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青天14》包庞鼠猫

依然是鼠猫,总算花了14章写完了整个故事。谢谢大家观看,撒花!之后会不定期更新一些故事,以轻松为主。这个写得太累了,TOT自己挖的坑含泪也要填上。

 

狂饮之不畏风霜更销魂,恣只为一人敛三分。

侠出鞘为歌入鞘尚余温,衷勿需言之亦长存。

是恩怨休提,情仇不问;指尖飞蝗,袖里锋刃。

 

驿站厢房内,将大鬼安顿好之后……

“小猫,你说,这老头说的话可信吗?该不又会是引我们上钩的局吧?”

“应该不是。他都敢入住驿站了,而且中原六鬼和襄阳王也不过是合作关系,没必要骗我们。最主要的是他提供给我们的武功路数,我确定那是真的。”

“没错,我们都和他们交过手,也算是知根知底了。爷爷这回就要把上次的债和他们好好算算清楚。”

“对了,玉堂。你说公孙先生和哥哥们什么时候能到?也不知道大人怎么样了?”想起包大人,展昭有些黯然。

“哥哥们明日午时之前便可到达。公孙先生拜托了狄帅发函给驻扎此地的王将军,兵马随我们调遣。先生还说已经从周道然处拿到了尸毒的配方,不日便可研制出解药。你放心,包大人吉人自有天相!”白玉堂捏着两张字条递予展昭,展昭见状稍稍安心了下来。

“那我们今晚就请王将军出兵围住医馆。然后我们两个再悄悄潜入救人。”展昭提议。

“为什么不等哥哥们来了再一起行动呢?不是更安全些吗?”白玉堂听闻,心突地一跳。

“你没听那老先生的话吗,只怕是多等一分,他们就多危险一分。现在把握已经有六成以上,我们总得尽力试试。”展昭果决道。

“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我就是不想看到你受伤!更不想看到你为他人搏命,即便那个人是我也不行!我爱你啊!昭!看着我,你做哪些事的时候可曾想过我?”白玉堂猛然将展昭搂在怀中,声嘶力竭地大喊。

“玉堂,我知道,展昭都知道。展昭知道每次受伤,玉堂的脸色都极差,也知道你总会背着我去惩治那些伤我的人。更知道为了让我能多休息,每次远的累的差事你都抢着去做。可是玉堂,难道你忘记了我们是为什么入的开封府吗?”展昭温柔地轻拍着白玉堂的背,安抚着他。

“以我手中三尺青峰守住一方青天!”

“那玉堂可还记得五义归顺开封府的第一个晚上,包大人说的开封府三宝是什么么?”

“当然记得。包大人说开封府三宝是代表法治精神的石狮子、桌案上的律法和身为执法者的我们,正义的立法、公平的法律和清正廉明的执法者。这也是我一直追随包大人的原因。”回忆起那天晚上的温馨,白玉堂和展昭相视一笑。

“没错,我也是。那玉堂知道何谓勇敢?”

“勇敢就是有勇气、敢担当。就是有胆量突破极限,有正气挺身而出。”

“玉堂所言甚是。但于展昭而言,勇敢不止关乎胆量,更多的则是奉献和牺牲。为了信仰牺牲时间、亲情甚至生命。而我从未质疑过我自己的信仰,也对自己的选择从不后悔。”白玉堂看着展昭那温润中透着坚定的眸子,突然明白这么多年为什么会无怨无悔地拘着自己跟着他的脚步一路走到今天。只因这只看似傻乎乎又不懂变通的呆猫,其实一直比被人想得透、看得远,他就像是一道光芒在指引着自己,而这样的人一旦靠近,怕是一辈子都放不开手了吧!

“说得好。昭,方才是我太狭隘了。也罢,那今晚我们便博上一博!”

“好。”看到白玉堂又恢复了恣意洒脱,展昭点头赞许。

“但是现在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好不容易恢复正常,又要不按牌理出牌了吗?展昭疑惑。

“当然是保护好自己,然后等此间事了,我们就成亲!”

“……”

“不是吧,展昭,那么多年了,你还不信我的真心啊?!是不是要我把心剖给你看!”看到展昭沉默,白玉堂焦急万分。

“好。”

“我说你倒是说话呀,你说……好?!”几不可闻的一声在白玉堂耳中炸了开来,望着满脸羞红的展昭,竟一时无语。

“是,我说好。等回去我们就成亲!但是玉堂也要多注意安全!”展昭言罢,鼓起勇气对着白玉堂的嘴唇亲了一下。这蜻蜓点水的一下让白毛鼠的脸也噌地红了起来。

“哈哈哈哈,这么多年,你终于是爷的猫了。别走,让爷亲回来……”

 

月色下的陈州医馆透着诡异,此时众人已在指定位置整装待命。

“我和玉堂就先进去了,这里有劳王将军了。”展白二人抱拳施礼。

“放心,包在末将身上,保准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

“嗯,事不宜迟,我们上。”白玉堂接口。

待得两人入了陈州医馆发现果然如大鬼所言里面已是一片狼藉,许是教众都跑光的原因,进来许久都未见人影。

“走,去地牢看看!”

两人一到地牢,发现里面竟然也是空无一人。

“不好,快追。”

两人马上纵身出去一看,只见几道黑影正带着两只“粽子”准备离开。

“哪里跑?”言未落,袖剑和飞蝗石早已飞出,正中其中一人手臂。

“啊呀。”那人吃痛之下,丢下了其中一个,展昭忙飞身接住,定睛一看正是白菊花,便一剑斩断了捆绑的绳索。

“快,救哥哥!”白菊花一恢复自由,马上跟在白玉堂的后面狂奔而去,倒把展昭一个人落在原地。展昭见状无奈摇摇头,便也飞身跟上。

“你们已经被重兵包围了,如果放下他,兴许还能跑得掉。”白玉堂举剑将带着另一人的两道黑影逼至角落。

“真是一个嚣张的小子。看来上次的苦头是没吃够啊,呵呵呵!”又是这讨厌的声音。

“少废话,看剑!”白玉堂怒而出剑,气势如白虹贯日。

“不肯能,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强。老四,快来帮忙!”讨人厌的主人大惊,忙吆喝人帮忙。

“你的对手是我。”展昭赶到,一剑拦下正要上去帮忙的四鬼。

“这边也好强,老二、老五呢?”

“不知道啊。”

“可恶!”

“住手,放他们走吧,我跟你们回去!”出声的正是白知秋,原来刚才在打斗过程中,白菊花已经乘乱将白知秋解了穴、松了绑。

“好机会!”“快走!”听到白知秋的喊声,展白二人略有迟疑,那两道黑影便乘机逃了。

“晏大哥,他们跑不掉的。”展昭说。果不其然,出去后只见四个黑影已经被制服在了地上。

“都是我不好,我既有负嘱托,又愧对皇上,真是不忠不义!我……我……”白知秋说着便要自尽,幸而被白玉堂及时拦下。

“呦,这说着就要寻思啊。你可知你妹妹找了你多久?还差点害死小猫。”白玉堂咬着牙说。

“晏大哥,大伯他到死都一直念叨着你。还有,皇上也未曾怪罪你。你还是先进宫一趟吧。”展昭也叹了一口气。

“来人呐,把他们都押下去!等候发落!”随着一声命令,一切都尘埃落定。远处黑沉沉的天际忽而出现一条白光,天,即将破晓……

 

“玉堂,没想能轻易了解此事。倒是要害哥哥们白跑一趟了。”展昭歉然。

“怎么会白跑呢?我们不是还要成亲吗?正好来商议一下事宜。”

“大家都还在看着,还望白五爷注意下形象!”

“对着你这傻猫,爷哪还有形象可言?”

“那展昭先失陪了,这里就劳烦白!护!卫!了!”

“喂,展昭,你给我回来!!!!!”

 

世人嘲我讽我讥我谤我,安然一笑过。

世人恼我嫉我敬我羡我,却又奈我何。

愿携手遍游好山河,剑光破夜分清浊,将马勒并辔看天高地阔。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