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青天 9》包庞鼠猫

吱吱和喵喵由于受伤戏份有些少(才不是坑主一心想虐包庞,忘记给他们加戏了),两个强悍的人应该也快好了,这章就出场。然后应该是不会有车的,我貌似只喜欢男男之间那种纯粹的情感吧。


你来了,你走了,我在痴痴等着。

很远的,很近的,都会刺痛我。

如果我还可以,为你再做一些什么,花也许不会凋落。

想见不能见,又想再问一下,你何时会真正的留下。

“醇之,我们……马上便要分开了,让再我抱抱你好吗?”庞籍本想拒绝,可是看到包拯眼中的乞求,狠心的话终是说不出口。

“好。”两人无言相拥,满室寂静,只觉得痛苦和无奈填满了整个胸腔。

半晌之后,庞籍黯然道:“希仁,我以为经历了那么多,我总算可以放开手脚,大展宏图,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当年那个落魄之人。”庞籍一边说着,一边把头埋进包拯的胸膛掩藏着脆弱。

“怎么会和当年一样呢,至少现在你还有我啊,螃蟹。你的包子永远在这里。”

“好久没听到你叫我螃蟹了,臭包子。”一声俏皮的称呼,勾起了往日的种种恣意和荒唐,也使人暂时忘记了眼前的窘境。

“哎,真想一直这样抱着你。螃蟹,时间不多,我不在你身边时你要记住,一、保护好自己;二、无论如何不要放弃希望;还有最重要的是别忘记……我爱你!”包拯望着庞籍的略有红肿却精致迷人的大眼,郑重地说道,眼睛里都是溺死人的似水深情。

“我会的,包子!你也要好好的,我们都会好好的...”庞籍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瞬间被包拯夺去了呼吸。

两人都是位高权重的股肱之臣,平日里一贯公务繁忙,自初识起,在一起的时光大多用来商讨各项事务。眼下虽早已互诉衷肠,但毕竟不谙此道,故而两人亲昵活动仅只限于抱抱和亲亲,为此还曾被公孙策和展昭嘲笑过是小孩过家家。两人也为觉有何不妥,大丈夫志在千里,又岂能拘泥于眼前的苟且呢?

但这个吻明显不一样,两人仿佛要把今生的爱恋都通过这个吻传达给对方,这个倾尽了所有力气的一吻,刺痛了谁?

良久,两人方才分开,皆是面红耳赤、气喘吁吁。包拯痴痴地看着面若桃花的庞籍,忽而伸手再一次紧紧将他拥在怀中,庞籍也紧紧回抱住包拯。

“螃蟹,等我。”包拯将庞籍报到床上之后,哑着嗓子说道。

“我等你!我会一直等着你!”庞籍望着包拯大踏步离去的背影大喊。

“狄帅,你与醇之深交多年,以前的事是本府多有得罪。这段时间有劳你替我多多照顾他,包拯感激不尽。”包拯向狄青行了个大礼。

“包大人言重,这是理所应当。”为了醇之,你竟甘愿向我低头,情之一字果然误人,希望你不要让皇上失望。

“禀元帅,包大人,公孙策、展昭和白玉堂求见。”

“请他们进来。”

“学生(属下)见过元帅,大人。”

“免礼。你们这次来所为何事?特别是展昭,这么重的伤怎么不卧床休息?”狄青皱眉道。

“为了仁义堂之事,展护卫和白护卫皆是重要人证,不得不来。”

“快说。”

“展护卫,你说。”公孙策示意展昭上前。

“属下在被周道然刺杀之际,他亲口告诉属下他的后台是……是……庞籍……庞大人。”

“我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线索呢,这个我们早已经掌握了,难道公孙先生没说?”

“回元帅,除此之外,那周道然和中原六鬼还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六鬼中有一人现正潜伏在皇宫中,很肯能就在皇上身边,还说过历任府尹都不敢动他们。”

“此事属实?”

“展昭(白玉堂)愿以项上人头担保所言非虚。”

“这可不妙,走,我们即刻进宫面圣!包大人,请!”

“狄帅,请!”

寇相流放……刘府灭门……历任府尹缄口……潜伏皇宫……襄阳王果然深不可测,都作古了还能不下如此精密的棋局,该如何摆脱棋子的命运?他还有什么秘密是我们不知道的?

穿越了遇到的一层一层一层阻隔,却始终有一层膜。

痴痴守护着恍如隔世那份承诺。

想见不能见,爱也无可奈何。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