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生辰》包庞鼠猫

       感谢上苍在今天给了我一个特别的礼物,就是你。长长的人生旅程,有你相伴是我一生的幸福。

“先生,今天是我和螃蟹在一起的第一个生辰。能不能让我休息一天,我想和他单独过。”

“大人,学生看见庞公子一大早就出府了,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也没提起今天是你生辰啊。他是不是不知道?”

“呃,应该不会吧。我已经暗示了他一个礼拜了,会不会他没听懂我的暗示啊?不行,我现在就出去找他!”

“别,你还是乖乖在这里呆着好好工作吧。其他的事等庞公子回来再说。展护卫,好好看着大人。”

“你们也太残忍了,今天是我生辰耶。不应该我最大么?!”TOT嘤嘤嘤,你们都是坏人,本府要拿小拳拳锤你们胸口。

先生,我们这样对大人是不是不太好?(展昭朝公孙策使眼色。)

早上庞公子不是说叫我们拖住大人,他要给他一个惊喜吗?(公孙策眨眼。)

对哦。(展昭表示了解。)

“展小猫,爷来找你比武啦。qiu~还不速速出来投降?”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声音的主人也随之“嗖”地一下从窗户窜了进来。

“没空。”包包、策策、猫猫,同时拿开封府经典的手势比向白玉堂。

“臭御猫,屁股又痒了是吗?看样子,昨天小爷我打太轻了。”

“哦。”小白鼠,你不提,我都忘记了,昨天你那一下干得挺漂亮啊,有本事你倒是再来呀。猫猫转身,拿屁股对着老鼠。

“这个,昨天都是误会,误会。”啊,惨了,一时得意忘形,说错话了。

“吵死了,你们都出去。先生,让我一个人呆一会,求你了。”包拯把房间里的人都清了出去,随手拿起一张宣纸。

“螃蟹,螃蟹,……”笔走龙蛇间,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公子跃然纸上。慢慢地,各式各样的小公子越来越多。

螃蟹,不知不觉你的一切都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今天对于我而言是个特殊的日子,我想和你一起分享。你到底跑哪去了?先生又不让我去找你,真是急死了!

“喂,大白天的,是谁把窗户全都挡上了?什么都看不见了,有没有?”

“恭祝你福寿与天齐,庆贺你生辰快乐,年年都有今日,岁岁都有今朝。恭喜你,恭喜你~~~~~~ ”开封府众人唱着生日歌,从外面纷拥而入。为首的庞籍推着一辆木质小车,车上放着一只硕大的奶油蛋糕,上面写着六个大字“包拯生辰快乐”,蛋糕上蜡烛跳动着顽皮地火苗,照得庞籍的脸艳如桃李。

“包子,快来看,这是本公子特地请的西域名厨为你做的生日蛋糕。要找齐这些材料可不容易了,就是我也忙活了好久……”庞籍话还没说完,只见眼前一花,就被卷进了一个宽大的怀抱之中。

“好啊,你个死螃蟹。我以为,我以为……”

“你的生辰我怎么会忘呢?傻瓜,以前我每年不是也都会给你送礼物吗,你的扇子、你的鞋、你的腰带可都是我送的。就连去年,我也有送哦。”

“哦,原来那枚玉佩是你送的呀。我就说,怎么会有人那么有创意,送我刻着包子的玉佩。嘿嘿嘿,果然还是我的螃蟹对我最好!”

“大人,庞公子,你们快过来许愿、吹蜡烛吧。不要在那里撒狗粮了。”开封府一众齐声道。

“来啦,来啦。来来来,见者有份,还有很多,大家一起吃。晚上,我们再一起烧烤庆祝。”

“万岁!”

       悠悠的云里有淡淡的诗,淡淡的诗里有绵绵的喜悦,绵绵的喜悦里有我轻轻的祝福,包子,生日快乐!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