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青天5》包庞鼠猫

       抱歉,更得有些晚了。本章无鼠猫,同理下章估计也没有包庞。故事接下来要分两条主线(一条主线是包庞的引蛇出洞,一条主线是鼠猫的主动出击),我不太会重在一起写,请见谅。


       纵然一剑在手,怎及他自谋算运筹,悠然一扇轻收。

       去或留,未看透,竟以死酬风流惹多少烦忧?

“希仁,这是人称千面郎君的肖玉郎肖公子。今天你一定要去上朝吗?”早饭用罢,庞籍将一名相貌普通的小厮唤入房中,正是易容进府的江湖第一易容大师肖玉郎。

“醇之,有些事情总要有人承担。放心,我可是青天包大人,有神灵庇佑。”我已不再是那个对情之一字傻乎乎的包子,当年你受尽凄楚、殚精竭虑,我却只能远远旁观。今后,这世间锋芒就让我替你先挡着!

“是,青天包大人,那我们便依计行事吧。肖公子,这段时间就劳烦你藏匿在这府衙内了。”庞籍言道,衣袖下微颤的手泄露了他此时真实的想法。

“大人,您这伤势要想让人一点也看不出,需要在上面贴上与肤色相近的假皮。而假皮一旦接触伤口,会有强烈痛感,若是大人愿意,小人就继续下去。”

“公子只管做,本府受得了。”极度的疼痛让包拯脸色苍白,庞籍看着极力保持镇静的包拯,十分心疼,却又无可奈何。希仁,这就是我去襄阳之后,你的心情吗?你总说你心疼我,现在这种痛我也感同身受。

“嗯,果然一点看不出,这下行了,公子好手艺。醇之,时间不早,我们现在就去上朝吧。”

上朝途中,马车内。

“希仁,要是当初我不去襄阳。现在是否……”

“结局还是不会变。因为即便你不去,于公于理我都会用我的方式将他绳之以法。”包拯握住庞籍的手,坚定的说。你大概忘记了,在落魄的庞宅前我许下的誓言。只是那时你红了眼,冷了心,而你决绝的背影,散落了一地悲伤,也倾尽了我一生的爱恋。

“包卿,听说你昨日于遇刺受伤,现在伤势如何了?快,给朕看看!”赵祯关切地问道。

“回皇上,只是上臂被划伤而已。已无大碍,不信皇上且看。”包拯说着脱去上衣,果不其然皮肤白皙光洁,无一疤痕,只有左上臂缠着雪白的绷带。

“那就好,包卿,还是要注意休息,朕准你和庞大人即刻回府。”

“皇上,臣有事起奏。”

“讲。”

“关于此次狄帅的军营毒杀包括全国上下共一百二十七件相似命案,我们正在并案侦查。现已查明乃襄阳王坐下杀手组织仁义堂所为,原因不明,但从总总迹象表明应该是大规模的复仇行动。现在最棘手的是,他们掌握了一种能把人变为行尸的秘方,刺伤臣的衙役正是中了此毒而导致发狂。目前,我们暂时还无解药,请皇上定夺。”包拯一席话如落地惊雷,引得朝堂一片轰乱,一时间人人自危。

“这襄阳王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来,传朕旨意。全国彻查襄阳王余孽,严惩不贷,若有违抗者,一律就地正法。太医局即刻入开封府研制解药!”

“退朝!”

“希仁,你这招妙啊。这样一来,我们就不会再被动挨打了。而且还得了太医局协助,这解药看来是有望啊!”庞籍大喜。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相信很快他们就会有动作了。醇之,你和公孙先生,一个是我的深情挚爱,一个是我的至交好友,我不希望你们为了我偷偷涉险。答应我,以后有问题我们一起商量,有事我们一起扛着好吗?”

“好!”希仁,你终于从帅不过三秒的傻包子脱变成令人信赖,给人依靠的一方青天了。醇之,甚喜。

       心随山河远去罢,浮俗世浪花。风清月白舟一筏,何处不是家?

       谁说需仗剑策马,我偏要闲庭看晚霞,只愿同做浪子不做豪侠。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