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离别》包庞鼠猫

今天早上刷了瓦哥的微博,得知了金先生离去的消息,还看了发的微博故事,心里难受。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这么写,如果有问题可以和我说,我会删除的。纯粹只是想写些什么,OOC严重,也不甜,可以绕过。 







有人说一次告别,天上就会有颗星又熄灭。
早朝归来后,庞籍便一声不吭地将自己锁在房里,闭门谢客,包括包拯在内。包拯见状便默不作声地回了自己的府衙,埋头处理公务。开封府迎来了难得的宁静时刻,宁静得令人有些不安。彷佛感应到了什么,白玉堂想起身出去做些什么,刚到门口便被守着的展昭拦了下来。
“小猫,老包和老庞是不是吵架了。看他们这样,真是急死爷了。你就让我去宰相府探探吧,我保证不惹事。” 白玉堂急得在府衙内转圈圈。
“刚传来消息,遣宋使金使节于前几日在高丽国内突发急病过世了。”展昭低声。“这人前两天还好好地,怎的说走就走了。”公孙策叹道。“金大人和庞大人乃是至交好友,此人仪表堂堂、为人和善,特别精通音律,真没想到……”
“所以这段时间我们谁都不要去打扰他,让他清静下。”包拯沉声道,众人皆点头。
话是如此,可是到了隔天傍晚庞桶便急冲冲地敲开了开封府的大门。“不好了,我家公子病了。”
“走,先生,我们快去看看!”包拯闻言便拉着公孙策一同过了去。
“没事,普通发热而已,就一贴药的事。学生这就去写方子。”“那我去抓药。”公孙策和庞桶借故走了个干净。
包拯看看睡得昏沉的庞籍,暗叹了一下,又见着他额头的冰袋已经失去了效果,遂拿下重新弄了一个敷上。
头上的冰凉令庞籍渐渐醒转过来,睁眼便落入了一双温柔的眼眸之中。“先生说你正在发热,快,闭上眼,好好休息吧。”
“嗯。”庞籍听话地把眼睛闭上,任包拯摆弄。
“……醇之,想哭就哭吧,别憋着,啊!”耳畔还是那个低沉悦耳的嗓音,一股暖意从那人身上传来。
“他上周和我道别的时候,还笑说新谱了一首曲,归来后定要我给那曲填词。现在……怕是……再没机会了。门外若无南北路,人间应免别离愁。是不是道别的话不说出口这世上便不会再有离别?”很意外庞籍竟没有抽泣,只是嗓音中透着浓浓的低落和伤感。
“醇之,我曾经办过一个牛舌被割的案子,虽然那个案子小到不能再小,但是却一直令我记忆犹新。那头牛名唤英男,他和主人自小相伴成长,不想有一日那英男却被人割舌而死。虽然我替他严惩了凶手,但是也难以抚慰苦主刘全的伤痛。于是我们就坐在府衙门口,那时我对他说我很羡慕他们之间的情谊,或许上天只是觉得他提前完成了他的任务,所以带他去了极乐之地……”
“希仁说的我都懂,只是觉得世事无常。”庞籍打断包拯的话,感伤道。
“我还和他说,让他用一辈子去珍惜和英男的这段友谊。后来啊,他就用赔偿的钱买了一头小牛,起名叫忆男。前些天那忆男还做了妈妈,诞下了两头小牛。我想这就是他们友情最好的延续了吧。”包拯握着庞籍的手接着说道。
“我好怕你们有一天也会突然离开……”
“所以才更加要珍惜当下不是吗?上天给了我们不同的寿命和人生,不是让我们拿来自怨自艾的,而是加倍提醒我们要活得洒脱,活得精彩!更要活得有信念!”“说的不错!今后我也要更坚强才是!”感受到了包拯的乐观与坚定,庞籍觉得积压在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
“醇之,我已经办妥了各项事宜。不日便启程赴往高丽,一起去送金大人最后一程。”
“嗯,我要去和他好好道个别,还要把那首词填好......”

当时的他是最好的他,后来的我是最好的我。
可是最好的我们之间,隔了一整个青春。
怎么奔跑也跨不过的青春,只好伸出手道别。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