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平淡(上)》包庞鼠猫

我不知的我的性格是什么,也许是平淡吧,最混乱的平淡。

我是展昭,供职开封府御前四品带刀护卫,人称……“御猫”。呃,其实被叫御猫也没什么不好,谁叫我爱吃鱼呢?猫不是种很呆萌、可爱的生物吗?!被骂朝廷走狗也没什么不好,只要他们不要在我抓他们的时候骂就好了,要不然我会多打两下。被老鼠找茬也没什么不好,有本事就让他改名叫锦毛虎好了。我……真……的……不……介……意,白!玉!堂!给!我!从!床!上!起!来!滚!出!去!

“哟,展小猫谁惹你啦。来,爷给你顺顺。”

“小白鼠,我问你,这些肚兜是怎么回事?”

“哦,这些都是昨天帮你巡街的时候,栖霞馆的姑娘们托爷带给你的。我就搞不懂了,明明白爷爷我比较英俊潇洒,风流天下。这大姑娘小媳妇怎么就只对你这只臭猫青眼有加呢。”

“……”

“什么国士无双,武功高强,沉稳可靠。我呸,那是他们没见过你那不要命的真面目。”

“……所以你就半夜给人捣乱,往人住的地方放老鼠?还在我背上贴‘我的猫,白玉堂书’?!”

“那是,敢觊觎爷的猫,也要掂量掂量。”

“当初是谁说自己是干大事的,不屑做这些小事的。”

“此一时彼一时。爷也想不到,我们打着打着,就从死敌打成了知己,又从知己打成了伴侣。我现在恨不得昭告全天下,给你这个小猫盖上爷的专用戳。而且爷怎么就不干大事了,没我,你们扳得倒襄阳王那老贼嘛。”

“亏你还好意思提这茬。谁说心里有我,定会等我一起行动的。结果先是诈死,吓掉我半条命。后来又受重伤,害我照顾了你大半年。被干娘和哥哥们笑话死了。”

“这声干娘和哥哥倒叫的顺口。果然没白在老鼠窝呆那么久。”

“白玉堂,不要欺人太甚!”

“薄皮猫,这就炸毛了,真不经逗。好啦,我白玉堂在此对天发誓,此生唯爱展昭一人。此心昭昭,日月可鉴。若有违誓言,定要我血溅当场。”(五爷双商下线。)

“不,白玉堂。这誓言你收回去,对我而言,你已经万箭穿心过一回了,我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痛苦。我展昭也在此发誓,若白玉堂不珍惜自己,就罚展昭堕入无尽轮回,永世不得超生。”

“够了。展昭,是白玉堂的错。爷知错了,我们都把誓言收回去吧。现在爷回来了,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你也不准丢下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都要一起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大人,共同守护这开封城好吗?”

“……好。”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