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所谓喜欢》包庞鼠猫

       即使我不说,你也知道我喜欢你……

       庞籍对自己的喜好了如指掌,这些炫目迷人、花枝招展的玩意们来得方便,去的也随性,家大业大、赚钱有道的他以为日子就会一直在买、炫、丢这样的过程中无限循环。当然,他也曾对爱情有过憧憬,香香姑娘、公主什么的也是挺不错的选择。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胆大包天、横行霸道的小螃蟹心里住进了一只穷酸、嘴贱的臭包子。因为喜欢,他甘心追逐着包子的脚步,甘心在包子面前示弱,甘心被包子欺负,甘心“做坏人”替包子顶包。他叫他陪他去襄阳王府查夫人被杀案,他就颠颠地过去和他一唱一和,搅得襄阳王颜面尽失;他让他别去陈州,那么他便留下在后方支援,顺便恶作剧一下;他一掷千金调查行尸、五石散,即使中毒受伤也要研制解药,不仅是为了陈州百姓,更是为了他;他开罪了太后要被迫离职,他比谁都着急,不断在府外徘徊,试图挽留,即使被他冷嘲热讽也甘之如饴;他查证无门、求天告地,他扮鬼挨揍,悄悄留下线索;他故意吓他,他假装中招,窃喜着他难得的关心和温存,那些护身符一直贴身存好;酒后相拥,他佯怒地看着他手足无措的表情,嗯,今天天气真好,公主府真美……这样的日子确实比之前丰富、有意思多了。臭包子,本公子都付出那么多了,你哪天才会过来对我说一声我喜欢你呀?!

       喜欢是淡淡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

       在白玉堂出现之前,展昭的生活无比简单破案、捉贼、吃鱼,一平如水、波澜不惊。比武招亲擂台初见,真是个狂妄、愚蠢的人!嗯,倒是有副侠义心肠,真是怀念初入江湖、意气奋发的那段快意时光啊,那我就陪你过几招好了!这是……玫瑰花?!这人……真不靠谱啊,是变戏法的吧!哈,竟然扮女人声音,让襄阳王出大丑,真是只黑心小白鼠。血乌鸦的巢穴如此危险,他怎么也跟来了?还乘乱偷走了所有的金银珠宝,老鼠就是老鼠。这留的什么打油诗,算了,好歹也算侠义之举。什么?皇上喜欢他,要招安五鼠?这种不情愿夹杂窃喜的矛盾心情是怎么回事?嘿嘿,你不用担心我,我皮实,蒙汗药是药不倒我的,回去我就把这些人下狱,一个不留!包大人为了收集安乐侯谋反的证据冒险进了陈州大牢,我的护卫身份公开了,白玉堂,我信你一定能替我保护好大人的!包大人……死了?!死老鼠,你不是答应我要照顾好包大人的吗,我要报仇!呜呜,原来是我错怪你了,等回开封一定请你喝酒,我会好好存钱,不再借给大人了,让他再吓我,哼!小白鼠小心,不要被他们咬到,这种紧张窒息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哎,在回开封的路上受伤了,白老鼠忙前忙后的伺候着,偷瞄了一眼,看着他想找我比武又被大人制止的小媳妇表情,心情真不错。白玉堂,那个西夏王子我们不能杀,杀了两国会开战的,不能让老百姓流离失所,你能听进去就好,我知你懂我。呃,刚觉得你懂我,怎么又使性子了?你二哥不是我伤的,我最多只是玩掉了你们陷空岛用来联络的烟花而已。谁让他们来找你却要跟着我,还去剃猫猫狗狗的毛呢。哎,为了大人只好上岛了,我才不说我也担心你呢……呀,掉下通天玉吼了,你会为我担心吗?这是他的大哥白锦堂?兄弟重逢的场面好感人。咦,他哥竟然要他杀卢芳,不对劲,还是静观其变好了。白菊花挟制了包大人,展昭孑然一身,要命你们拿去便是,只是有些不舍……心好痛,看到你挨了刀,哥哥又命丧当前,身心俱损,我又能为你做些什么呢?白菊花、襄阳王,触我逆鳞者死!内疚,第一次把大人忽视,害他落水了。白玉堂,我想我对你已经不仅仅是喜欢了。

       我以为日子还长,我总归会等到你说出口的那天,可这一天也许永远也不会有了……

       父亲被砍头,家业被查抄。包子,这次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从此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我要用自己的方式报仇,我要请旨去襄阳,我要认贼作父,我不能再跟在你身后了,这次我要……先走了。下次再见时,你我应该就是敌人了吧,只希望你不要恨我,守住你头上的这方青天,把我们的梦想延续下去。白玉堂,既然皇上让你做我的护卫,我们就一起启程吧。去,和展昭道个别,我终是有愧于你们。

       哥哥死了,白菊花不知所踪。冤有头、债有主,襄阳王,小爷这就来取你狗命!可我现在身为朝廷命官,又不能让开封府和展小猫为难,怎么办呢?对了,死螃蟹要去襄阳,我去向皇上请旨做他的护卫,这不就两全其美了嘛!展小猫,乖乖等爷回来,我们再共饮一杯酒。喂喂,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怎么办,不想松开你的手了,心情好复杂。一定要等我啊!等我回来,我定会、定会……


评论(4)

热度(29)