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结局》包庞鼠猫

你和我的际遇是流芳的奇谈,多年以后故事或许还在循环。

总有些情感没有标准答案,好比凝视着你一再望眼欲穿。

你是温暖微弱灯盏,漂白多少夜晚。

我用诗文了却遗憾,书写往事一段。

你我不同人生,不同命运两端,却有着脍炙人口的牵绊。

       冲霄楼毁,襄阳城破,你又在何处?我寻遍碧落黄泉,可触你衣袂?我踏遍紫陌红尘,可有你踪迹?两处茫茫皆不见,莫敢失莫敢忘。我的螃蟹,你在哪里?

“好你个庞籍小儿,冲霄楼铜网阵的图纸是你给包拯他们的?”

“义父,不,襄阳王,你这老贼。那图纸可不是我给的,我只不过事先请了几个好朋友混在里面做内应罢了。对了,你的虎符倒的的确确是我掉包的,王将军也是我的人,所以这兵马你是调不动了哦。而那些账本和粮草,我也都动过手脚了。哎,人啊,有的时候不能太盲目自大,轻视别人会吃大亏的。”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城府,我真是瞎了眼了。”

“还不是你自己贪心,父亲被处决前一早告诫我襄阳王深不可测,如果我不出此下策,你又怎么会上钩呢?不将你们全数除尽,我又怎会甘心?”

“那你现在是准备在这里给我陪葬吗?这酒……有毒!”

“不,是拉你陪葬。我要亲手结果你,为我父亲报仇,告慰他在天之灵。”

“逆贼襄阳王伏诛,襄阳观察使庞籍在冲霄楼内以身殉国,尸骨无存。不,这不是真的。”包拯只觉脑袋嗡得一下炸了开来,呆呆地望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庞桶。

“是的,公子说。只有他留下,才能稳住襄阳王。他要襄阳王为他和老爷陪葬!”

“庞桶,不要说了,我不信,我不信!”螃蟹,你回来啊,我有好多话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呢。

“……庞侍从,你家公子有没有说他把白玉堂安置在了何处?”

“白护卫啊,他受伤也挺重的,不过已经没大碍了,所以公子昨晚连夜把他送回陷空岛养伤了。现在应该已经到松江地界了。”

“有劳。大人,先生,展昭先行告辞。”

“去吧,展护卫。包大人这里有我和四鼠照看,不会有事的。”

“谢先生,劳烦几位哥哥多回护了。”

“谁说要留在这里照看包大人了,俺们也要回岛上照顾五弟。”

“三哥,你傻啊。人都说五弟没事了,那边有展小猫一只就够了,你少去当电灯泡,当心惹怒了五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三弟、四弟,你们别说了。说得展小猫都脸红了,你们瞧瞧。”

“二弟、三弟、四弟,休得胡言!”

“是,大哥。”

车轮咿呀,马蹄滚滚。包拯不知自己是怎么坐上的马车,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开封。夜深人静的开封城,府内一灯如豆。像是在等待它那许久未归的主人,默默地诉说着一段段过往。不对?!这个时候府内怎么还会有人?还是我的房间?小偷?我那么穷,他图什么?

“谁,大半夜不睡觉。跑到开封府撒野?”

“螃蟹?!”我不是在做梦吧?

“世人都说我可以断阴阳,原来是真的?螃蟹,你还是舍不得我,变成鬼回来了?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让我永远在一起吧!啊,疼!你们怎么一个个都喜欢打我头。都说了打头,会变笨的!”

“你仔细看看本公子是人是鬼?”庞籍第一次觉得脸如火烧。

“好啦,能从上到下打扮得那么花枝招展的,当然是活生生的小螃蟹喽。我的小螃蟹,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我发誓,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放松一点,快要喘不过气了。”

“好,好,我松一些,我松一些。”包拯闻言放松了一些,但还是紧紧抱着庞籍不撒手。

“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逃出来的?”

“当然想啦。我们都以为你……”

“是的。要不是白玉堂的假死药,加上黑妖狐智化和小诸葛沈仲元搭救及时。估计现在我也葬生火海,真成煮螃蟹了。抱歉,没有一早告诉你,因为成功希望实在太渺茫了。”

“幸好成功了,不是么?螃蟹,答应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一定要一起扛着。以前是我混蛋,让你吃了那么多苦。看这一年在我也不好过的份上,我们就当扯平了好不好?”

庞籍这才看清包拯,白净的脸上满是胡渣,双眼布满血丝,一脸憔悴,这还是自己心中那只意气奋发的臭包子吗?!不由得心中一痛。

“……好。”

       风雪再彻骨,千尺寒有尽处,朗日青天破云而出。

       此生万里路,人心纵有江湖,与你并肩走每一步。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