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青天8》包庞鼠猫

重头虐戏马上就要来了,脑洞连着一个脑洞,停不下来,然后同一个脑洞还会不停变样……啊啊啊啊,在这个坑里越陷越深,而且越写越后妈的感觉,本章应该会有BUG,欢迎大家多提意见。然后我是一个经常说话不算话的人TOT更文不更文的话不用太放在心上。

 

那道伤疤,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踏碎这一场盛世烟花。

碧血染就桃花,只想再见你泪如雨下。

听刀剑喑哑,高楼奄奄一息倾塌。

“师父,先生,快来帮我看看包拯。”真是,这都一天一夜了,展护卫那么重的伤都醒了,希仁怎么还没醒,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他只是损耗过大,暂时无碍。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醒的。江先生,怎么看?”

“草民也是这么认为。”

“师父,他身上的尸毒,您可有办法?”

“抱歉,为师暂时也没有可行的法子,不过为师可以与公孙先生和太医局一起研究,料想解毒不是难事。”

“太好了,公孙策(籍儿)先在这里替大人感谢江先生。”公孙策和庞籍二人大喜过望。

“好吵,发生什么事了?”

“希仁,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庞籍看到包拯醒转,欣喜地扑到床前。

“我还好,醇之,展昭、白玉堂怎么样了?”包拯直起身听庞籍细说昨天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在确定大家均已脱险之后,紧绷的表情总算放松了下来。

“本府替大家感谢江先生救命之恩。”包拯说罢,准备起身下床行礼。

“大人好好躺着,无需多理。况且,草民来此地确有要事相求。”江子云说着撩袍便跪。

“老师你这是做什么行此大礼?快快起来!”庞籍大惊伸手欲扶,却被江子云摆手阻止。

“包大人,请您为草民刘令仪做主,找出当年刘文清灭门案的凶手。”烟花、仁义堂、中原六鬼……我苦苦找寻了那么多年的答案,终于要出现了吗?

“江先生莫非您就是当年京城首富刘文清之子。同时为莱国公门下弟子,还做过几年太子伴读的那个刘令仪?”

“正是草民。草民这十年都在苦苦追查当年的线索,此时不仅和我家满门被灭有关,也涉及恩师被贬内幕。望大人帮草民查出真相!”

“江先生快快请起,这个案子本府受理了。”没想到这个案子牵涉如此久远,不知道又会牵扯出怎么样隐情?

“师父,快起来吧。我们昨天也抓了好些相关人员,狄帅正在严加审问,相信很快会有重要线索。”

“不好了,狄大人带了大队官兵把府衙团团围住了。”赵虎慌张地跑进来。

“快,扶我起来,我们出去看看!”

等包拯洗漱完毕迈出内室,狄青已只身站在前厅,目光像利剑般锁住庞籍,其中带着浓浓的探究和不解,一脸凝重。

“庞大人,经过我连夜审查,犯人供认出幕后主使便是——你。皇上下旨将你革职查办,这个案件由我和包拯全权负责。还有为了避嫌,这段时间你必须单独呆在开封府内,不得踏出半步,也不得接触任何人,包括包大人。”

“怎么会是……我?”庞籍闻听,只觉得什么在脑中突然炸开,脚下一个踉跄,身子顿时瘫软了下来,所幸包拯及时上前将他带进怀里。

“醇之绝不肯能是背后主使之人!一定是被人陷害,我要进宫面圣!”包拯搂着庞籍给他,给他无言的支持。宽厚的肩膀抚平了庞籍的不安,令他逐渐平静了下来。

“包大人,庞大人,我建议你们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你们熟知大宋律法,必知这谋逆是什么罪。皇家对待此罪可是宁可错杀也绝不会放过的。要不是皇上知此事蹊跷必有隐情,怎么会只是革职查办、呆在开封府那么简单,两位大人要体谅皇上的良苦用心。庞大人,你就暂时在这府里休息一阵子,案件交给我和包大人吧!”

“醇之,我包拯对天发誓必将幕后真凶绳之以法,还你清白!”

“希仁,你,我总是信的。汉臣,也多麻烦你照应希仁了。我现在……便收拾一下搬去客房吧。”

“你东西多,还是我搬吧。狄帅,大家,可否让我单独和醇之聊一会。”

“好吧,但时间不能太久。”

“包拯明白。”

回到那一刹那,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并肩看天地浩大。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