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归途》包庞鼠猫

你是我的初恋,有了你,我才知道,恋爱原来是如此美好。

紧张,期待,忐忑,黯然,直到最后那一刻的开怀。 

谢谢你给了我这一切。

“包子,今天难得休沐,我们去郊外踏青吧!”清晨,梳洗完毕的庞籍歪着脑袋,伸手戳着还趴在床上睡懒觉的包拯。

“螃蟹,想出去玩了?也好,一直呆在府里,闷坏了吧,等等我啊。”昨晚上秉烛夜读卷宗至深夜的包拯抬眼微睁,见这一身粉嫩头戴金冠的俏公子,只觉满身疲劳顷刻间一扫而空,遂翻身下床在庞籍唇上轻点了一下,乐呵呵地洗漱去了。

“死包子,脏死了!”庞籍用袖子抹着嘴唇气鼓鼓地说。不过红彤彤的小脸看着一点也不凶,反而超级可爱。

“好好好,我下次注意。”才怪,包拯暗暗在袖子里比了个差。“好了,我搞定了,等会和公孙先生说一声就可以出去了!”临出门,包拯还特意换上了开春时新定制的长衫,质地上佳的银灰色,宝蓝色的镶边衬得他整个人益发高大、帅气。

“呦,难得你今天的打扮能入本公子的眼。”庞籍笑道,骄傲地想这才是我的包子,普天之下独一无二的大包子,不过最美的当然还是本城花,哈哈哈。

“螃蟹~回神啦~展护卫已经驾着马车在外面等我们了。”包拯刮了一下庞籍的鼻尖,拉着他上了马车。

别说,展昭驾驶的马车和他的人一样又快又稳,不多时便载着包庞二人到了郊外一处山明水秀之地。百花争艳,小溪潺潺,莺歌蝶舞,一片大好春光。待寻得暂歇之地后,铺下一方地毯,摆出各类吃食,包拯牵出了风筝,庞籍捧出了蹴鞠,展昭抽出了钓竿。大家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大半天光景一晃而过。春意融融,暖风熏得人醉,申时刚到,庞籍觉得有些乏了,索性脱了鞋子倚在树旁,踩着青青草地,笑嘻嘻地看着包拯和展昭在不远处为了钓鱼的技巧吵吵闹闹,慢慢眼皮越来越重……

等包拯和展昭结束争执方才发现那桃树下卧着的小公子早已熟睡,呼吸清浅,粉色的花瓣飘落在他身上和那身衣裳融为了一体,说不出的娇俏迷人。“我们收拾一下回去吧。”怕吵醒庞籍,包拯低声对收获满满的展昭说。东西收拾齐备之后,见天色尚早,包拯便让展昭驾着马车先下了山,自己则折回去找庞籍。许是真累了,庞籍这觉睡得挺沉,怎么摆弄都没醒。是有多久没看到这样的螃蟹了?包拯宠溺地摇摇头笑了笑,靠近庞籍,拂去他身上的花瓣,抱起他往山下走去。坡是缓坡,人是心尖尖上的人,包拯边走边时不时低头看看庞籍,突然有句诗跃入脑海之中:沉伦锦年只如初见,岁月静好生生欢颜。

庞籍醒来时,睡眼惺忪地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坚实宽阔的怀抱之中,砰砰的心跳声令人觉得安心又温暖。“你醒了,睡得可还好?”耳畔传来包拯低沉悦耳的声音,让庞籍的嘴角止不住得上扬。“嗯,我刚梦见你了呢……”

陌上公子世无双,轻折桃花缓缓归。








我的心不大,只装得下一个你。

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

待得两人下了山,马车上的展昭却有些心绪不宁。

“大人,半个时辰前,卢大哥差白福来说陷空岛雪影居有急事催我去一趟。我可否请几天假过去处理一下?”

“那有什么问题?走,我们速速回府。”包拯一声令下,马车飞驰回了开封府府衙。马车停稳,展昭又即刻纵马奔赴卢家庄。

“哥哥们,找展昭可有急事?”一路风尘到了地头,四鼠早已在庄口恭候多时。

“展兄弟,五弟自前日偷偷溜回来之后,就把自己锁在雪影居里,再没露过脸。我们哥几个过不去那独龙索,现下也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所以这才急着找你过来。”卢方歉然。

“和他说那么多作甚,肯定是展小猫又不知道干了什么惹恼了五弟。听三爷的话,快去给俺五弟道歉!”

“三弟,休得胡言!不好意思,展兄弟,你三哥就一浑人,他的话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但是五弟是我们一手带大的,我们也总没见过他如此这般,所以不免有些焦急,还请你多多担待。”

“哥哥们言重了,展昭这就过去看看。”展昭见过礼之后,便施展轻功攀过独龙索直奔雪影居而去。

“三哥,你到底是不是真傻呀?!以五弟的秉性,他不惹恼人家就不错了。我倒是怕这五弟要得太多,自个变扭难受不说,迟早把小猫吓跑。到时候我们就有得麻烦喽。”

入得雪影居,展昭哭笑不得地看着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的空酒坛和置于其中的一只醉臭老鼠。

“玉堂,起来了。”展昭叹口气,俯下身戳戳倒地不起的白玉堂,作势想将之扶起。

“不是爷的猫都给爷走开!”白玉堂挥手打掉。反复几次无果之后,展昭只好拉着他的手将其从“小山”之中拖了出来,复又出去打了水,拧了手巾,小心翼翼地替白玉堂收拾。

脸上舒服的微凉让白玉堂渐渐醒转过来,发现朝思暮想之人此刻正在身旁。我不会是喝多了在做梦吧?!白玉堂使劲揉了揉眼睛。

“用那么大力作甚?看,眼睛都揉红了。”展昭心疼地止住白玉堂的动作。

“小猫?你不是生我气再也不理我了吗?昭,那天是我误会你了,是我无理取闹。我发誓以后保证再也不会了!”白玉堂嗖地跳起来紧攥着展昭的手,心急火燎地比划着。

“我没有生你气,我也没有要不理你。只是那天你在气头上,我怕你伤着那位帮我做卧底的姑娘,所以才让你暂时离开冷静一下的。谁知道回去你就没影了。”展昭既无奈又无语。这人总是像一团烈焰,稍有不慎真是伤人伤己啊!但是也正是这个人给了自己任何人都无法给予和替代的炙热爱恋。思及此,展昭的眼神又温柔了几分,却忽觉手背上有了些许湿意,刚想抬头望向那人,扑面而来的却是白玉堂的……吻。这是一个既绵长又狂野的深吻,直烧得人忘记了今夕是何夕,待回过神,那人已是轻车熟路,一路攻城掠地。

“昭,为了你,我一定会努力收敛自己的坏脾气。”白玉堂在展昭耳畔低声承诺。

“玉堂,展昭从未想过要你为我改变什么。展昭只希望玉堂以后不管做什么,在哪里,是何种情绪,都不要忘记你的身后还有一个我。不,也别忘了,除了我之外,你还有婆婆和哥哥们。”展昭回抱住白玉堂,缓缓地说道。声虽不高,却逐字逐句地敲在白玉堂心上。这些话也伴着白玉堂度过了只身办案、边关峥嵘、踏遍山河的岁月,一直到他们双双老去,解甲归田。

我会用最大的努力让你幸福,因为我爱你。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