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冤家上》包庞鼠猫

补上上次刷剧时的脑洞(22集),本章无鼠猫。鼠猫放下章。

 

小冤家,你干嘛像个傻瓜?我问话为什么你不回答?

你说过爱着我是真是假?说清楚讲明白,不许装傻!

 

“先生,您快来看看大人怎么样了?”展昭满脸愧疚与自责。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光顾着白玉堂,大人也不会失足落水了。

“幸得蒋义士搭救,又及时帮他排出了胃及肺内的水。大人已无大碍,不日便可醒转。展护卫无需为此挂怀。”公孙策探了探包拯的脉搏,又仔细地检查一番后得出了结论。

“臭包子没事,真是太好了!”谈话间,门口突地滚进来一小只白衣人儿,原是闻得包拯溺水昏迷受到刺激从癔症中醒转的庞籍,此时却是连外袍都来不及披。

“真的?”展昭还不放心。

“嗯!展护卫你这些天也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看着,没事的啊!”公孙策拍了拍展昭的肩膀。

“没错,还有本公子呢!展昭你看你累得眼睛都通红了,快去休息吧!”

“既然大人没事了,先生,那我能不能去白玉堂那里看看?”

“你……罢了,去吧,去吧!”公孙策本准备说道展昭两句,可似是想起了什么,将倒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最终只是摆摆手示意展昭离去。

“多谢先生,展昭去去就回。”展昭抱拳,立即运起轻功纵身往府外的一处别院掠去。

“这对动物科的关系还是那么好!”庞籍望着展昭的背影感叹。

“那么庞大人呢?你和包大人这对食物科的关系又如何呢?”公孙策冷不丁地插了一句。

“我们当然是冤家死对头!”庞籍不假思索道。

“那学生就请庞大人找出第二对像你们这样的冤家死对头!”

“这……”清越的声音如绵绵细针刺得庞籍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庞大人,借一步说话。”公孙策让四大柱在房内守着包拯,复引着庞籍入了外室。

一壶清茶,两只茶盏,雾气氤氲。

“公孙先生想问什么?”庞籍望着杯子中的水气,状似漫不经心地问道,只不过微颤的手还是泄露了心底的真实情感。

“在庞大人眼中,包大人是怎么样一个人呢?”

“除了断案如神、体恤民情之外,其他一无是处,特别是看到了漂亮姑娘就走不动路,人家说什么他都信这点最讨厌了!……”庞籍提及包拯便数落个没完。

“那您是喜欢他哪点呢?”

“当然是他的赤子之心了……呸,谁说本公子喜欢他!臭包子,烂包子,本公子最讨厌了!”

“庞大人,解释就是掩饰。说实话吧!”

“……好啦,我是喜欢包子。”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庞籍低头承认心事。

“此事我家大人可曾知晓?”公孙策一脸平静。

“就他那点情商,先生说呢?”庞籍咬牙切齿。

“那就是不知道了。庞大人就准备一直像现在这样?以包大人的性格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察觉到你的心思。”

“我等……”

“等?等到几时?等到他新婚燕尔还是儿孙满堂?”公孙策的话一字一句地敲击在庞籍的心上,震得他心神恍惚。

“除了等,我又能如何呢?”庞籍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语气绝望又无助。

“庞大人为什么不试试把话挑明呢?”公孙策折扇一收,掷地有声。

“先生,我怕我说了之后和他之间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啊。”庞籍苦笑道。

“那倒未必,以学生之见,包大人对你也是有爱慕之情的,只不过有些人总是会习惯性地忽略心中的真实情感。庞大人,可愿意和学生打个赌?”

“怎么个赌法?”

“庞大人可先在屋外等候,如果包大人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出门找你。那学生希望大人勇敢些,能把心中的话告诉给那个人。”

“如果不是找我呢?”

“那学生更希望大人勇敢些,有些东西还是放下为好。”

“好!”是啊,一直这么下去真的不太好,赌就赌吧!

“先生快来,大人似乎要醒了!”屋内传来柱子们的喊声。

“学生先失陪了,望庞大人好自为之。”公孙策抬脚大步进了内室,独留沉思的庞籍一人。

此时庞籍内心:啊,怎么办?我今天来得太急,衣服也没换,胡子也没刮,头发也没梳,这幅摸样被臭包子看了去可怎么得了?!不行我得想办法掩饰过去!咦,那不是上次我扮鬼吓包拯反而被他打得滚下桥的鬼面具吗,有了!

正当某人在为无聊的事想对策时(庞籍:事关脸面,才不是无聊的事),床上的包拯在一通咳嗽之后醒转了过来。

“大人,你终于醒了!”公孙策和柱子们惊喜万分。

“你看着我,我是你大人吗?”包拯似乎还有些不清醒,惊叫道。

“大人,这是几呀?”张龙比了个数字。

“一!”

“是二啊,大人,你又错了。是大人,就是包大人啊!”这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我还活着?我还没死?”

“没死!”

“展昭呢?其他人呢?”包拯还有些不相信。

“他们都去休息了,你们都没死!”公孙策难掩激动。

“都没死?”包拯继续提问。

“嗯!”公孙策回答得斩钉截铁。

“太好了!都没死,都没死……”包拯大大松了一口气,彻底瘫倒在床上。

“放心吧。”公孙策安抚地拍了拍包拯。

“啊,不对,庞籍!”包拯一下从床上惊得弹了起来,不管不顾地快步出了房门。留下一脸懵逼的柱子,和在后面看得直摇头的公孙策。唉,庞大人,以后这傻子就归你管了,你可真要自求多福呀。

庞籍看着一身中衣的包拯内心打着小鼓:包子穿这样就出来了?他真是来找我的?不管了,看我的。最终心一横,从躲着的地方一跃而出。“我死的好惨呀,快来给我陪葬!”

“你还活着!”包拯看到庞籍惊喜万分,一把揭下他脸上的面具,将紧紧他抱入怀中。

“干嘛,你严肃点。我在装鬼呢!”庞籍故作惊讶,难掩心中那份窃喜。

“死螃蟹,能看到你这副死样子,我真是太开心了!”包拯将庞籍的脸捏来捏去,揉来揉去,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哼,不知道谁的鬼样子,差点变落水鬼。”庞籍挣脱包拯捏脸的手,揉揉有些疼的脸。

“对了,不开玩笑,你要认真保护你自己。白菊花下一个目标就是你!”包拯揉住庞籍的双肩认真地说。庞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包拯,一时有些无法适应,只好借假笑掩饰一下内心的羞怯。“哈哈哈,终于轮到本公子登场了!那你怎么看出来我装鬼啊?”

“从来没有见过哪个死鬼死了以后还没有放弃那么辣眼睛颜色的鞋的。”包拯又恢复了往日玩世不恭的模样。

“辣眼睛吗?没有啊。红的颜色,多好看,你看,多鲜艳。哈哈哈,也就只有我们庞家才能做出那么好看的鞋子!”庞籍故作自我陶醉状,回过头,见包拯已经转身走远了。“唉,死包子,等等我!”嘿嘿,死包子,这么说你心中也是有我的喽?哼哼,那就待本公子出手,保准将你手~到~擒~来~

 

喊声天,喊声地,喊声冤家。想着你,盼着你,心乱如麻。

千句话万句话,喉头打架。谁知道见到了你,只会发傻!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