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早安 包庞鼠猫》

用早安写的感动,某天一定会回首。

走过的路再辛苦,不放开你的手;每个平凡的日子,都抓紧你的手!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照进了室内,难得早起的包拯伸了个懒腰,望着床上睡成一团的庞籍,突然起了坏心眼……

“啊,好痒,别舔!别闹!”庞籍是被唇上一阵阵湿痒的感觉吵醒的,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包拯正像一只小奶狗一样舔着他的嘴唇,一下一下轻轻柔柔的,令他有些哭笑不得。正想推开那人,包拯却是不依,还得寸进尺地一把抄起庞籍放在自己腿上,紧紧抱住,脸贴着脸,额抵着额。

“早安。这次我有洗漱哦。”包拯的声音也是轻轻柔柔的,充满了暖意。

“我们一大早就这样不太合适吧。”庞籍皱眉。

“我们一大早哪样了?”包拯逗着庞籍,不期然看到一张羞中带怒的容颜,一如从前。

“你,哼!我洗漱去!你给我去死,死远点!”庞籍气鼓鼓地下了床,还顺便狠狠踩了包拯一脚。“哇呀,谋杀亲夫!”

庞籍梳洗完入院一瞧,发现包拯正在院子里对着一树桃花傻笑着。见包拯想心事入了迷,庞籍计上心头,便蹑手蹑脚地走到包拯身后,猛然提高嗓门“哇”了一声。

“吓死我了!”包拯被惊得脖子一缩,暗自思衬这螃蟹心眼还是那么小,一点亏都吃不得。

“早安!走,上朝去!”庞籍却是心情大好,笑嘻嘻地拉着包拯出了门,边走边问“你刚才想什么想的那么开心?”

“我在想啊,原来和你道早安是一件这么令人幸福快乐的事。以后我要每天都和你道一声早安,还有午安和晚安!”包拯陶醉道,一脸甜蜜。

“那我也要!”庞籍马上举手应和。

“这可是你说的,以后谁不说谁是狗!”两人拉钩盖章。

“小猫,今天老包老庞两个人怎么那么开心呢?最近有喜事吗?”在护送两位大人上朝的路上,白玉堂小声问着展昭。

“今天早上包大人和庞大人互道了早安。”展昭小声回道。

“这么简单?”白玉堂掏掏耳朵,我不会是听错了吧。

“就这么简单。”展昭给予肯定答复。我才不会告诉你,这是早上我在院子里晨练时,听两位大人亲口说的。

“昭,以后我也每天都和你道声早安,可好?”白玉堂闻言,立马凑到展昭身边讨好道。

“好啊,不过玉堂要早上能起得来才行。”展昭说着给了白玉堂一个眼刀,吓得白玉堂想顺势搭上来的爪子直接缩了回去。

“那我就先从道晚安开始好了!”白玉堂一边发挥着自己胡搅蛮缠的功力,一边在心里暗想让你看不起爷,赶明儿爷定要做起得最早的那个。

果然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前晚早早歇下的白玉堂破天荒起了个大早,匆匆洗漱完毕回屋,只见展昭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正在穿外衫。

“昭,早安喔。”白玉堂从展昭身后抱住了他,在他耳畔低声说着,语气中带着数不清的宠溺。展昭愣了一下,出人意料地没有害羞,而是也回身抱住了白玉堂。“玉堂,早安啊。”展昭笑了,洗尽铅华,纯洁无暇。

突然领悟你的拥抱专属我拥有,我爱你到永久!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