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招亲》包庞鼠猫

抱歉,更得晚了点。哇,超过40粉了,往后要更努力更文回馈大家。这一章是以公孙先生为主的,不喜可绕道。



浅笑露端方,如玉温良,一袭月白竹裳。

他折扇轻晃,唇角微扬,俊朗世无双。


书接上回,本人复姓公孙单名一个策字时任开封府主簿师爷,开封府尹包拯人称包青天的得力助手,开封府三口铡刀的设计制造者。由于我懂医术,心思缜密,和蔼善良,见多识广,足智多谋……故而被后人尊称为再世诸葛。但是大家有所不知的是,我,还是整个开封府的“家长”。没错,就是“家长”!

瞧瞧,“先生,包大人今天又没正常办公偷溜去玩了。”“先生,展护卫又偷池塘里的鱼吃了。”“先生,白护卫又把房顶踩坏了。”“先生,这次公出的单据能不能报销?”……每天为了琐事忙得焦头烂额,还要不时客串情感专家给家里的傻小子们支支招(别问单身的我是怎么办到)。每天我都忙碌并快乐着(应该吧)!

不过最近我也有了自己的烦恼,那就是我发现近来身边总是会不知不觉聚集好些带星星眼的少女。本来这也不是件坏事,可是她们总私下偷偷举着包策、展策的牌子对着我和同事们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暧昧地笑着。喂,那边那两个举着白策、庞策的就有些过分了!还有为什么都是我在后面?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名字在后面的含义!

唉,生气归生气,但若是刻意忽略,其实对生活也无甚影响,反正她们也不会真拿我怎么样。但是这些事情迟早会传到那四位的耳朵里,我可不想糊里糊涂地做个背锅侠。事不宜迟,我还是先去找包拯商量吧。

走进会客厅一看,嚯,难得这四位都在,原来他们也听说了这些事,正在瞒着我商讨对策啊。白玉堂这个人心眼也忒小了,定要找机会好好整整他。庞大人嘴上说着没关系,可还是眼眶微红,看在你们是真心为我着想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们想想办法吧。又来比武招亲?!其实我只是想说找个人假成亲就行了……所以包拯你活该被打。要比医术啊,听着挺有意思的,还有江先生也会参加,早想和他切磋一下了,好吧,那我就答应下来吧!

五日后,开封城内比武招亲擂台上。

“开封府主簿师爷公孙策在此招亲,若有医术比其更为高明者,便可与之喜结连理,有人可愿意上台一试?”

“哦,这是号称小医仙的峨眉派玄紫姑娘,才一道药理题便败了。”

“啊,那是京城第一女神医卫大夫,公孙先生也未免太不怜香惜玉了吧,竟然要现场解剖活青蛙。看,直接吓哭了。”

……

就这样在众人的围观之下,一位接一位医术卓越的姑娘或是黯然离场,或是直接吓哭被带了下去。

“咦,怎么上去个男的?”

“男的怎么了?当年展护卫比武招亲的时候,白护卫不是也上去了嘛。两人还因此凑成了一对,真是羡煞旁人。”

“哇,这位先生也好帅,好有仙风道骨的感觉。不行了,我的展策站不住了,我支持这位先生,加油啊!”

“公孙先生,你说我们应该怎么比试呢?”江子云施施然问道,仪态风流,目光灼灼。

“江先生医术的学生是领教过的,也十分佩服。但此番关系到学生的终身幸福,因此我们就比赛辨药吧。等会我们各自取十味药材命人煮水,然后互相品试,答案最相近者获胜。先生意下如何?”

“如此甚好。”

“螃蟹,你是怎么说动江先生帮我们的啊?”围观群众之一包拯低头咬庞籍的耳朵。

“哦,其实是师父在为你研制尸毒解药之后,就一直想找机会和公孙先生再互相讨教一下。所以这次就很干脆地答应了。”庞籍小声回道。

“那你说,这次比武招亲会不会达到我们预期的效果,万一江先生输了怎么办?”包拯不太放心。

“大人,你们看,好多人都悄悄把那些牌子丢掉了。”展昭一指地上说道。

“老包,老庞,看来这些所谓粉丝会的人见异思迁的速度也不慢么。”白玉堂心情不错。

两个时辰过后……

“他们都太厉害了!水都不用尝,靠闻就能分辨了。天色不早了,算了,不看了,大家都散了,回家回家!”

“这开封府比武招亲真不靠谱,一次两次都没个结果。走了,走了!”

日暮西沉,围观群众终于是走得一个不剩。

“公孙先生,看来今天的比试是分不出胜负了。”

“是啊。对了,学生最近得了一颗所谓的九转还丹,先生有没有兴趣一同研究一下啊?”

“承蒙先生,草民自当奉陪。”

“那我们回府详谈吧。请!”

“请!”


谁于昨夜星辰昨夜风,见你画楼西畔桂堂东?

前朝明月今时同,往事还如一梦中。

金樽薄酒,白马轻裘,不带吴钩衣锦绶,莫笑莫辩莫问莫怨。

一江东流,随波情愁。

独上西楼,看明月悠悠;再说风流,公子回眸。

策马而去不问旧游,束竹一曲中共醉今秋!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