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青天6》包庞鼠猫

啦啦啦,我来更文啦。这章的后段改自漫画版,然后下一章江先生应该就会出场。不过我的江先生人物背景也会自己设定一部分,会OOC,但绝不是反派。还有,我果然还是虐鼠猫比较顺手。本来想就让白白受伤的,现在只好两只一起受伤。嗯,建议大家看的时候备好头盔。最近在听歌,判词全是歌词,喜欢的可以去网上下了听。


       恩恩怨怨,生生世世,弹一曲轮回。

       关山万重,落叶孤鸿,品一杯滋味。

       有招无招始终难逃,江湖上纷纷扰扰。

      一生逍遥为谁折腰,奈何桥上最难熬。

“玉堂,你觉得我们私自到这里来查探好吗?”在开封城郊鬼街西角,一个破旧的老宅。黑漆漆的屋内一眼望不到尽头,门口上方斜斜挂着一方坑坑洼洼的匾额,上面的字早已斑驳脱落,不过仔细辨别还是能看出是“唐门镖局”四个大字。入夜时分正是鬼市热闹之际,但这个宅子却依旧突兀地清冷。此时,在宅子最高处的屋檐上正伏着一红一白两道身影。不消说,正是接到白菊花飞鸽传书的展白二人。

“白菊花说这里就是仁义堂总部。你就不好奇里面有什么么?” 

“可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这样贸然跑来,合适吗?”

“没事,我们不过是先初步查探一番。而且我在走的时候,让白福去开封府通知老包了。再说实在不行,我们跑还不成?”

“哦。”

“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有人的样子。会不会已经搬走了呀?”

“应该不会。一般杀手组织的总堂在没被发现之前是不会搬走的,况且整个开封城应该没有比此处更隐蔽的地方。”

“总之,是人是鬼一探便知。展小猫,我们走!”

“奇怪,真的一个人都没有。难道真换地方了?”

“小猫,快来,这里有个暗门。怎么样,爷爷我厉害吧。”

“果然隐蔽。”

“那是,早就说了,爷爷可是对这机关和奇门之术甚为精通。走,我们进去看看。”

“嗯。”

两人点着了火褶顺着密道一路向前,只觉小径通幽蜿蜒曲折,脚下时高时低,似是靠山而建。走了约莫大半时辰,眼前豁然开阔,竟是入了一处山谷。

“两位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突兀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转身只见唐门门主周道然,而他身后站着……白菊花。“没想到吧,我就是仁义堂背后真正的主子。”

“哦哟,敢情这唐门镖局,不,仁义堂,还真是你的副业。不过你经营得实在不怎么样,寒酸死了!”

“……”周道然差点被白玉堂不按牌理出牌的性格气晕过去。

“展哥哥,对不起,他们……有我哥哥的消息,哥哥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不能错过。”白菊花满眼愧疚。

“呵,难道展昭就不是你的亲人了么?小猫,这杀手总归是杀手,你对她的好,她可有半分领情?”

“好了,玉堂不要再说了。晏小妹,展某理解,无需自责。”展昭轻叹口气,正色道。

“理不理解都无所谓,反正今天你们谁也走不掉,给我上!”

“哈哈哈,凭这些小鱼小虾也能奈何爷爷我?”

“当然不能指望他们,对付你们的自有其人。”周道然边说边掏出一个信号弹,刹时伴着巨响一个漩涡状的烟火在天空绽开。

“老毒物,你挺有自知之明的啊,还知道放烟花叫帮手。”

“你们觉得老夫在天子脚下经营仁义堂这么多年,至今没后露出任何马脚,靠的是运气?难道说历届开封府尹是瞎的不成?老夫自然是有办法让他们不知道仁义堂的存在,就算知道了……也有办法让他们不敢说。”周道然的阴沉正对上白玉堂的狷狂,强烈的反差感扑面而来。

言语间,五道身影急掠而来。待落地后,方才看清是五个从头到脚披着厚厚斗篷,看不清面目的人。

“中原六鬼参见。”

“只有五个人为什么要叫中原六鬼啊!”

“哦,我们真有六个人,老六他正在宫内执行任务。”其中一人边摆手边说道。

“喂,你们不要把这么重要的讯息透露给敌人啊!”周道然惊道。

“无事,反正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这是何等自信又轻蔑的语气。

“等等!中原六鬼……”展昭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凝重起来。

“小猫,你知道他们?”白玉堂不明就里。

“他们行事隐秘,不太被江湖知晓。但是我曾经听大伯提到过他们。……都是绝顶高手。”展昭言罢,大踏步向前。

“你干嘛?”

“以我二人之力恐怕不是对手……你先出去通知包大人。”

“要去你自己去!五爷倒要在此领教一番!请。”白玉堂抢先摆开架势。电光火石之间,还未看清便觉两道凌厉掌风袭来,心下暗道不妙,举剑便挡,堪堪保住要害,但整个人已承受不住劲道,向后直飞出去。

“玉堂!”展昭猛地飞身接住白玉堂,巨大的冲力使得两人双双撞在山崖之上,殷红的鲜血在嘴角弥漫开来。

“你们竟是此等关系,有趣,有趣。这就送你们上路,做一对亡命鸳鸯。”

       今生提着刀,还你前世笑,来世未必能遇到。

       用我的外表,暗藏你心跳,红尘中几人明了。

       百战黄沙,只为你回眸一笑。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