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青天 2》包庞鼠猫

       内心若是笃定,何惧未知风雨。

       今天的开封府一片肃静,庞籍和公孙策一早就急匆匆地去停尸房进行进一步的鉴定,四大柱和大部分衙役正连夜对死者日常交往的人员进行进一步摸排调查,白玉堂奉命前往外地办案至今未归,开封府唯余包拯和展昭二人。

       此时的包拯正端坐公堂案前,双手支着下巴,望着静趟在案上的……一封信。这是一封奇怪的信,没有落款署名,信封上黑漆漆的“包拯亲启”四个大字不像是人写的,倒像什么动物抓出来的,既古怪又瘆人,背面右下角又落有一行小字“惊天之迷大八卦”。

“到底要不要打开呢,啊,好烦啊!”

“大人还是谨慎为妙。”

“摸着扁扁的,也不像里面夹了东西的样子。我真的很好奇,好想看看里面到底写着什么。”

“大人!”

“啊呀,展护卫,我知道了,我忍着不打开便是。”

“大人,你说这封信到底是何来历?”

“暂时还想不透。但有一点我敢肯定的是,它和本次的猝死案绝对脱不了干系。它应该是昨天夜里就被人放在这里的,至于为什么挑这个地方,应该是为了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让我能第一个接触到,说明这个人对我的个人习惯是比较了解的。而我们府上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人察觉它是怎么来的,是何人放在这的,真是蹊跷。”

“包子,不要碰信!”一声马儿嘶鸣,从外面直冲进一个紫色的身影,可不正是庞籍。只见他身着官服却未戴官帽,一路策马狂奔进府衙,发丝凌乱,未曾下马便高声喊叫,哪还有半分那个仪态万千的风流俏公子形象。

“我没碰,我没碰。”包拯忙把双手举高表示自己确实没有碰信。

“那就好,吓死我了。快,扶我下马。”庞籍这时才觉得有些手脚发软,想是力竭所至。包拯忙将庞籍从马背上抱了下来。

“喂,死包子。这么多人看着呢,快放我下来。”庞籍脸上发烫。

“不放,现在才知道害羞,迟了。况且我府里的人都习惯了。”包拯小声在庞籍耳边说道。嗯,这螃蟹手感真好。

“好了,正事要紧!”庞籍伸手往包拯腰间一扭,乘包拯吃痛之际一跃而下。

“你这样算谋杀亲夫。”包拯敢怒不敢言在庞籍背后嘟囔,又转头对其他人喊。“笑什么笑,没见过人打情骂俏啊。”

“还杵在那里干嘛,快过来!”

“这就来!”包拯快步。

“希仁,我们找到死者的死因了。他们确实都是死于他杀,而凶器就是……它。”庞籍一指案上的信。

“凶器是这封信?”

“对,让我喝口水顺顺气再和你们细说。”庞籍接过包拯递来的茶盅一饮而尽,却不慎呛着,包拯心疼地帮他拍背顺气。

“万幸大家都没事,还是让学生来说吧。庞大人,你的官帽。”公孙策手捧官帽从门外踱了进来,书生气十足。“我们解剖尸体时发现,这些人全部死于器官衰竭。”

“对,特别是死者的肝、肾,都不同程度出现出血、变性、坏死病变等现象。据我所知,这世上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又无法直接查出死因的毒药只有蓖麻毒素。这种毒素主要存在于蓖麻籽中,早期中毒症状是嗜睡,所以那些人才都死在床上。而最厉害的一点是,这种毒素可以进入呼吸道,即通过粉尘就可下毒,吸进那么一点就能致人死地,令人防不胜防。”庞籍接过官帽戴在头上,整了下衣冠,接过话头。

“所以适才学生又特地让大家去查证那些死者是否有在死前收到过不明原因的信件,果然他们每个人都有。”

“这毒物可有解法?”

“回大人,早在几年前,朝廷就已研制出了相应的抗体,不过存量不多。且由于蓖麻毒素传播过于便利,所以此种毒物只能小剂量针对个人使用,若是大规模投放,我们还没出事,施毒者就先倒了。”

“对,还有防毒面具对它也是有效的。而在出现早期中毒症状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口服鸡蛋清、盐水和泻药,进行排毒。”

“既然能破解就好办多了。展护卫,我们这就进宫面圣,把抗体求来。螃蟹,你去叫那狄青把解毒物品准备好,再多弄几个防毒面具过来。先生,劳烦出张告示,给全城百姓科普一下。”

入夜,掌灯时分。一群人带着防毒面具和手套,全副武装围坐在桌边。

“我倒要看看这封信,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包拯一把撕开信口,果不其然,里面混了一小撮粉末。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信笺的内容竟然是一幅画,一张庞籍的画,而画得背景赫然是早已被烧毁的冲霄楼。

这就是所谓的惊天绝密大八卦?众人哭笑不得。

“别说,这画把本公子画得还挺好看的。”庞籍一番话引得众人侧目,果然螃蟹还是那么爱臭美。

“大人,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公孙策关切问道。

“这封信很明显是冲着我和螃蟹来的,这次的案件应该和襄阳王有关。”包拯揉了揉紧皱的眉头。螃蟹,我知道你是在故作轻松。不要紧,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你,多大的事我都替你扛着!这次,绝不会让你再离开我!

“只是襄阳王已经作古多年,和他有关的一切都烟消云散,这线索要查起来怕是不容易。”

“大人,先生说的都没错。经过我们几个彻夜调查,发现死得那几个虽然在表面上没有任何联系。但他们都曾经在襄阳呆过,有的甚至还在王府工作过一段时间。而狄帅身边的那个副将正是襄阳人士。”四大柱来报。

“老包,我这里也有线索。”循声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位白衣侠客,虽风尘仆仆,任掩不了其风华和眉宇间的凌厉。

“玉堂,你辛苦了。”展昭上前抱拳。

“你们这次的案子挺轰动啊,我在路上都听说了。其实此次我在襄阳协助办案的过程中,也遇到了和你们一样的问题。虽然死得全是百姓或是商贾,但也全都是和襄阳王有关的人。关键是,爷也收到了类似的信。”白玉堂手一扬,从身后拿出一张信笺,同样的冲霄楼,前面人物换成了一只猫和五只老鼠。

“展小猫,爷防着手呢,没事。看,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嘛。”看到了展昭眼中的关切之情,白玉堂伸手重重地握住展昭的手。

“两位大人,这次的案件牵涉太广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这样,我们先以开封府的名义发函给各个州府,看看还有没有与之类似的命案,是否跟襄阳有关。如果有,着令他们上报并严查。”包拯沉凝片刻后道。

“这发函事宜就有劳先生了。兹事体大,我和包拯要即刻进宫面圣。”庞籍道。

“学生明白,这就去准备,两位大人速去速回。”

       当往日的伤疤被强行揭开,我的选择是和你坦然面对。纵然相思入骨,纵然万劫不复,我只愿你眉眼如初,风华如故。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