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醉酒 鼠猫篇》

以后如果只有两个人的线就单发了,所有的剧情基本围绕网剧和漫画,但人物性格和原创情节还是会有些不同。


明月清风展熊飞,傲雪凌霜白泽琰。(本句改自《魔道祖师》)

 “今天怎么来了聚福楼?以往不是都去太白楼的么?”白玉堂有些纳闷道。展小猫自从知道自己要去襄阳之后,就很对不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真是怪哉?!

“明天,白兄就要起身前往襄阳。所以今天我们换个地方。来,尝尝这家店最有名的醉鱼和桃花酿,我们不醉不归。”展昭笑着执起手中的酒杯。

“好,不醉不归!”笑意盈盈的展昭,看得白玉堂心下直发怵。这展小猫今天吃药了?以前都是板着脸装深沉的。不过别说,他笑起来真好开,似四月的春风柔柔的、暖暖的。呸,白玉堂你在瞎想些什么?!

“白兄刚才在想什么?”仿佛有预感似的,展昭的声音恰好在这时响起。
“在想你……啊……当然是在想明天启程的事。”白玉堂忙摇头甩掉心中的那点绮念。

“既然如此,那展某就在这里先祝白兄一路顺风,鹏程万里。”展昭再度笑着执起了手中的酒杯。之后两人频频换盏,随着清脆碰杯声的不断响起,一大坛桃花酿已然见底。

“这家的桃花酿果然是极品,好酒!”白玉堂微醺地打着酒嗝赞道。“展小猫,这醉鱼也是极品,你怎地一筷未落?”鱼?!突然白玉堂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是了,这猫嗜鱼如命,这么好吃的鱼换了以前早就吃得连渣都不剩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展昭?说!”白玉堂猛然起身拔剑。

“我是展昭啊,不信你看。”展昭一边回答一边伸出手,只见虎口处有一道极淡的陈年旧伤。这伤是当年比武时被他不小心划伤的,为此他还内疚好久,久而久之养成了隔段时间就要摸摸、揉揉的习惯,那猫也从没拒绝过。白玉堂确定了伤疤的真伪,松了口气,抬头望向展昭,这才发现展昭早已醉倒,两眼紧闭,单手支着脑袋,头还一点一点的,煞是可爱。

“展小猫,你流口水了。”白玉堂顿时玩心大起,在看到醉倒的小猫无意识地举起袖子擦了擦嘴之后,更是乐不可支。

“展昭,你可有喜欢的人?”白玉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脑抽口中就冒出这么一句来。

“有。”木然的声音响起。

“是谁?有多喜欢?”不明白心里闷闷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急切的话语还是脱口而出。

“是……,很喜欢很喜欢。”喝醉后的展昭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说清楚,到底是谁?”白玉堂却急红了眼,窜过去一把扶住展昭的肩膀摇晃起来。

“不要摇,好晕。”展昭被摇得秀气的眉头都蹙起了,终于张开了眼睛,醉眼微醺、半睡半醒间的娇憨倒十分迷人,白玉堂顿时看得痴了。

“我喜欢的当然是你啊。”这厢白玉堂还在为止失神,那厢展昭却又笑了。不仅笑得醉人,还主动凑过去在白玉堂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小猫喜欢的人是我?!白玉堂心头一阵狂跳,险些站不住。等他捂着胸口坐回位置一瞧,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猫又趴倒在桌上了。这话到底做不做数啊?先不管这些,面对展昭,我又是抱着何种情感的呢?应该是生气吧。我们五鼠在江湖得此名号已久,这人竟然放着堂堂南侠不做入了朝廷得了御猫的称号。自古猫鼠不两立,江湖和官府也不两立!一次把五爷我的忌讳撞了个全,怎么不令人生气。便气冲冲地跑去找他决斗,虽然因为白福的乌龙没成功。之后这个死小猫就一直拿张面瘫脸对着我,还处处和爷对着干,真是想想就生气!特别是陈州案,我们假扮店小二的时候亏我那么担心他,结果呢?不但放跑了坏人还带来了皇帝招安的圣旨,哼,死猫、臭猫,你们开封府要是搞得定陈州,爷再考虑考虑!话说这开封府也忒穷了了吧,老是跟着爷蹭吃蹭喝,厚皮猫还直接要了筷子,气死了,气死了!难得死猫没蹭饭还要请我吃饭,原来是叫我做卧底保护包大人,哼!竟然为了包大人还对着我笑了,哼!最最过分的是我冒死护住了包大人,他竟然还要找我拼个你死我活,哼!!难道我满大街说包大人没死是我救的啊,哼!!!总算陈州案了,回程的时候不仅把自己搞伤了,还和白菊花不清不楚,害爷照顾了他好久,还装睡瞪我,真是只腹黑猫!对了,这臭御猫还经常端架子,一会这个不可以有违律法啦,一会那个不能做会民不聊生啦,一会公理正义和最信任的人怎么选啦,烦死了,哇呀呀呀!他竟然还抓了三哥、杀了二哥,害我气得什么都顾不上了,就这样上了白菊花的套。可是看着他为了包大人奋不顾身地跳下通天玉吼,我的心怎么会那么痛呢?小猫,你的心里是不是只有包大人……在逃离陷空岛的时候,是小猫全程背着我,还害得包大人落了水,是不是在你心里我比大人还重要?可是包大人不都没事了吗,你还那么自责干什么,真是只傻猫!傻小猫,爷明天就要走了,以后你要是再受伤可没人会用轻功跑那么远为你抓药了……

白玉堂正伤感着,展昭却突然站了起来三两步走到白玉堂面前,弯下腰一把抱住白玉堂。

“展昭,你干什么?”白玉堂一惊,抬头望向展昭,发现他根本就没醒。梦游?撒酒疯?

“小花猫,睡不着,抓个耗子当宝宝。小花猫,睡不着,抓个耗子当宝宝。……”展昭强行把白玉堂拉到了雅间的贵妃靠上,让白玉堂枕着他的腿,轻轻地哼起了他自小熟悉的歌谣。

“小猫,谢谢。”白玉堂听着听着眼睛就湿润了起来,抱着展昭哽咽道。

“玉堂,不哭哦。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展昭贴着白玉堂的耳朵,一个字一个字地将情衷诉到了白玉堂的耳边。

“昭,我也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白玉堂终于明白过来,也终于愿意相信。就在白玉堂准备回吻展昭之际,却见本该醉倒的展昭以一个标准的燕子飞下了楼,并以无比清醒的姿态结了账施礼离开了。害得白玉堂顾不上闲着,也马上飞身下楼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然后只见展昭就像平常一样巡了一会街,期间还主动和很多人打了招呼,惹得他的粉丝们激动万分,进府衙的时候还对衙役笑了一下,气得白玉堂直跺脚。总算待得展昭进了房门,白玉堂便气鼓鼓地跟了进去。

“玉堂,可是又冷了?过来睡!”展昭笑得眼睛都弯了,拍了拍床沿,主动让进去了一半。

这回白玉堂总算闹清楚了,感情这小猫是醉着还没醒啊,从没见人喝醉了是这种状态的。行,真是有够展昭的!撇嘴归撇嘴,白玉堂还是不受控制地脱了外袍爬到了展昭床上,就像他之前的几个月一样。

“玉堂,盖好被子哦,可别着凉了。”好可爱的语气,白玉堂觉得整个人都要融化了,难得很听话地拉上了被子。孰料刚拉上被子,展昭便整个人贴了上来,搂住了肩膀。“玉堂,歇~息~吧~”这次的语气中可爱还带些天真,真是听得人飘飘欲仙。不行,以后这小猫可不能在别人面前喝酒,万一喝醉了成这样,那爷还不得气死啊!奔波了一天又有些酒劲上头的白玉堂在睡着之前这样想着。

笠日清晨,白玉堂是被展昭给唤起来的。

“玉堂,起来了。庞大人的车队要出发了。”白玉堂睡眼惺忪地望着穿戴整齐的展昭。

“昭!”想起昨天那段不真实的经历,白玉堂忍不住叫出了声。

“玉堂,展昭在这里,有什么事吗?”这次的语气分外轻柔,如春风拂面。

“昭,昨日你可是将心许给了我?”

“是。”展昭低垂着头装着帮白玉堂整理衣衫,以此掩饰他的害羞。

“昭,我亦如是。”白玉堂借此一把将展昭揽入怀中,深情地说道。

“襄阳凶险,玉堂,此去一定要愈加小心、谨慎!”展昭抬起头,那张绯红的俏脸透着浓浓的关怀和担忧。

“放心,昭!我会的!”伴着掷地有声的话音,白玉堂踏着坚定的步子,转身出了开封府的大门。

你不在时,我,会好好耐住性子。

我不在时,你,要好好爱护自己。

暂时的分别是为了让心爱的你与变得更完整的我再度重逢。

相信我,我们的故事才刚要开始!


评论(1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