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知己》包庞鼠猫

千秋风流去,而今又谁人吟,故友新交何患无知音。

转轴五弦琴,音律划过掌心,惟愿不负时光不负卿。

明月逢佳期,四海内共此曲,何不遥望星河几万里。

今夕多别离,来年佳人有期,惟愿穿过时光再相遇。

       曾听人说过:相互了解是朋友,相互理解是知己。我了解你的喜好,我也理解你的无奈。我了解你的憎恶,我更理解你的选择。很多事情其实不需要说出来,因为一个眼神,你懂我。

       在新雪落下的时节,一盏清茶,两张躺椅,数本卷宗,几叠账册。你算你的生意经,我想我的新案情,相顾无言,岁月静好。

       庞籍很享受这样的安宁时刻,当然偶尔也会怀念以前那段斗嘴的时光。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眼前这个笨拙的家伙的呢?想不起来了,也许从看到桥上的那些字就开始了吧,总之好久好久了。当初又是为了什么和他为争最后一名闹得不欢而散的呢?这个倒真是不记得了。只记得赴任时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各种酸楚、复杂,再见面时就变成了冤家对头。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长着月牙的小冤家就住在心里再也出不来了。兜兜转转,你追我躲,我藏你找,两人因了解而分开,因理解而相守。很幸运,让我在最美好的年华遇到了你。很幸运,不管相隔多远,不管流言蜚语,君心似我心。很幸运,不管世道变迁,我们终能携手共赴。

“螃蟹,螃蟹。”

“怎么了,包子?”

“你在发呆想什么呀?叫了你好几声。”

“想你呀。”

“想我什么?”望着笑的醉人的小公子,包拯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想你那些蹩脚的诗。哈哈哈哈!”

“你怎么不想你那些辣眼睛的配画呢?”

“嗯?”

“公孙先生说的。”

“我现在就去找公孙先生,一起打你!”

“啊,好螃蟹,不要,饶了我吧。”

“大人,庞公子,你们就不能消停些吗?需要吃学生一记吗?”

“啊,都是他(他)的错。”嗯,就是这种轻松的感觉,真好!

       在白雪映照的房檐上,一抹月色,两道身影,数道寒光,几次交锋。龙腾虎跃,你来我往,势均力敌,酣畅淋漓,好不热闹。

       白玉堂很享受和展昭过招的感觉,想想就热血沸腾、手痒难耐。然后再一起喝个小酒啥的,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又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看似英俊内敛,其实个性一点也不好的臭御猫的呢?是误上比武招亲擂台拔出玫瑰的一瞬,还是看到他和白菊花在一起时的醋意翻涌,亦或是看到他受伤昏迷不醒心中的疼痛……说不清,这些事情重要吗?不重要吧。反正每每把这个沉默寡言的人逼得像炸了毛的猫一样跳起来,就觉得浑身舒畅。只是在还没意识到喜欢的时候,就被这猫抢先告白了。想想就不甘心,想我白爷爷可是号称笑傲江湖风流天下我一人,这事要是传出去面子可往哪搁?

“玉堂?”

“怎么了?展小猫。”

“怎么突然不动了?要不是我收招快,你现在就要受伤了。”

“爷的猫怎么舍得伤爷呢。”

“……”瞧把你得意的。

“好啦,我在想。我饿了,要去吃东西。小猫,一起?”这么丢脸的事,我才不会告诉你呢,反正对付吃货这招万试万灵。

“好,我要吃鱼。你请客。”

“成,走起。”

       入夜,庞籍难得起了兴致,命人在院内架琴焚香。十指轻拨,琴音一曲,清弦泠然。包拯从房内翻出笛子,合着吹奏了起来。月色迷人,琴笛相合,引得公孙策也在旁击缶而歌。开封夜,醉了谁?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