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冤家下》包庞鼠猫

       世界上的两个人,相爱相伤,时而密不可分,时而吵吵闹闹,谓之欢喜冤家。

 

“你们都出去!出去!”离开封府不足五百米的一处别院厢房内传来声响。

“好好好,我们出去。五弟,你听话啊,好好吃药,好好养伤!”卢方向其余三鼠递了个出去的眼神。

“你说五弟,又不肯吃药,又不肯让我们近身,这样下去身体托坏了怎么办?”韩二哥总归是最心疼白玉堂的。

“能怎么办,我们又不能变个亲哥哥给他。况且那白锦堂也算死有余辜!”徐三爷永远嘴巴不把门,这不话音刚落,里面直接飞出个铜盆,咣叽砸在他面前的石板上。

“三哥,你就少说两句吧。他不让我们近身不打紧,有一个人肯定能近他身。”蒋平低声说道,眼珠子还不时股溜溜乱转。

“谁?”其余三鼠忙问。

“瞧,这不是来了嘛。”蒋平笑着拿手一指,一道红影从墙头飞入院中,正是展昭。

“请问白玉堂现在怎么样了?”展昭抱拳。

“不知道,他把我们都赶出来了,你等会自己进去看吧。”蒋平一摊手,其余三鼠跟着点头。

“既然展大人来了,那这里就有劳你了。哥哥们,我们撤!”见过礼后,大家纷纷各自回屋。期间徐三爷还想说些什么,被蒋平和韩彰捂着嘴巴拖走了。卢方看看展昭,再望望白玉堂的房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见此情景展昭索性也不进屋了,只提剑一言不发地站在在屋门口。半晌之后,屋内传来闷闷的声音“臭猫,你怎的不进来?”

“请问我现在能进来了吗?”展昭彬彬有礼地问。

“……进来吧!”这次的声音无力中带着恨恨的味道。

待入得屋内,只见满室狼藉,一只残破的药碗摔子地上,旁边一大滩药渍,不用说这祖宗肯定是发脾气没吃药。展昭暗自叹口气,再往里看,只见白玉堂整个人躺在床上,缩成一团,裸露的肩膀上血丝正从新包扎好的绷带中不断渗出,一身的凌乱和颓唐。这还是自己初识的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吗?不由心下一痛,加快了脚步。

“展昭,我亲哥哥是不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见得展昭进来,白玉堂忙转过身背对着他。

“是,而且他的尸体还掉下了通天玉吼,尸骨无存。”还是那个平静的声音。

“展昭,有没有人说过有时候你真的好残忍!”白玉堂闻言颤抖着又缩了缩身子。

“还记得在陷空岛时,我曾问过你如果有一天于公理于天理你最信任的人犯下了不可饶恕之罪,你会杀了他吗?”

“当然记得。你还说虽然很难,但你一定会。”所以温润如玉、呆萌可爱都是你给世人造成的假象,内里其实是一直都是超乎常人的冷血残酷。

“因为我曾经杀过。知道白菊花为什么那么恨我吗?因为她的师父正是死在我的剑下!”巨大的痛苦使展昭皱起了眉头。

“我听白菊花提起过,似乎她师父就是恶贯满盈的梅山老怪。”白玉堂看着这样的展昭不知怎的心下一突。

“那时我还没追随包大人,我跟他待了一年多,期间他教我武艺,又一直对我很好,但当我发现他的真面目之后,仍然选择即刻将之擒获。还记得那时白菊花曾跪下来苦苦哀求我,但是我还是……而我自入职开封府以来,亲手断绝的恩情、友情更是不知凡几。”展昭咬紧牙关紧握住拳头。

“傻猫,你图什么?”

“我图当然的也是一个义字。但不是快意恩仇的小义,而是海晏河清的大义。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白玉堂,你好好想想吧。我还回要去看着大人。”言罢,展昭低下头默默地离开了,独留下一只兀自陷入沉思中的白老鼠。

开封府内。

“先生,大人呢?”我这才离开不到半个时辰,大人怎么就不见了?又出意外了?

“大人没事,和庞大人正斗着呢。倒是展护卫你怎么又蒙蒙不乐啊?”

“我今天对待白玉堂有些过分了,他一定恨死我了。以后都不会理我了。”展昭伤心地说。

“展护卫,你啊什么都好,就是有两点不好,一是什么责任都要往自己身上抗,二是什么事都往坏处想。白少侠眼下只是一时没想清楚罢了,等他想清楚了,估计你打他、骂他、撵他,他都是不会走的!好了,别想太多,早点先休息去吧!时候不早,我也要去休息了!”公孙策伸个懒腰,摇着扇悠然地踱步迈了出去,留下一头雾水的展昭。

公孙策果然预言成真,一个礼拜后……

“真的,你们真的想好,要归顺我开封府了吗?”包拯喜出望外。

“没错,我们哥几个都想好了,以后就跟着你干了。”(韩彰)

“对对对,大爷也当回官,尝尝你这官粮到底有多香。”(徐庆)

“包大人,那日五弟把我藏在通天玉吼,是你让二弟提前带我离开,否则我肯能跟陷空岛一起沉了。我的命是你救的,以后只要是你的命令,就算是刀山火海,我卢某也绝不会说一个不字。”卢方抱拳。

“哎,你们都已经归顺了,那白玉堂呢?”包拯问出了展昭的心声。

“在这。”一个神采飞扬的声音从门卫传了进来,看到白玉堂又恢复了昔日的风采,展昭不由暗自舒了口气。

“五鼠结义,永不分离。哥哥们在哪,我自然就在哪。”

“你的伤好啦?”包拯关心地问。

“这点小伤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怎么?小瞧你白爷爷是吗?“老包,我这几天想清楚了,展昭或许是对的,没有约束的武力只会走向正义的反面。所以我们五鼠决定接受皇帝的招安。”白玉堂笑了起来,展昭也笑了起来,公孙策摇了摇头也笑了起来。

“太好了,皇帝早就喜欢你了。”白玉堂嗔目结舌,这叫什么话?偷偷望了眼展昭,刚才笑得可爱的喵喵此时已经拉下脸了。“你要肯接受招安,皇上肯定会封你一个四品带刀侍卫跟展护卫一样。”白玉堂哭笑不得地望向公孙策,公孙策笑着点点头。

“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变扭啊。还有,五爷我可先申明啊,当不当护卫我无所谓,反正我也不穿官服,更不想跟这只臭猫站在一起。”除非你不再摆着一张臭脸,天天笑给我看。“哪天要是我不高兴,还得找他跟我一决高下!”白玉堂抬手一指。

“哦。”展昭翻了个白眼。果然老鼠终究是老鼠,感情这锦毛鼠还想着比武哪,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喽!

自此啊,我们口嫌体正的白五爷就正式入驻了开封府,包拯还特地将展昭隔壁的房间腾了出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位爷对自己的房间总是百般嫌弃,每天晚上都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和展昭同住……真是鼠猫一家亲,快乐永不离啊!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