个心意,你可以试试自己花心思画幅字画或者是编个剑穗啥的,没准展昭会喜欢。”庞籍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

“这主意不错,老庞还是你靠谱!爷现在就去办!”白玉堂一拍大腿,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呼,这祖宗总算是走了。我得赶快把他们外出耽搁下的活做完,这样等他们回来就能好好过个节了。庞籍赶忙乘着清静,继续俯首埋头于卷宗之中。

庞籍和白玉堂各自忙着做事,时间便飞快地流逝着,转眼已是日落时分。庞桶帮二人布好菜,也被叫着坐下陪着喝了几盅,此时已是不胜酒力地被赶回了屋。

“老白,别说,你这鱼还真是极品,就连本公子都没尝过!”庞籍微醺。

“老庞你的酒也是好酒!好!”白玉堂也有些小醉。

“如此良辰,包子,我,螃蟹,在这里遥祝你节日快乐!”庞籍摇晃地站起身,对着那一轮明月,举起手里的酒杯。

“老庞,要论到风雅,你真是无人能及啊!”白玉堂拱手,由衷地感叹。“展小猫,白五爷我!好!爱!你!一定要早点回来!”白玉堂的感情很直接也很简单,纯真得很动人。

“吵死了,真肉麻!”庞籍吐槽。

“那也没你肉麻!”白玉堂反唇相讥。

“你肉麻!”“你肉麻!”……正当两人争得面红耳赤之际,夜空中扑棱棱地飞进一白一灰两只鸽子分别落在两人手边“咕咕”叫着。取下鸽子脚上绑着的信管,喂了一点水米之后,两人分别展开信笺。

“醇之,此行幸不辱命,不日便可赶回。勿念,希仁上。”翻到背面还有一行小字。“螃蟹,节日快乐。礼物在床头,别忘记拆哦!爱你的包子。对啦,告诉白玉堂他的也是。”真是……肉麻……但,本公子喜欢,嘿嘿嘿!庞籍喜上眉梢,回头一看白玉堂,又是一脸精彩,抽过他手里的纸条一看上面只有三个字“明日回”连标点符号也没有,够简单、够直接!展护卫果然誓将三无属性进行到底。“呃……老白,别难过,其实展护卫给你准备礼物了,就放在你床头,你快回去看看吧!”庞籍拍拍石化的白玉堂,满意地看到他兴奋地冲回了屋,自己也老神在在地进屋关上房门,只见雪白的枕头上静静躺着一方扁平的小木盒,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桃花花瓣做成的书签,看得出制作者的精心挑选和用心制作,上书“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难得那人也会写这种诗句,真是难为他了。庞籍小心地将书签连同木盒一起收好,听听那个厢房没了动静想必也是满意的。好了,时辰不早,可以歇息了,明天定是个好天!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