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青天13》包庞鼠猫

应该还有一章这个青天系列就可以完结了,本章纯鼠猫。


酒且生柔肠侠骨青云意,琴且生错付一痴心。

红衣翩然去进退敬如宾,剑不论所求且相惜。

酒若逢知己千杯还再饮,琴若逢知音掷千金。

扇上一折风流以花为邻,剑影交错间若逢你。

 

“这里就是中原六鬼的老巢么?竟然在陈州医馆!看来那两个老贼可是隐藏得够深的啊。”白玉堂撇嘴,现在想来,当年在追查庞昱送黑银上京和抓拿天师的过程中就已经发现了好多与之相关的细节之处,只是后来都被那场丧尸惨案掩盖了下去,而庞昱和襄阳王也早已作古了多年,没想到牵扯那么深远。

“玉堂,谨慎些。”光是中原六鬼单凭我俩应付起来就有些吃力,更别说组织里还有其他人呢。

“放心,吃一堑长一智。刚才我已经飞鸽传书给公孙先生和哥哥们了。现在我们就先在这里埋伏着,看看有没有机会先抓个人问问里面的情况。”白玉堂眉一挑,小声说着,下意识地伸手握住展昭。小猫当时全身是血死活不知的样子不断在脑中回放,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害怕,我可不敢再任性第二次了……

“嗯。”感受到那只微凉的手竟有些微微颤抖,展昭心下了然,遂抬起另一只手覆住两人交握着的手。一阵暖意顺着手掌传递过来,白玉堂抬头望进一双温润的眼眸,一个愣神,只听得医馆的门此时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细缝,两个身影从里面鬼鬼祟祟地溜了出来,马上定住心神竖起耳朵。

“唉,你说我们为什么要逃跑?”

“你傻呀,听说这次六鬼大人任务失败得罪了朝廷。这几天已经陆陆续续逃了好些人了,我们再厉害还能斗得过朝廷?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嗯,有理,那我们快走。”

“现在……我们是要追吗?”白玉堂一头黑线,这都是什么事?!

“等等。”展昭眼神示意白玉堂稍安勿躁,暗想他们的衣着和言行必定不是核心成员,有价值的信息必然不多,暂时还是不要打草惊蛇,静观其变。

就这样两人从日暮一直等到夜深,终于那门又开了,这次出来的竟然是中原六鬼之一,只见他的斗篷破损了一角,身上似还带着伤,步履蹒跚地往远处遁去。

“走!”“追!”见机不可失,两人马上紧紧跟上。追到一处郊野,确定四下无人,立即飞身上前。

“什么人?”感应到了身后有人,那人像惊弓之鸟一样猛然回头。

“老朋友,风流笑傲天下我一人的白爷爷!和一只……”不狷狂便不是白玉堂了。

“展昭!你们已经来了?太好了,快,快保护我!”看到二人,那人竟然言语中透着兴奋,边说还边把兜帽取了下来,露出一张饱经风霜的老脸和光秃秃的脑袋,正是中原六鬼中的大鬼。

这又是什么情况?展白二人面面相觑。

“是这样的,其实自从襄阳王倒台了之后我们过得并不好,每年都有大量弟子偷偷逃走。这不,刚才还又跑了两个。再加上这次皇宫的事情,现在全国上下都在通缉我们。所以,我就想把中原六鬼解散了,虽然生活清苦些,但好歹不用再提心吊胆不是。可是老二、老三、老四、老五都不同意,还联手把我赶出来了,你们看看还把我打成这样。唉,谁来可怜可怜我这年纪大了又后继无人的个老人家,555”大鬼说着说着就像个孩子一般地哭了起来,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还特地把斗篷脱了,露出一身深浅不一的伤痕。

“那白家兄妹呢?”展昭努力憋着笑,白玉堂则早在一旁笑得捶地。

“喂,你们这样的行为真是不尊重我这个老人家。白家兄妹被关在地牢里,我们忙着,还没空处理他们。”

“如此甚好。”闻得二人没事,展昭明显松了一口气。

“但是……”

“喂,你这老头怎么说话大喘气啊!有话能不能一次讲完啊!”白玉堂气不打一处来。

“我想说,但是现在我被赶出来,之后就不知道其他几个会怎么对付他们了。”

“那能否老先生带我们进去救人呢?”展昭抱拳。

“唉,你们看我都这幅样子。再带你们回去,是嫌我命太长是不是?不过……”

“还不过!快,一次说完!”白玉堂暴躁。

“不过我身上有组织的分布图,我还可以告诉你们,他们几个人的武功路数,然后人都跑得差不多了,你们两个应该能应付的过来。这次我真的说完了。”

“有图不早说,快拿来。”

“年轻人不要这么急躁吗,先保护好我再说。哎呦,我这把老胳膊老腿啊。”

“那就请老先生先跟在下回驿站休息吧。那里有重兵把守很安全。”

 

闻众生多苦难得归期,江湖纵马年少意气!

若是天地见我一人独行眉间不落愁,若是我曾见你孤马由缰万事染心头。

愿携手遍游好春秋,剑光破夜摧腐朽,共执手相逢一笑尽忘忧。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