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变身 包庞》

这里设定是包拯会失去变身后的记忆,然后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不是文曲星下凡的你,就算砸破头也不会变身的。

“包大人,我家大人吩咐过,不能让您进去,请回。”驿站门口,一队侍卫拦住了贼头贼脑准备偷渡进去找庞籍的包拯。

“不行,今天我说什么都要见到庞籍。”包拯紧紧地握住拳头,眼中透出前所未有的坚定。

“公子,这几天包大人天天来都被挡在外面,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还是不见吗?”看着庞籍铁青的脸,庞统在旁边干着急。公子这样哪是在惩罚包大人,分明是在惩罚自己。前天包大人在翻墙时,不当心摔伤了腿,公子虽面上如常,但是暗中吩咐我去打探了包大人的伤势。我知道他始终是舍不下包大人,可是在老爷的事情上对包大人甚至是圣上都是有怨言的吧,况且此去襄阳九死一生。庞桶只希望归来时,公子还是原来的公子,包大人也还是原来的包大人……

突然大门传来一片喧哗声,有几个侍卫还应声飞了进来,而紧随其后的是一脸黝黑额头带血的……包拯,右手上还有一块板砖,不用说是额头的伤是自己拍的。变身后的黑包拯无人能挡,眨眼就到了庞籍跟前,趁大家不备,抄起庞籍便纵身跃上了驿站最高处的屋顶。

“没事,没事,不好意思,大家都散了吧。”庞桶看这情况马上掏出银两分予侍卫,招呼着众人走了个干净,而自己则在对过屋檐的下面等着。

“快放我下去,我怕高。”庞籍闭着眼睛大喊,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包拯。

“我知道,我是故意的。要不然你怎么能好好听我说话呢?”黑包拯笑得自信又邪魅。

“说……说什么,我……我们之间没……没什么好说的。”庞籍有心想推开包拯,可是向下一望立马怂了,语不成调地缩回了包拯怀里。

“他……很担心你。你可是还在怨他?”黑包拯指了指自己胸口。

“他说过要把我父亲平安送回来的。可是最后呢?我父亲被砍头,我们家被查封,都是他操刀的,你让我如何不恨?担心我?不要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吧?!”庞籍恨得眼睛都红了,嘴里漫上一丝腥味,原是咬破了下唇。

“可是他保住了你。”黑包拯用衣袖拭掉了庞籍唇上的血迹。

“他、庞义舟、皇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住你。”望着呆若木鸡的庞籍,黑包拯又说了一遍,并补充道。“襄阳王、太后和皇上都先后进天牢见过庞义舟,然后你父亲主动向皇上提出一死。具体内幕我们暂时还不清楚,但请相信他,终有一天他能将襄阳王绳之以法,洗刷你父亲的冤屈。”黑包拯执起庞籍的手并将之贴在自己的胸口上。

“我相信他,但是我的仇我要自己报!否则我妄为人子!”庞籍抬起头,流着两行清泪的眼中透着决绝。

“他知道他拦不住你,但他不希望你因为怨、仇和恨,把自己的心弄脏了。所有爱着你的人都希望你可以继续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归来仍是少年。好了,我们下去吧。”黑包拯说着就将庞籍带了下去。刚一落地,包拯便睡倒在地,由庞桶指挥侍卫送回府了。待人皆散尽之后,庞籍忽忽悠悠回了自己的房间,彻夜难眠。

原来事情竟然是这样的。难怪父亲说襄阳王深不可测,让我什么都听包拯的,还和我断绝了父子关系。而我呢?瞒着父亲参加科举是为了什么?不被世人理解就应该要放弃信念吗?权力巅峰真的是我心底渴望的吗?……

辗转反侧之际,天际已然泛白,索性不睡了,起床洗漱穿戴。整装完毕,启程之际,便见白玉堂从对门蹦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公孙策。

“庞大人,学生祝你此行能够得偿所愿。”公孙策拱手施施然道。

“谢先生吉言。”庞籍拱手。

“怎么不见包大人?”庞桶插嘴。

“哦,昨天变身消耗太多,估计没个二三天醒不过来。庞大人,你可定要平安归来啊!别忘了,你和大人的事还没着落呢。”

“嗯,我会的。让你家大人也多注意身体!”庞籍挥手道别,转身上了马车,潇洒离去。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桃花香。

试问襄州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评论

热度(15)

  1. 以齐制宾那年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