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内疚》包庞鼠猫

疚它既是一种后悔,又是一种反省。
他的脸上异样地悲戚沉痛,像严冰一样冻结,像岩石一样冷峻,漠然中似有无限懊悔。
珠儿死了。是的,失足摔下悬崖而死。白玉堂看着挂在山崖上的展昭,他又气又心疼。气这死小猫不懂得爱惜自己,仗着武功高强就贸然纵身下去救人,真是不知死活。心疼他救人未果,眼中流露出的内疚。而直到他陪庞籍去襄阳的前一天,他才真正明了那时的情绪谓之爱。
开封府验尸房中。
“怎么会搞成这样子?”包拯问道。
“我们追到燕子坡,白菊花突然出来捣乱。混乱之中,她就跌下悬崖死了。”啊,又是这个内疚的表情。小猫,真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了,不要总是把什么都独自扛在肩上。记住,你身上的担子,爷会一同扛着。
一连几天,展昭都吃不下睡不着,整天蹲在公主府盯梢,人立马瘦了一圈,轻减了不少。“展小猫,走,爷请你吃全鱼宴。”“不了,展某还有要事在身。”
真是的,李老贼,让你耀武扬威,看把这只小猫累的,今晚爷爷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混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哈哈,有小爷出马,立马就查到线索,原来同心玉佩一直在李成玉身上。“李成玉这个老贼要拿着同心玉佩去勾搭襄阳王这个老贼。”
“你这个小贼怎么用此那么奇怪。再说了,你能确定那个蒙面人就是白菊花吗?”包拯戳白玉堂。
“哼,就算我看不清,有些人也会看清。就算有些人故意看不清,小爷也会替他看清。”心里酸酸的。
“是白菊花。李成玉和襄阳王交换玉佩的条件是襄阳王的肃南铁矿。”听到小猫果决的回答,心里突然不酸了,嘿嘿。
夜,皇家驿站屋顶。
“臭猫,要不咱俩叫个夜宵吧,这大晚上的饿死了。”好你个死猫,也是担心你饿着,你还敢白我。
“喂。”“人呢?”“咱们走。”展白二人跟着李成玉遁去。
“展昭,又是你。”白菊花怒道。
“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走。”嗯,展昭不愧是展昭,霸气。
“别跑啊,五爷还没打呢。”哼,李成玉你这混蛋,看小爷出手分分钟把你拿下。
好你个李贼,都被抓了还在那嚣张,真是不要脸。看小爷我出马治不死你!“放屁,我明明看到东西在你手上,他们不敢搜,我敢。......还真没有。”真狡猾,原来偷偷藏在附近了,难怪身上没有。
玉佩怎么碎了?“老包,怎么办?”
金銮殿内。
“展昭愿以性命担保包大人绝无虚言。”玉佩碎了,肯定要被李成玉倒打一耙。这猫又要去做傻事了,真是急死爷了,有了。
“公主,白某有事相求。”“什么事?”“救人。”
关键时刻,长公主还是挺仗义的,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救下了老包。看着小猫握紧的拳头和咬紧的牙关,听着老包说今天殿前事情的经过,真....真....是气死我了!“哼,你如果还有一点江湖人的义气,就给我让开。我今天要是不取下那小贼的狗头,我就不叫白玉堂。”展昭你拦着我干什么,敢撒野撒到整个大宋朝头上,他李成玉也不掂量掂量。
“白大侠不要冲动,皇家驿站没那么好闯。”公孙先生,你可不要小看爷爷。“难道你们要眼真真看着公主远嫁吗?”
僵持不下之际,事情突然有了转机。张龙、赵虎从辽国查到了有价值的线索。线索是有了,但案情错综复杂,要从中厘清,着实不易。各种假设,各种求证,整个开封府和展昭更忙了,忙得连喝水、吃饭、睡觉都顾不上了。白玉堂也从旁竭力协助,争分夺秒。多亏了庞籍,事情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最后,李成玉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玉佩完璧归辽,公主和马多明也冰释前嫌。看着展小猫有恢复了往日的精神,不知怎的白玉堂的心情也飞扬了起来,真是完美的结局。
多年以后。
“螃蟹,其实在办同心玉佩案的时候我对你也挺内疚的。”
“内疚什么?”小公子歪着头问。
“内疚我让长公主帮我拖延李成玉,害你赔了个底朝天。内疚每次我说错话、做错事,你都向着我、帮着我、拦着我,有线索你总是第一时间跑来告诉我,我还总是对你恶言相向。内疚桥上那一脚,你那时应该很疼吧,都出血了。”
“傻包子,这些都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只要我们现在彼此相知、相守就够了。”庞籍拿扇轻敲了一下包拯的胸口,笑道。
“螃蟹,你真好!”
那是,包子,我只对你好。不过这么羞耻的话本公子才不会说出口呢,呵呵呵。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