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平淡(下)》包庞鼠猫

       谢谢你们在我这平淡的日子里,新增了另一份平淡。

       要不是有考试恐惧症,要不是一时心软。要是当初能再做一次选择,我是绝对不会跟着这个死老包,在府里做这个老妈子!公孙策愤愤地想。

“大人,今天几时起床的?卷宗看了吗?”

“呃,午时……还没有。”包拯一脸心虚。

“还没有啊……那你拿着风筝做什么?”

“最近螃蟹好像精神不太好,我想带他出去踏踏青。”

“哦,原来如此。”只见公孙策手起刀落,不,算盘落。

“啊,先生,我错了,我错了。我这就好好工作。”

“这还差不多。不过其实大人看不看也没什么要紧的,因为在你睡觉的时候,庞公子已经帮你都批阅了。呶,重点都圈好。您只要简要浏览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纰漏就可以了。不过这步也可以省略,因为学生十分肯定庞公子的能力。”

“哇,螃蟹万岁!啊,先生干嘛又打我?”包包委屈。

“你看看你自己,再看看人家庞公子。自从庞公子住进我们府之后,吃的用的都是人家添的不说,现在连工作也要人家做啦?大人,你能耐啊。你这样还是早日让庞公子回朝廷效力吧,到时候我们也好去他府上跟着他混。”

“先生,你这么说未免太绝情了吧。”

“哦,庞公子家大业大,工作能力也不比你差。最主要是人家兢兢业业、勤勤勉勉。遇事又肯动脑子,不会一头热。怎么看都比你这不靠谱的强多了吧?”

“果然先生也这么觉得吧?螃蟹……一直说他配不上我。我知道,其实是我配不上他。雄鹰早晚会再度翱翔于天际,我是不是该放他走呢?我的爱是不是绑住他了呢?”

“看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啊。但是大人别忘了情之一字,又谈何相配一说呢。而在学生心中,你们都是那振翅的雄鹰,应该比翼齐飞、搏击长空,也不存在谁绑住谁。这一年来,你们虽分隔两地,但共同历经过风雨和生死,感情应该稳如磐石才对。小心呵护固然没错,但是小心过了头便成了束缚。大人,庞公子正在努力地走出昔日阴影,您也要加油才是。今天就姑且放你去散心吧。对了,记得把展护卫和白护卫也带上。开封府单身狗多,今天也让他们缓缓。”

“谢谢先生。”

“等一下,学生还有话要说。”

“先生请说。”

“晚上让庞公子早些就寝吧,天天顶着熊猫眼,精神怎么会好,大人就不心疼么?还有这期的名伶杂志记得帮我买回来。”

“才……才没有呢,先生不要乱说。怎么现在杂志我不看了,先生倒放不下了……”大红脸包拯小声嘟囔道。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我会买杂志回来的!”

要说这庞籍倒是在我之前就认识包拯的,早有耳闻这两位都是情商不及格的大笨蛋。本以为他们之间势如水火,谁知道在开封碰面了之后,两人之间竟是这么回事。包拯确实是除了办案如神、一身正气之外,其他都和传闻相符。这庞籍就全然和传闻不是一回事了,除了敢爱敢恨、心思细腻之外,双商也不低。真要说缺点,最多就是花枝招展、细皮嫩肉了一点。要不是看着这么娇贵,襄阳王估计也没那么容易进套吧……扯远了,这两人站在一起倒真是一双璧人,羡煞尔等。啊,这三月的桃花开得真艳,春光明媚、暖风微醺,真是悠闲啊。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也是挺好的。

不过要说到璧人,开封府里倒是还有一对天天搅得府内鸡飞狗跳的“璧人”。(想到要命的那对,公孙策额头黑线直冒。)

话说,这个白玉堂是不是有毛病啊?!人家谈恋爱天天你侬我侬。他谈恋爱,不是天天找展护卫比武,斗得昏天暗地、草毁木折;就是半夜潜入展昭的追求者房间放老鼠、蟑螂,搞得我们经常被人投诉;还有天天在展护卫背上贴纸条,最近展护卫连撕都懒得撕了,开封府的脸都要丢光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点醒展护卫,如果他不去向白护卫表白,现在是不是府里就会安生点?

“公孙先生,你在这里啊?”

“哦,白护卫什么事?”

“先生,你变脸真是变得快。刚才是不是在心里骂我。”

“学生不敢。”骂你又怎么样?

“先生,看到展小猫。千万别告诉他我在这里,谢啦。”

“……”

“白!玉!堂!你马上滚出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你又干什么了?(公孙策眼神中透着疑问。)

“外出踏青时,不小心把螃蟹推水里了。”

“展护卫,白护卫在这里。”那你是死定了。

“展小猫,这事又不是我一个人干的。你也有份!”

“要不是你非要叫我拽着他燕子飞。又在我施展轻功的时候,拿飞蝗石丢我,我会失手吗?”

“说到底不还是你自己学艺不精。这才逗你一下,看,马上就不行了吧。”

“你,哼。”

“公孙先生,快来过来帮我看看螃蟹。”

“阿嚏,放手,本公子没事。”

“怎么没事,额头这么烫,好像发烧了。不行,你现在赶快进屋去休息,明天我请假陪你。”

       收回前言,人不可貌相,这两对个顶个不靠谱。我上辈子一定是作孽太多,这辈子才会在这奇葩的府里做主簿。不行,我也得尽快找个帮手,光我一个人迟早得玩完。听说以前庞府有个叫江子云的幕僚很是了得,去找他试试。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