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英雄》包庞鼠猫

让你们给我刀子,我要报社!!!!(独立一章,历史正剧向,和其他的故事无联系,不过包庞鼠猫都是我心头白月光,所以这刀深不深,你们自己感受吧。)

此生何用声声叹,道不尽流年,看流沙聚散,回首天涯路远。英雄何用声声叹,断碑落残垣,君不见青山,豪杰冢化青烟。

       康定元年,西夏兵大举进犯。宋仁宗赵祯命庞籍为枢密院枢密使,包拯为副使,封展白二人为副都指挥使,率大将军狄青,一同出征抗击侵略。虽然全军上下皆浴血奋战,也时有喜报传来,可是整体战况却对大宋十分不利。一直到庆历二年,宋被迫完全采取守势。时值九月下旬,元昊采纳张元之策,于天都山(今宁夏海原东)集左右厢兵10万,分兵两路,再次大举攻宋。

      闰九月初一,宋泾原路经略安抚招讨使王沿获知夏军来攻,命副使葛怀敏率军自渭州(今甘肃平凉)至瓦亭寨(今宁夏隆德东北)阻击。展白二人主动请缨前去增援。

       大半月后。

     “什么,我军大败。葛怀敏与部将等16将被杀,我军9400余人全军覆没。走马承受王昭明、赵政等退保定川寨。西夏兵马挥师南下,现已连破数寨,直抵渭州。沿路焚民舍、毁城寨,这可如何是好?”赵祯大惊。

       十月初,环庆路经略安抚使范仲淹率军来援,又有陕西诸路20万屯兵牵制,西夏军队便未再深入,大掠而还。

     “两位副指挥使可有消息?”

     “我们到处都寻遍了,没有发现两位大人的踪迹。末将斗胆一句,恐怕已是凶多吉少。”

“知道了,你也辛苦了,下去吧。”

“醇之,如何了?”包拯关切道。

“情况十分不妙,我们要做好最坏打算,希仁。”庞籍揉眉。

“我终是拦不住他们,是我我亲手将他们送上了这条不归路。”

“希仁,你还记得他们走之前是怎么和我们说的吗?”

“义之大者,可以先人后己,义之尤大者,可以慨然赴死,然义之究极者,可以受难无言。”

“是啊,受难无言、慨然赴死便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也不枉这一世英雄之名。我知你与他二人相伴多年,情深义厚。我又何尝不是?我明早便去请旨将他二人风光大葬,以正其英雄侠义之名。”

“再等等吧,至少现在还没找到尸首不是吗?总还有一线希望,只是先生那里我该如何交代?”

“你别小瞧了公孙先生。他遇事总比我们看得通透,想得深远。相信这次他也定能坦然接受。”

       突然,庞籍一僵,被包拯从身后整个圈进了怀中。可以明显感受到身后的人正微微颤抖,肩头印上一片湿意。庞籍没有回头,只是伸出手轻轻拍了拍环抱在胸前的双臂。

“螃蟹。”哽咽之声从后传来。

“这个称呼,已经好久没有听你叫过了,包子。”

“螃蟹,我们一定要好好活着。连他们的那份一起!”

“嗯,好好活着!一起开盛世,作贤臣!”

       二十二日黎明。

“展小猫,你说我们这次能够顺利脱困吗?”

“都做了都指挥使,还没个正行。成天猫来猫去,成何体统。”

“爷就喜欢叫猫怎么着,你咬我呀。展小猫,臭御猫……”

“白玉堂,休得胡闹!”

    “轰隆。”两人对话之际,远处突然传来炸雷之声。不好,长城壕桥已被炸断。“冲啊,杀啊!”只见西夏军犹如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展昭白玉堂相视一眼。既然后路已断,为今之计唯有……死战(死战)!

       火光冲天,箭矢横飞,少年英雄,金戈铁马,盖世无双。

“可恶,人实在太多,怎么杀都杀不光。”

“玉堂,小心!”只见一支流箭向白玉堂背心疾射而去,见状展昭强提一口真气飞身一档,这一箭正中肩膀。

“昭!”飞溅而出的热血,染红了谁的眼?

“玉堂,看那桥墩还在。以你的轻功必定可以脱身,你且速速离去吧!”

“不,我们同进退!”

“玉堂,听话,快走!不要做无谓的牺牲!”肩上的伤让展昭的动作迟缓了下来,一时不慎腿上又中一箭。

“我,展熊飞,宁死不降!玉堂,抱歉,展昭先行一步,我们来世再见!”言罢,纵身一跃。

“昭!!!!”斯人已去,江水涛涛,空余一声绝响荡气回肠。

       白玉堂这一辈子,再没机会深情。昭,我不要来世羁绊,只求今生与你生死相随。原谅我的任性,黄泉碧落你我共赴,等我!

       兵散弓残挫虎威,单枪匹马突重围。英雄去尽羞容在,看却江东不得归。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评论(8)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