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青天10》包庞鼠猫

背景设定:庞籍去襄阳一年,回来休息两年,任一品官两年,共五年。

嘿…待我长发及腰,嘿…归来娶我可好?

等你等的忘了笑,旧了头上的金步摇。

啊…每一天的煎熬,啊…不想别人知道。

默默为你祈祷,相信你是我的骄傲。

“皇上,此事非同小可。请容许末将彻查整个皇宫。”

“好吧,传朕旨意,彻查皇宫。重点排查入宫五年以上的宫人和侍卫,一个都不能漏过。怎么了,小潘子?神色怎的如此慌张,发生了何事?”

“回皇上,是……是阿飞,他昨天连夜出了宫,留下了这张字条。”小潘子支吾地呈上一张一指宽的字体,上面字迹工整,是正主笔记无疑。

“吾皇,见字如面。属下原名白知秋,为中原六鬼之一,十二年前化名齐飞,得幸随侍皇侧。皇恩浩荡,没齿难忘,望珍重!”

白知秋……莫非是……行过礼正准备起身的展昭只觉心下思绪翻涌,顿时胸口一滞,张口一道血箭喷射而出,整个人不受控制向前,只得以手支地。

“展小猫(展护卫),快宣太医!”

“怎么样了?”

“回皇上和各位大人,展大人吐出的是淤血,不仅无碍,反而对伤势恢复帮助很大。加上展护卫身体健朗,不日便可痊愈。”

 “皇上,虽然齐侍卫反贼身份已经曝光,但末将建议还是有必要全面彻查皇宫。试想他们连皇上身边都能安插人手,偌大皇宫混进来的人应该不会少。”

“嗯,有理,那就任然按原旨意办理。两位卿家还有何事?”

“皇上,臣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可否……”包拯边说边向两边使眼色。

“包卿留下,其他人退下吧!”赵祯大手一挥,屏退了左右,大殿内独留二人。

“皇上,请您告知微臣当年寇相被贬值流放的内幕。”

“包拯,此事涉及到整个皇家,朕无可奉告。”

“皇上,可还记得刘令仪?”

“可是……靖和有了消息?”

“他现在正在府衙之中,他递了状子要替刘府满门追拿真凶,开封府现已受理此案。他亲口对微臣说,灭门之事与当年寇相被贬有关。”

“朕始终是对不起寇相和靖和一家……也罢,当年朕年纪尚幼,襄阳王野心早已昭然若揭。若不是太后和寇相拼死护住了朕,这天下早就……当时的刘文清更是公开站在朕这边。那时我们都以为能够扳倒王叔,结果……最终还是棋差一招。”赵祯气势委顿了下来。

“故而……之后庞义舟案,朕才会那样对待庞籍。不是朕和太后不想出手,而是当年寇相都扳不倒他,我们实在是不能再经受一次打击。若朕和太后当年保下了庞义舟或是公开支持庞籍,难保庞府不会成为第二个刘府。我也知道,这些年他虽然尽心辅佐我,不过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罢了,心中始终还是怨着皇家的。好了,朕乏了,退下吧。”

“微臣告退。”包拯默默退出了大殿和狄青、展白等人一起回了开封府,一路无话。

“今天将大家在召集这里,为的是请你们给本府解惑。”包拯辞别了狄青回到府衙内立刻召集了一干人员进行商讨,连江子云和肖玉郎都在内,独缺被禁闭的庞籍。

“大人请讲。”

“江先生,你是如何会在此时恰好出现在我开封府呢?”

“大人我的目的你是知道的,前几年我的线索一直是在边关地带,可是这两年我发现线索正逐步开封集中,所以就一路追查了过来。至于为何会来开封府,是因为……”

“那个烟花。”

“对,那个烟花就是……那夜的烟花……我找了他们十几年……错过了……谁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

“先生,我懂,我懂,请稍安勿躁。”看着陷入回忆情绪激动的江子云,包拯极力安抚道。

“下一个,展护卫。把你瞒着我们的事情说一下吧……这些事情应该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是的,属下师从晏若虚,他既是我师傅也是我亲大伯。他膝下有一儿一女,男孩名唤晏飞,女孩名唤晏菲菲,九岁从家中被人掳走至今下落不明。他们……就是现在的白知秋和白菊花。”展昭咬咬牙说。

“而且他们应该互相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因为白菊花在诱我们入局的时候说是为了得到他哥哥的线索。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白知秋做这些事也是有相同理由。”白玉堂补充。

“最后一个,肖公子……”

“大人不必问,草民直说便是。草民有一师弟,刚过二十,前年不知怎地弑师叛门而出。草民便一路追着其踪迹寻来了开封,又恰好碰到庞大人,便受他的邀请进了府,想借府衙的力量帮我找寻师弟。”

“醇之说,你们会认识是因为你把他错认成了师弟,可有此事?”

“是的,庞大人和师弟身量和背影及其相似,草民一时不察还差点伤了他。”

“你在江湖中人称千面郎君,易容功夫之厉害本府也是真真感受过的。那么令师弟的易容功夫和公子相较又如何呢?”

“不相伯仲。”

“那若是令师弟假扮醇之,可有难度?”

“形似易如反掌,但若是神形兼备,还是会有一定难度。”

“现在我们的线索都齐了,大家有什么想法只管说。”

“这股势力此前一直潜伏在边关附近,应该和西夏、辽国等国都有所往来,既然现在在开封集结,学生以为我们可以着重从少数民族混居地和经常往来各国的行商会等处甚至是来朝使团进行排查。”

“没错,而本案的关键应该是肖公子你的这位师弟,可是他千变万化,令人防不胜防。从何抓,怎么抓,还需公子从旁协助。”

“草民定当义不容辞!”肖玉郎拱手道。

“还有,我们要尽快找到白菊花和白知秋兄妹两。从白知秋留的字条看来,他应该是真心向着皇上的,而白菊花则早在五年前就叛出了仁义堂。现在这个情况对他们十分不利。江先生,那白知秋是中原六鬼之一,相信找到了他,就能将当年之事查个水落石出。”包拯喝了口茶,继续说道。

“属下这就去办!”“小猫,你身上的伤那么重,还是我去吧!”

正当大家七嘴八舌,议论得热火朝天之际。

“快来人,抓刺客!”

“刺客往庞大人屋子去了!”

不好,庞籍!包拯心下一沉,忙拔腿出门一望。可不得了,只见庞籍屋外的守卫倒了一地,铁器碰撞之声不绝于耳。匆匆赶至内室,见庞籍着睡衣站在正中,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

“还好,螃蟹,你没事!”包拯大喜地抱住庞籍,突然一痛,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正中胸口。

“醇之……为什么……”不对,醇之不对劲。

“大人,怎么会这样?”众人震惊地看着中刀倒地的包拯和行尸走肉般的庞籍。

“别管我,快去看看醇之。”

“醇之这是中了失心蛊,这种蛊不难解,就是潜伏在他体内的时间久了些,需要耗费些时间,大人放心。”

“那就好……受伤……保密……不让醇之……知道……”包拯两眼一翻晕了过去。众人忙把包拯抬出去疗伤,留下江子云为庞籍驱蛊。

不怕辜负青春年少,只想随你天涯海角。

梦里听你一声长啸,忍不住想跟着你逃。

哪怕容颜就此苍老,哪怕岁月不再逍遥。

赖在你的身边就好,一生只听你的心跳。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