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冲霄 上》包庞鼠猫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一年后。

“籍儿,你让义父等了一年了。是,为父承认,你的确是个行商的好材料。但是,你应该要知道,我府上以前不缺,现在不缺,今后也不缺——商人。”

“义父,您府上是不缺商人。但是我庞籍可不仅仅只会做生意那么简单。这是账本,请义父您过目。现在各项资金都已暗中到位,我们可以即刻行动!”

“哈哈哈,籍儿真有你的。没想到我襄阳王才不过花了一年功夫就能独揽乾坤,真是天助我也。”

“恭喜义父,贺喜义父。”

“籍儿,眼下起兵在即。这白玉堂,这一年来虽然安分,但保不齐就会成为肉中刺,他我们可是非除不可。对了,你不是说要把他们一锅端吗?进行得怎么样了?”

“义父,我听闻您建了一处机关密布之楼以藏珍宝,名曰冲霄楼。”

“是有此事,籍儿消息果真灵通。”

“哪敢,这已非秘闻。义父,您可以将虎符和盟单兰谱都放于冲霄楼内。然后引诱那白玉堂独自前去盗取,到时便伺机将其杀之,对外,就说是那白玉堂太过自负独闯襄阳王府盗宝,结果失手而死。这样,就谁也抓不住我们的把柄了。然后再用白玉堂的尸体,引诱那其余四鼠和展昭上钩。我们就能......”

“此计甚妙,况且这冲霄楼也刚完工不久,为父也想试试它的威力。”

“白玉堂,我们的行动就要开始了。这是伪造的虎符和盟单兰谱,你带在身上,伺机去里面把真的换出来。虎符做的可以以假乱真,不用担心。这盟单兰谱内容我也没看到过,你要想办法当众把假的那份毁了。最后你再诈死,这样我们就能争取足够多的时间来蒙蔽襄阳王。你要谨记,虽然我让你的几个江湖朋友在里面埋伏了一年做内应,还是要万事小心,想想开封府。”

“知道了,小爷今晚就让他们见识见识。”白玉堂说罢一揭桌子,大声一喝。

“好,你个死螃蟹,哄了白爷爷在你身边做了一年的劳什子护卫。现在爷不干了!爷要重回江湖!”

“义父,一切按计划行事。今晚白玉堂就会前来盗宝。”

“好,吩咐下去,多备些人手。让他有来无回!”

“义父,那今晚的事情,籍儿就不参加了,今天白天大家都看到我和他起了争执,我最好避一下嫌。”

“嗯,还是籍儿考虑周到。就这样办吧。”

啊啊啊啊,浑身都疼。个死螃蟹,这苦肉计五爷算是做到家了,就差真死在铜网阵里了。别说,还真找了和爷身量差不多,一头奶奶灰的替死鬼。万箭穿心,啧啧啧,好恐怖的死法。可惜画影你伴我多时,为了做戏,只好先把你舍在这里了。哥哥们,小猫,你们一定要坚强啊,五爷我没死,时机未到,你们也不准来送死!

“禀报王爷,白玉堂已陷入铜网阵,被射的面目全非,万箭穿心而亡。这是他的尸体和画影、虎符。还有……盟单兰谱被他死之前烧毁了。”

“那个毁了更好,你们说这白玉堂傻不傻?哈哈哈哈。大摆筵席,为大家庆功。顺便把画影送去开封府,白玉堂的尸首么仍旧留在铜网阵中,让他们看看这就是忤逆本王的下场。”

“恭喜王爷除去心腹大患。”

“好,这都多亏了我的义子,庞籍。来人啊,唤他过来。陪本王痛饮!”

    快了,一切都快要结束了。这应该算是我经历过的最漫长的一年了。前尘往事,恍如隔世。看,柳条抽丝,细雪将融,严冬即将过去,又是一年春来到。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