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包子》包庞鼠猫

昨天自己把自己虐到了,不行,甜回来!



世人谓我恋包子,其实只恋包某人。

庞府上下都知道庞籍最喜欢吃的食物是包子。天天要吃,顿顿要吃,时时要吃。总之,想起来就要吃,还吃不腻。有时“庞桶,今天的包子每个都给我抠个月牙!”不用猜,肯定又是生包大人的气了。
而庞籍在开封府的日常是这样的:
“死包子,我饿了。”小公子坐在椅子上无聊地挥着手。
“还是吃包子?”一个温厚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废话,当然是包子啦。要肉馅的!城门口那家的!”庞籍努嘴。
“那我这就去买!”包拯出门。
“怎么去了那么久,饿死本公子了!”庞籍边摸着饿扁的肚子心想,照理说半个时辰前就应该回来了啊。正想着,只见一个白面大高个从外头蹦跶了进来。
“螃蟹,饿坏了吧,包子我买回来了!抱歉,抱歉!”
“快,把包子拿来!”饿急的庞籍一把抢过包子,却忽略了身边包拯微微有些不适的表情。
“哼,这包子都冷了。本公子不吃了!”臭包子、死包子,买好包子不知道又死去了哪里,不知道本公子最讨厌冷掉的包子啊!包子一定要热乎乎的!庞籍越想越生气,不小心就把包子弄掉了。被咬了一口的包子咕噜噜地滚到了包拯脚边。包拯一语未发地将包子捡起来,拍了拍送进了嘴里。
“本...本公子,不是故意的。算了,我回去了!”庞籍气呼呼地迈步出了府衙。怎么搞的好像错的人是我?呸,本公子以后都不理你了!
谁知庞籍才刚出得开封府,便听见。
“哎,你听说了没有?今天包大人买包子的时候遇着刺客了。”路人甲
“是啊,听说为了保护手里的包子,衣服都给划破了。真是个清官啊!老天保佑他长命百岁!”路人乙
什么?包子遇到刺客了!这个傻瓜!庞籍一寻思,马上拔腿往回走,进门只见那人还站在那里落寞地吃着包子,可怜巴巴地活像个被主人丢弃的小宠物。
“臭包子!你刚遇着刺客的事怎么不和我说?快给我看看伤哪了?”庞籍焦急地询问。
“我不是怕你担心吗……没事,就背上给划了一条口子……”包拯不好意思地说,边说边指了指后背,果然后背的衣服上有着一条长长的口子从肩膀直达腰处,所幸未见有血流出,只是有条红肿的印痕罢了。“嘶,别碰,疼!”随着庞籍的碰触,包拯抽搐了一下,整个脸都皱在了一起,活脱脱一个白面大包子,看得庞籍又心疼又好笑。
“包子还有吗?”庞籍伸手。
“有的,可是已经冷掉了,你说过不喜欢吃冷的...”
“可我现在觉得这包子一点都不冷了,真好吃!我最喜欢吃包子了!还有我也最喜欢你了,大白包子!”
“我也最喜欢你了,我的小螃蟹!”包拯笑得眉飞色舞,那飞扬的神采点亮了整个开封府和庞籍的心。

半个时辰前,太白楼。
“展小猫,我问你,除了鱼你还喜欢吃什么?”白玉堂玩着筷子、支着下巴,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展昭问道。
“好吃的都喜欢啊!”这是吃货的标准回答。
“不行,必须说一样。”白玉堂撇嘴表示不满。
“包子。”
“为什么是包子?你该不会也喜欢那啥吧?!”白玉堂差点要跳起来揭桌子。
“因为方便啊。”
“方便?”
“是啊,展某可是很忙的。看,包大人又遇刺了,我去去就来。鱼帮我留着,不准动啊!”
“知道啦!”难怪这小猫明明那么能吃还是那么瘦。往后爷要多带些好吃的,把你养得胖胖地,这样手感才好!

这,就是爱?
这,就是爱!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