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醉酒 包庞篇》

改编自全剧第17集,这集超甜。不过我文风有问题,写出不甜的感觉……

然后鼠猫篇,我想借鉴魔道祖师里面蓝忘机喝醉酒时的感觉写猫猫一定超有趣,嗯,但愿我的文字可以和想法一样甜、有趣。拭目以待吧^0^


醉梦醺醺晓未苏。门前辘辘使君车。扶头一盏怎生无。

 “包大人,咱们喝杯酒吧!”公主蹦蹦跳跳地跑到包拯面前,举杯悄声说道“你看他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可以进行下一步了吧?”

“可以进行下一步了。”包拯点头,两人心照不宣碰杯。

“看我的。包大人,慢慢吃吧!”公主回眸一笑,说不出地娇俏,恋爱中的女人果真最是明艳动人。但马多明却从她那乌黑灵动的眼眸中嗅出了一丝不妙。果不其然,公主回席后立即提出要大家分两队进行拼酒,众人纷纷鼓掌应和,一时间喝得天昏地暗、人仰马翻。公主见时机成熟便命人抬走了马多明,正准备迈步离开,不了双腿一沉,低头却见包拯和庞籍双双抓住自己的脚踝。

“公主,不能这样,公主!”

“走开走开走开。”见两人已是意识不清却还时刻顾念着自己的闺誉,公主心下着实有些感动,但面上却故作不善。在分送了二人一些花拳绣腿之后,带着得偿所愿的笑容领着仆从离开了。

自公主离去之后,失了对象的包庞二人便就地仰倒起不来了。许是醉得厉害,包拯伸手握住了庞籍的手腕,手下的柔嫩令包拯不自觉地做起了美梦……梦里有一片迷人的花海和一只扭捏造作却不失可爱的小螃蟹。

等等,螃蟹!包拯努力睁开醉眼,这才发现近在咫尺的便是庞籍那喝得满脸通红的媚颜,一抹粉色爬上了那人白皙的脖子和小巧的耳垂,和自己一样的衣衫凌乱,鞋袜散落一地,熟睡中的手脚还紧紧缠在自己身上,直看得包拯喉头一紧。

反观自己,包拯又不由地摇头讪笑,原来自己也是用手紧搂住这人的腰半分也未曾松开过,估摸着两人就是以这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姿势倒头睡了一宿。包拯下意识地凑过去含住庞籍的唇瓣,恍惚间那人身上淡淡的熏香若有似无地飘了过来,令人不禁为之失了心神,只觉得整颗心满满地似要胀破了开去。

自己到底是有多喜欢眼前这个小公子呵,喜欢得近乎到了恐惧的程度。是的,恐惧。怂恿他瞒着家人参加科举,结果却是双双榜尾待定,恐惧着以自己的家境,一旦落榜离京便再也见不到这位挚友了,不想却口出恶言伤了他,而那养尊处优惯了的小少爷哪里受得了那个气立马反唇相讥,最后两人因“精彩”表现而被双双贬往偏远地区任职,一别就是多年。回京任职之后,惊喜地发现原来府衙对门就是那人的住所,只是彼时两人已是冤家路窄,冤家路窄总好过相逢陌路,便又恐惧着那人的不理不睬,总想做些什么引他注意哪怕令他生厌也好,看着那俏小个一蹦三丈高的模样也是满心欢喜。再到那人执意陪自己赴险,方才惊觉两人之间暗生的情愫,一想到自己每次的出言不逊、任性妄为给他造成了多大的困扰,更加恐惧着有朝一日他会受到自己的连累,故而拼命拿言语挤兑他、行动排斥他,但情根已然种下,以那人的性子又岂是这点挫折所能抹杀的。所以他又一咬牙自请去了陈州,还要求他坐镇开封,本以为万事大吉。陈州之地凶险万分,几番出生入死,最终还因错信了人差点赔上公孙策和全城百姓的性命,要不是那个人及时研制出解药后果定不堪设想,而在回程路上看着越来越近的开封城,竟越来越觉得恐惧,所谓近乡情怯也不外乎如是了。结果等待他的是一大队寻公主的人马和一府衙辣眼睛的字画,呵,原来这个人一早就明了自己的恐惧,他总是用一些啼笑皆非的方式来告诉他,包子,张牙舞爪的螃蟹在这呢,什么都不要怕!嗯,这方式真的很螃蟹。可是你的理想和家庭,我又怎能置之不理呢?你可以为了我做任何事,同样我也可以为了你选择……放弃。

包拯正想得出神,庞籍的睫毛却忽然动了动,惊得包拯马上后退了下,阖眼假装未醒,同时心下默念1、2、3睁眼、低头、再睁眼、坐起、尖叫、耳光、捂脸、再尖叫。嗯,这就是属于我们之间的默契。

“打死你,我打死你。”包拯追着庞籍来到公主府内的木桥之上,嘴上恶狠狠地嚷着,脸上却笑嘻嘻地。看庞籍转身,马上收住笑容。

“死包子,你要是敢把这事说出去。我就扒了你的包子皮剁了你的包子馅。”庞籍却是真急了,昨天不知道喝醉了都和包子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万一他以后更加疏远我怎么办?

“你要是说出去,我就拆了你的螃蟹腿,吃了你的螃蟹肉。”包拯追得急,险些就撞上了秋千架,庞籍赶忙伸手拉住。

“一言为定。”“谁说谁是狗。”两人拉钩起誓。

……

“唉,要是早知道是今天这种局面。那时候才不要和你拉钩呢,就应该立马诏告天下,你~是~我~的~”一日有些岁数的包拯靠着庞籍在梅花盛开的院内把酒言欢,当两人回忆起这段陈年旧事时都不禁莞尔。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庞籍摇着扇子,嗅了一下满园的清香,摇头晃脑。

“大冷天还打扇子真做作。”包拯嘟囔。

“嗯?”庞籍收扇往包拯心口一点。

“我说自那晚上起,我的梦里便全是你。”

“现在呢?”庞籍挑眉。

“现在啊,现在我的梦里只有你啊!”包拯笑着抱住庞籍。

“那还差不多。”庞籍也笑着抱住包拯。

 废圃寒蔬挑翠羽,小槽春酒冻真珠。清香细细嚼梅须。


评论

热度(30)

  1. 以齐制宾那年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