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求亲(包庞鼠猫)

呃……最近鼠猫戏份有些少啊。在青天11会多加些,最近虐得自己有些难受,写篇小甜文弥补下。讲的是包包求亲的故事,鼠猫么,让我再好好想想。那一对比较欢脱,求亲的故事也要异于常人。猫猫已经表白过了,求亲这种事应该让吱吱来了吧……嗯,先吊下大家胃口(主要是暂时还没生成此类脑洞)


持有一半的梦尚未回还,许三生缘定的千万羁绊,一条殊途,绝不回转。
你眼中倒映的星河烂漫,是不曾见过的世外梦幻,万水千山,你陪我看。
为你闯出的前方,贯穿世界的消亡,将弱小的自己藏匿抹杀。
“啊,好无聊啊!包子,你说我都休息两年了。这两年虽然我过得很轻松、愉快,可是总觉得好像少些什么?”某日风和日丽,无事可做的庞籍趴在躺椅上懒洋洋地对包拯说。
“看来我的小螃蟹马上就要变成大家的喽。”包拯走上前宠溺地将庞籍搂在怀里,轻轻地摇着。
“臭包子,你什么意思?”庞籍气嘟嘟的样子好可爱,真像是一只虚张声势张牙舞抓的小螃蟹,让包拯忍不住在他脸颊上啄了一下,这下小螃蟹变成了熟螃蟹了。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你个半文盲干嘛在我面前吊书袋子,好酸。”庞籍装模作样地捂着腮帮子偷笑。
“螃蟹,在我心里,你就是那鲲、那鹏。你有你的抱负,哪怕是曲高和寡,纵然是被世人误解,即便受尽风霜,你都会矢志不渝。开封府后院这方小池塘已经拘了你两年了,也是时候该放你走了。”
“突然这么正经干什么,这事的容我好好考虑一下。”面对一本正经的包拯,庞籍有些拘束起来。
“嗯,等你考虑好我们就进宫面圣。但在此之前,你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要什么你只顾管说。别说一件,十件二十件都答应你。”庞籍昂着头傲娇地拍着胸脯心想,本公子有的是钱,什么都给得起。
“不用那么多,我只要你就够了。”
“什么?什么?你什么意思?再说一遍。”庞籍不解。
“我说我要和你成亲。我要我们永不分离!你听懂了没?”包拯故意大喊。
“喂干嘛那么大声,被人听见怎么办?”庞籍的小脸又刷一下红了,他急急忙忙捂住包拯的嘴不让他发出声音,却感觉有湿湿热热的东西划过掌心,竟是包拯的舌尖,逗得庞籍心里痒痒的,又不敢抽回手,不禁发出低低地叫声,好一派旖旎风光。心猿意马间,不知是谁点着了那把火。耳鬓厮磨间,不觉已是华灯初上。
晚膳时分当着开封府众人的面,包拯取出腰间一方玉佩单膝跪地。“螃蟹,这方玉佩乃是我家传之物,我自幼家境贫寒,这玉佩便是全部祖财,你可愿意收下?同时,我,包子在这里再一次郑重向你求亲。请求你做我的伴侣,携手共度余生。你可愿意和我成亲?”
刹时,庞籍的那小声愿意就被淹没在了一片“收下”和“成亲”的呐喊中。
“哟,庞公子这答应得好快啊。学生在这里祝你们这对斗鸡小媳妇,有情人终成眷属。”
“先生就别嘲笑我了。”庞籍闹了个大红脸。
“小猫,你看老包和老庞,他们都蟹黄包了。那我们哪?”白玉堂羡慕地挠着展昭,小声地咬着耳朵。
“不要。”
“为什么不要?”
“懒。”展昭说着就起身打了个饱嗝,慢悠悠地走了。
“喂,别走啊。展小猫、展昭、展爷,我叫你爷还不成吗?我们也成亲吧!”
......看来我们的白五爷追妻之路还很漫长啊,偷笑,撒花。
你的手穿透我这整个胸膛,记忆与爱填满这一颗心脏。
从前所有未能说过的话,所有为你而行的空幻梦想,都不及此刻与你许下的愿望。

评论(1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